当前位置:首页 > 乐评歌词 » 情怀或情迷——这该死的摇滚乐

情怀或情迷——这该死的摇滚乐

2020-06-03  分类: 乐评歌词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封寄不出的情书,或关于爱情,或关于梦想,也或是关于情结…….
当我在1991那一年第一次与异邦的音乐遭遇,在我的表哥家中。听不懂歌词,更不明白它向我表达的意思,但它确实令我的肾上腺素上升,这样的相遇却是一见钟情。从此以后它的存在影响或改变了我人生的某些部分,如此潜移默化,不易察觉。当其他的孩子仍然沉侵在港台糜糜之音时,我却和几个朋友独守自己的精神家园,而且可以骄傲地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等到了94年,上了初一才第一次听说“魔岩三杰”,在一个哥们吐沫横飞了半个小时之后,才明白了有这么一批“唱歌的”:能把三弦“挠”出吉他音;开演唱会的时候上身就没穿过衣服。然后就义无返顾的喜欢上了摇滚,尽管它永远不可能在春节联欢晚会出现;永远不会像《伤心太平洋》和《我想我是海》一样从8岁吃冰棍的小孩子到80岁卖冰棍的老奶奶街头巷尾的传唱;永远不可能在一张碟30首歌的《伤心男人合辑》的VCD里找到。因为它是主流社会所排斥的。

在那个年代,我们是如此另类前卫,甲壳虫、涅磐、齐柏林、平克佛洛依德这些乐队的声音都令我们有着无限膨胀的自信心。摇滚就是具有如此魔幻般的蛊惑力,让我们为此疯狂,为此着迷。因为环境还是其他原因,我最终也没有成为像我所钟爱的《北京杂种》、《摇滚校园》及《几乎成名》这三部关于摇滚的影片中的男主角这样终其一生追求摇滚的人。也许我会选择其他,但摇滚在心中却是不可磨灭的印记。 
摇滚从来就不只是一种音乐,作为真正的摇滚乐迷想必是知道的,它是一种精神、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世界观。它覆盖的可能很多很多,并不仅局限于音乐的形式,至少我这么认为。记得《摇滚校园》里面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场景就是身为摇滚乐发烧友兼学校音乐老师的男主杜威•费恩教会了孩子们说NO,并告诉他们要学会自己思考自己选择,坚持自己的梦想,展现自己的才华。对此,我深刻的感受到,这才是摇滚乐带给保守模式束缚下的我们的真正改变。 

也许正是因为中国有像杜克威恩这样的死忠摇滚音乐人,所以中国现在才会有自己的摇滚。崔建就象是中国的摇滚教父,引领一群同行者守望理想。我第一次是通过录象带看的《北京杂种》,影片是杂乱拼凑的纪录片形式,让我映象深刻的是崔建、臧天朔这帮人哪怕打架,偷窃,发泄,不停地在生活中挣扎,但仍然矢志不愉的坚守着摇滚阵地。现在看着荧屏上频繁露面的那些个摇滚乐队,不免感慨良多。台上曝光的那些个摇滚乐手们已不再喊叫,只是换个方式来翻唱民歌。
现在的我面对摇滚更多的是回忆,在脑海中翻涌起的更多还是昔日的名字,就好比是甲壳虫乐队,那保留下来已经苍老但却年轻的声音。当朋友带回一张在酒巴里同何勇的合影,那个当年的愤青早已面目全非,时间已经让一切改变得让我们不可理解。恍若当年辉煌一时的魔岩三杰,如今都已低调的淡出我们的视野,或者淡然、或者拮据、或者风格炯异。

对于摇滚乐迷来说,经典的旋律永远不会随着岁月的消逝而被人们淡忘,但在中国貌似是一个例外,当上个世纪活跃在中国的摇滚风云人物在这如今这个时代即将尘封的时候,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由鲍勃迪伦、滚石、麦卡特尼、TheWho、罗杰-沃茨(前平克-弗洛伊德乐队成员)在内的六大摇滚传奇在美国加州的印地奥山谷开启了一场致敬经典的沙漠之旅音乐节,着实让美国的听众们狠狠的幸福了一把。当这些被称作摇滚活化石的传奇巨星们再一次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似乎激情从来没有随着他们老去的面容而有丝毫的减退,反而让当初被称作异类的摇滚乐更加平易近人,要知道在他们的年龄加起来已经好几百岁了。难怪他们自己也戏称“今天晚上我们不要开任何关于年龄的玩笑,好么?”反观中国的摇滚乐坛,除了前几年有过的几场不疼不痒的打着摇滚旗号挂羊头卖狗肉的演唱会,似乎那场曾经轰动香港乐坛,并被内地所有的摇滚发烧友所津津乐道的中国火红磡演唱会,只能在我们的记忆中寻找当年的那份热爱与感动了。

作为一个不敢说资深,但却有着较长年头的摇滚乐迷来说,对于摇滚,不止于音乐,更需要的是一种热情,一份感悟,一种精神、或是一段真正的记忆。在有幸经历了中国摇滚乐最繁荣的那个年代后,今天我们却很难在找到像当初的魔岩三杰、黑豹、唐朝等几乎家喻户晓的摇滚明星。中国从来不缺少有才华的摇滚歌手,却少的只是一个出口和让他们能够崭露头角的舞台和机会。无论是有钱或有幸登上电视上的各种选秀节目的科班选手或名门之后,还是藏匿在灯红酒绿中的地下乐队,可喜的是优秀的摇滚人才可谓遍地开花,可悲的是中国太缺乏展现他们音乐的舞台。众所周知,当大多数音乐人在各种选秀中奋斗追梦,像宋冬野、马頔等独立音乐人的爆红有偶然、必然,也有幸运的成分。但大多数原创音乐人,隐匿于校园或酒吧,默默无闻。而这样的结果,无非就是荒诞度日或是最终放弃。

对于一个走入而立之年的人来说,已经很少关注摇滚乐了,直到看到了一篇在《新周刊》这本杂志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倒是让我对于摇滚特别是中国新生代摇滚乐的热情再次重燃起来。文章中特别提到了一档称之为“荣耀制噪者”的校园音乐计划,这无疑为热爱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勇敢逐梦的优质平台。处于好奇以及内心始终保留下来的那一抹疯狂的摇滚情怀,我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了很多优秀大学生摇滚乐队在这个舞台上的表现,说真的,确实让人热血沸腾,而从中我也感受到,在“荣耀制噪者”这个舞台上,无论辈分,无论名声,只要有才华和力量,你就能做出属于自己的音乐,没有人会质疑你对音乐的热爱。从而为这群年轻人的音乐之路打开了另外一片天空。用《新周刊》登载的这篇文章中的一段话来说,就是“拒绝深刻和高冷,无聊成性,偶发伤感,习惯调侃,保持尚未驯化的年轻人特有的愤怒,一直动物凶猛。在这个舞台上,拥有音乐才华的年轻人用锋利的吉他切割庸俗,他们不在乎来往穿梭的人群,将成人世界的空虚化为青少年的愤怒。他们支持音乐,致敬青春。”    
非常令人欣慰的是,在经历了2015年的呼风唤雨之后,“荣耀制噪者”并没有昙花一现。今年,由草莓音乐节原班人马打造的“2016荣耀制噪者”如期而至,相信对比上一届将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精彩更加值得期待。我们这一代,经历了从80后、90后到如今的00 后三个最具鲜明标志的时期,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每一代人在生活方式、价值观上的明显差异,使得摇滚乐的潮流也一直在变。然而不变的是,每一代年轻的摇滚音乐人都敢于追求所爱、洒脱个性。

虽然我只是停留在当初的摇滚世界,但那个远离的世界带给我的影响却是弥衡久远,直到如今仍然左右着我的某些思想。当那些充满激情的音乐让灵魂中的某些东西复苏,我很是庆幸能够看到这样一档堪称校园版的草莓音乐节一般的音乐现场。我是一名摇滚乐迷,能够在逐渐失去激情的年纪里,再次燃起内心中的那份渴望是件何其幸福的事情。现如今,对于在传统文化与叛逆文化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我们,在目睹摇滚鼎盛年代下这一代人的迷失与挣扎,我却止不住的羡慕能够在“荣耀制噪者”这样如此专业的圆梦舞台上尽情挥洒自己理想与情怀的摇滚音乐人,能够拥有这样一段令人振奋和感动的幸福历程,同样在他们的身上我也会不由自主的寻找着自己曾经的影子,似曾相识,渴望着替换之。


相关阅读:

情迷涠洲岛

情迷泸沽湖

恋的情怀

有一种情怀叫怀旧

不再是往日情怀

我的民谣情怀

不一样的除夕,一样的情怀

不一样的除夕,一样的情怀

有情怀,才会让人不舍……

新年情怀

版权申明:本文 情怀或情迷——这该死的摇滚乐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eci/20200509/286250.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