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韵 » 金钱赋雕虫赋

金钱赋雕虫赋

2018-07-03  分类: 古代诗韵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金钱赋
  
  太初不明,虚空渺渺。光茫破玄,万类相寄。食物以充饥,饮水以解渴。天降甘霖,地生肥美。循环往复,岂有尽乎?
  
  人类之出,天地其幸。欲望之出,山河其殃。嗟夫!意穷四海险绝之远,心囊六合妙珍之色。以何得之?金钱耳!
  
  荒蛮之际,以物抵物。迨至秦皇,孔方兄称尊。绵延不绝,逾百代春秋而益盛。人以与其邻而荣耀,拥其睡而怡然。多者不以为多,驰骋江湖,影者云集。少者尤怨其少,奔走巷陌,拊板击叹。神骢蹇足,百态尽呈。烟柳风月,一览无余。
  
  或有仕途赫奕者,因金钱而易辙。鲲鹏折翼,几经扶摇。或有富可敌国者,因金钱而魂飞。樯橹烟灭,浪遏雨歇。与其逢,婀娜自解罗裳。玉臂且枕,朱唇任尝。与其逢,文人浑抛风骨。笔下信手,口中云山。惜时人之真宰不守,叹世风之淳厚不再。陶朱猗顿,乌飞草长。香帏翠阁,几人国殇?个中机枢,皆因金钱乎?!
  
  功名富贵,灭处观究竟,一笑清凉。横逆困穷,起处究由来,满目春光。红尘熙攘,墟烟纷争,咎不在金钱!阿堵物诚非猛兽洪水,作俑者,人也!逐之不当,操之偏颇。隊之,若沧溟簸舟,生死孰料?
  
  予尝闻古贤妙论:“鸿未至先援弓,兔已亡再呼矢,总非当机作用;风息时休起浪,岸到处便离船,才是了手工夫。”平衡大化之士与金钱为朋俦,少矣!谙一己之未逮,明圣贤有不能。失之,目送群鸿。得之,风清月白。肝胆相期,与天为徒。了无挂碍,平视匡庐。
  
  金钱或可神通,唯人方能通神。噫!诚不我欺也!乙未岁末,九天居士逸兴而撰。
  
  雕虫赋
  
  洎乎近世,龙象杳然。断乎当代,凤麟无踪。观草虫横行,一派虚荣。闻乌雀迭鸣,四方嚣尘。
  
  或拘于表相,忘乎所以。目之所及,未逾三尺。身之所至,远逊千里。迷兮,香车锦裘。怨兮,浅滩荒岭。恨羽翼其弱,低旋于庭庑。冀时日其长,高翔于昊穹。览昆仑春色,洵非易事。捕深潭金鳞,岂能强攻?增益才智,拓展肇域。积流光以深究,聚合力以幽驰。倘遇良缘,千山远大,一道分明。
  
  或耽于情调,昧乎格局。慎慎乎工巧,遁意造于翰墨。斤斤乎雕琢,舍自然于豪楮。所谓真宰上诉者,鬼没而神出也。横绝太空之俦,超以象外。备具万物之流,得其环中。行于不得不行,止于不得不止。芳菲勾留,清风与归。魂魄长驻,大道俱往。雄浑高古,苍苍海风。冲淡纤穠,落落元宗。情调非吾所行,亦非吾所愿。
  
  或精于一业,止乎博通。以自识者为范,余者哂之。六合所存,囊括万殊。寸心所陈,裁成一相。“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哲人妙语,予许之。大道有通天之用,羊肠生窥妙之能。不厚不薄,亦此亦彼。高低一如,俯拾皆春。巨擘谙机枢其微,犹达摩渡江。踏浪于白昼,赏月于漏夜。畸人异中取同,妙契同尘。
  
  古今雕虫缤纷,耳聪目明。然少混沌之境,故徘徊于秘奥而自诩。少察者拱若圭臬,视为日曜。悲矣!予劝奉雕虫之语亦扪心自诫,九天居士逸兴撰《雕虫赋》。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金钱赋雕虫赋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udaishige/136007.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