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韵 » 诗酒交融的唐诗图景

诗酒交融的唐诗图景

2020-03-17  分类: 古代诗韵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诗从生活中长出来,酒在岁月里酿出来,酒诗是诗歌中涟漪。在《诗经》之前便有酒,在酿酒之时岂无诗,诗与酒从亘古之初纠纠缠缠,兜兜转转,走到唐诗里便跌宕起最美的浪花。不少诗人借鉴、扬弃了前人的诗酒流韵,又赋予“酒”意象丰富的审美内涵,从而大大地丰富了我国古代“酒诗词”的骨力和风韵,使唐诗在我国古代诗坛上流溢出醉人的馨香,让人忍不住发出“但愿饮者赋诗篇,留下好诗飨后人”的呼唤。

魏晋之后的唐朝,史称“盛世之治”,政治稳固、国力强盛、思想开放。这一时期既是中国酒文化的全盛时期,也是中国诗文最流光溢彩的时期。据资料显示,李白有与酒有关诗文有170首;杜甫与酒有关的有约300首;而在《唐诗三百首》中,明确提到酒的有46首。唐诗中脍炙人口的佳作,多于酒有关或是酒后兴起之作,如李白《将进酒》、《月下独酌》、王维的《渭城曲》、孟浩然的《过故人庄》、白居易的《劝酒》等等。唐代诗人借酒极力表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人生抱负以及丰富的感情,从侧面也展示出唐代酒文化的发展,同时,酒文化又反过来推动唐朝诗文的前进,这正是所谓的诗酒相融。

唐诗与酒的碰撞,首先发之于外,是直观的美的感受。唐诗中对于不同酒的描摹就不禁让人联想到酒文化在此间的盛行和文人们对其的喜爱热衷。诗中既有“小槽酒滴真珠红”,如颗颗饱满晶莹剔透的六月石榴;也有“绿蚁新醅酒”,细小如蚂蚁的悬浮物,碧绿若深潭的酒;还有“玉碗盛来琥珀光 ”,诗人对酒的珍视可见一斑,唯有碧玉杯琉璃盏才能衬得上酒色的 珍贵;更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须眉男儿饮之显得豪气不足,以夜光杯盛之,酒色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一般壮观。如此一来,诗人们不仅使我们见惯的酒器备了诗意的美感,也用酒活画出了盛唐时浓墨重彩的生活。从唐 代到如今,历史的洪流淹没许多真实的存在,但凭借着诗的存留,酒的香气芳菲依旧如从前。

唐诗与酒的交融,其次发之于内,是内心的情感的表达。孔子云:“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一是兴,二是怨。“兴”我理解为朱熹所说的“感发意志”,即言志;“怨”孔安国释为“怨刺上政”,但我则更倾向于司马迁的“发愤”,亦即李蛰的“泄愤”。诗人对生命的本质和人生的真相有敏锐、直观的颖悟,“酒里乾坤大”、“万感醉中来”,而酒本身的特质也加剧了诗人的特质。

唐诗中以酒意象言“兴”数不胜数。王维的《老将行》:“誓令疏勒出飞泉,不似颖川空使酒”描写一位曾立过边功、老来却遭被弃置的老将,仍然发誓以身许国,决不愿因失意而使酒骂座、发牢骚;刘禹锡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表现了诗人能从个人不幸遭遇中解脱出来,不向腐朽势力屈服的斗志;李白的《将进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表现了李白豪饮高歌,借酒消愁,忧愤深广的人生感慨。诗中交织着失望与自信、悲愤与抗争的情怀,体现出强烈的豪纵狂放的个性……诗文中以酒意象发“怨”的亦是不少。杜甫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反映了安史之乱前后贫富不均、社会不安的现实,抒写了诗人对骄奢、腐败的统治集团的愤恨。韩愈《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的“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饮奈明何。”这首诗描写贬滴后的危苦生活,并表达了诗人获赦后仍受压抑的愤慈之情。李商隐《风雨》中的“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这是诗人晚年所作的一曲悲歌,他尽情倾诉了平生的孤独、凄凉、忧愁和苦闷。诗句用唐代前期郭元振和马周的典故“宝剑篇”和“新丰酒”,寄寓自己生不逢时、有志难酬的愤懑和不平……

在唐诗中,酒与情紧密相连,那就是古人的生活,因为开心、伤感、狂放、豁达而醉,也因为醉着而更加体味着生活的诗意与禅意。诗人借一分之自由抒万种之精神,迷离恍惚的境界恰恰与朦胧糊涂的审美旨趣相契合,既简明又生动地传达了诗人的情感,又使与酒有关的诗意生活永恒的留存,即是诗中有酒,酒中有诗。


相关阅读:

[唐诗]张继《枫桥夜泊》

走过唐诗 — 昨夜星辰昨夜风

唐诗宋词故事:李白的剑气

闲话唐诗说七夕,唐诗里的七夕节

《唐诗课》阅读札记:仿佛若有光

唐诗《冬日书情》赏析

《琵琶行》写的是白居易的孤独——我和堂堂读唐诗

《蒋勋说唐诗》摘

读《唐诗纪事·白居易》

耹听文学之宋词

版权申明:本文 诗酒交融的唐诗图景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udaishige/20200317/249997.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