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韵 » 瓦砾楼台

瓦砾楼台

2020-04-09  分类: 古代诗韵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书生张生,江南人士。康熙年间,张生久考功名而不仕。考试路途遥远,一路难免结交三教九流之辈。数月前,一人问张生借了些银子,只言是做生意打点之用,屡次三番将张生所带盘缠尽数骗光逃之夭夭。张生既无功名,又不通人情,不甘流落他乡潦倒致死便算计着徒步回乡。然虽窘迫至此,每月仍按时里往家寄书,先言中第,不日还乡。眼看欺瞒不住,再言不堪官场世俗,辞官从商。家中有妻名若饴者微感风寒,张生又言羁押货物繁忙,来回南北之间,寻不得空闲。实则衣衫褴褛满面土灰,倒是这几月路遇善人相助,不致饿死而已。

一日天色将晚,张生行至一乱坟岗,觉得眼熟。定睛一看,却是已行至故乡城外,不觉落泪。这乱坟岗所在之地,原本是一座道观,兼有些零散墓碑。此地本是条繁华要道,后庙堂坍圮,乡人恐不吉利,于是道路改道,便荒凉了下来。张生寻到此地见一新坟,坟前祭品水果尚未腐烂,便坐在坟前休息,掏出几日前尚未拆封的家书,不觉涕泪纵横。尚未读罢一页,冷汗涔涔。原来这一月以来,妻风寒渐重,已然不支。张生坐着这坟头便是几日前刚下葬的了,张生呼天抢地恸然大哭。

天色尚未全黑之时,庙堂后现出一位老者来。见此小生伏哭,便问了详细。老者自称胡华道人,见这小生有难,便授了张生一壶酒。张生饮了一口,顿觉七巧生津,耳聪目明。道人手指坟前一堆笑问,“此为何物?”张生对曰,“蝼蚁蜈蚣也”。话音刚落,竟幻化成一桌满汉全席。张生愕然,再饮一口,觉大汗淋漓,肢体舒畅。道人指一荒废敞口墓穴,“此为何物?”“骸骨也”。只见枯骨款款起身,眼见血肉生长攀附于枯骨之上,胸腔里一截朽木竟变成手中琵琶。定睛一看竟是一青楼女子模样。张生又痛饮一口,觉刀枪齐鸣,天地敞亮。道人皱眉,一指坍圮庙堂,“此为何物?”张生云“瓦砾也”。只听隆隆作响,一幢高楼拔地而起。屋檐墙瓦,皆是城中酒肆模样。推门一看,桌上是一件无锡绸衫,大小正合张生的身形。环顾四周酒菜齐备,琴音绕梁,只差宾客了。张生抬头一见匾牌,上书四个大字“瓦砾楼台”。

张生正欲念出,仙人道“不可。此酒名曰‘不名’,饮此酒者说一物之名,便会令之变成相反之物。死变生,墨变白,荒地变良田。且小物变大,少物变多,寻常之物也成稀世珍宝。但若是饮酒之人说出了它原本的名字,顷刻便复原。然这世上不名之物甚少,它偏偏要哄你说出它真名来。”道人取了柜台上一页菜谱,果真尽是些清炒毒虫、泥谭佳酿之类的怪名。又唤来琵琶女子,问其姓名,对曰姓施,名谷儿,恰是“尸骨”二字。张生大奇,道士又道 “此酒只可饮三次。曰耳聪目明,曰大汗淋漓,曰刀枪齐鸣,再饮便神魂颠倒,神智尽失也。”说罢飘然离去。

张生掐指一算三杯已尽,正是懊悔之时,门外路过一人,却是旧时同窗刘生。两人相见无非互问近况,感叹世事。说话间刘生已差了书童回去,喊上了方圆十里内亲外戚,来见一见张生荣华发达的样貌。一炷香功夫,酒楼里已坐满了宾客。然赴宴之人多为泛泛之交,酒肉之客,甚至有旧时仗势欺辱过张生的富家贵人,也弃了前嫌,拱手以兄弟相称。然四座却不见一个自家人,也不见书塾师兄弟。满座宾客也耳闻张生在外不归,其妻忧郁病死之事,均缄口不言。张生手提半壶仙酒无处安放,又要应付客人,左右环顾,只得将酒交予刘生。记起仙人之言,两次三番叮嘱其万万不可打开。刘生满口应允,携了酒上楼去了。

酒过三巡,众人都失了客气,本都不是儒士,便纷纷指手画脚起来。唯张生见美酒好菜,知是不堪入目之物所变,无法下咽。推杯换盏之间,忽听得一人大呼其名,回头一看正是刘生。“如此美酒,竟不让众人品尝,你可是那么小器的人了!”张生一看,一坛仙酒已经只余了一口见底。几名宾客神色渐渐地有些失常,不是一般酒醉模样,倒有些痴傻了起来,不住说些胡话。张生忙抱起酒坛,夺路而走,反锁客栈大门之时恍惚见空中蓦地生出几只银锭来。

张生走不多远,背后已有人砸门。张生见楼边一堆茅草,转念便摘了一个灯火儿掷了过去,腾地就着了起来。这楼台本是木制,加上新漆助燃,瞬时就起了几丈火焰。张生急走下乱坟岗,听得背后一声撕心裂肺“有火!”张生正是得意之时,回头一望,哪想到几十丈高滔天巨浪扑面而来!

史载乙丑年间,江堤决口。城墙南麓尽毁,城池被淹三月。巡抚拨三千军士疏通淤泥,又一月乃还。城中大户富贾皆不知所踪,尽散去家眷老小。有好事者口耳相传,曰尝见一文疯子徘徊于市,口中念念“来世相伴”云云,有一妇人貌极美,名曰若饴者长伴左右,众人皆奇。



相关阅读:

当生活一片瓦砾

废墟中的瓦砾

双雀

望南

苏幕遮.七夕

风月无心

楼台观雨

《正月十七雨中书》春雨

版权申明:本文 瓦砾楼台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udaishige/20200409/267326.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