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韵 » 屈原的死

屈原的死

2020-05-09  分类: 古代诗韵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屈原死于哪一年,史学界有不同的看法,一般认为是公元前278年,即楚都沦陷之年。屈原写过一篇《哀郢》,其中有:“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百姓流离失所,向东迁徙,正是郢都沦陷的写照。这位大诗人为什么会选择投江自尽,背后有怎么样的曲折故事呢?

屈原名屈平,“原”是他的字,屈氏与楚国王族同出芈姓,是楚国的贵族。《史记》中称他:“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楚怀王时,曾担任左徒。怀王对他特别尊敬,凡有国家大事,即召他商议。屈原颇长于外交,各国元首或贵宾访问楚国,常由他接待。他一腔热血投身政坛,志在振兴衰弱的楚国,然其骨子里乃浪漫诗人,不能适宜残酷且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流言如飞矢从黑暗处射出,精于权谋的上官大夫不露声色地编造各种诽言谤语,无情攻击,楚怀王本平庸之君主,不辨忠奸,愈发疏远屈原。

一心为国,却为奸人陷害,屈原悲愤难平,以诗言志。《离骚》正是此期杰作,有许多脍炙人口之名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等等。司马迁有一段精采评论:“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可谓深得其意旨。

与此同时,楚国之内政外交每况愈下,楚怀王一而再为张仪所欺骗,愤而与强秦开战,失汉中之地,损兵八万。齐、魏、韩落井下石,乘机攻楚,大破楚军于垂沙,楚国丧失大片土地。不怀好意的秦昭王向楚怀王发出会晤邀请,屈原力谏不可,以为秦乃虎狼之国,不足以信任。楚公子子兰对秦抱有不切实际之梦想,力主怀王前往,与秦媾和。怀王入秦,一去不返,被秦人扣押,后死于秦国,与屈原之所料,丝毫不差。

楚顷襄王继位后,公子子兰非但无受惩罚,反升任令尹(相当于宰相)。屈原愤怒难平,又无力改变现状,只能在诗歌中排遣自己心中之郁闷。楚国的内政依然没有起色,令尹子兰对屈原一再打压,最后干脆把他流放到偏远之地。在楚顷襄王主政的前二十年,国际环境对楚国是有利的。国际斗争的重头戏乃秦国与齐国争雄,加之北方赵国强势崛起,牵制秦、齐之势力,故而南方的楚国获得喘息之机。然顷襄王苟且偷安,不识进取,反陷国家于混乱之中,如秦将白起所言:“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谄谀用事,良臣斥疏,百姓心离,城池不修,既无良臣,又无守备。”

昏暗的政局,终导致楚国在公元前278年的战争中遭到惨败,秦将白起以数万之师,大破楚国,攻陷郢都,楚半壁沦落,数十万的军民死于非命。

国将不国,屈原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煎熬之苦 。他漫无目的地躅踯于汩罗江畔,披头散发,一身憔悴,干瘦之影立于风中,写满沧桑。有渔翁路过,前往问说:“您不是三闾大夫屈原吗?为何在此?”屈原感从心生,叹曰:“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因此我被流放至此。”渔翁道:“圣人不被外物所拘泥,而能与世道保持一致。举世混浊,您为什么不随波逐流呢?众人皆醉,您为什么不啜饮美酒呢?您的思想太高深,卓尔不群,还要被流放。”屈原答道:“我听人家说,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为什么呢?怎么可以让洁净的身体,去沾染污浊的外物呢?怎么可能让纯白的东西,蒙上世俗的尘埃呢?”

渔翁莞儿一笑,荡着小桨离开,唱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水清时,我可以洗头巾,水浊时,我可以洗脚,只要我内心宁静,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总可以找到安身立命之处。

然屈原的心,无法远离尘嚣。心系国家君王,却遭抛弃流放;想振衰起弊,却报国无门——这真是人世之悲哀。他无法将一切世俗抛之脑后,又尴尬发现,自己已被无情地扔到世界的边缘。他的心在痛苦的挣扎中死寂,惟有一死,才有解脱。

他把郁闷化为文字,绝笔《怀沙》中,他“抚情效志兮,冤屈而自抑”。对黑暗的现实,无能为力,“变白为黑兮,倒上以为下”。他已经看破红尘,看破生死,他写到了死亡,“舒忧娱哀兮,限之以大故”,意思是说,要如何来化解忧伤与悲哀,看来只有死亡是最好的选择。诗歌的最尾,“世浑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生命已无可留恋,放弃生命,便成了最后的解脱之路。

汩罗江边,一个瘦长的身影与一块大石,一起沉入江中。他用极端的方式走完了人生,令人唏嘘感叹。他以为自己是孤独的行者,无人了解他的心志。奸佞当道,朝廷之上,他确是一个孤独者,不过社会底层人民,却能与他感同深受。据说,屈原投江后,百姓闻讯,自发前来打捞其尸体,大家划着船,争先恐后地找寻,终未见其尸骨。他们投粽水中,希望能喂饱鱼虾,用这种方式来保全屈原的尸身。以屈原之出身和地位,放弃理想,入乡随俗,不致于活得那么痛苦。然而,人不应当为理想而活着么,不应当为情怀而活着么?痛之切,源于爱之深;无法承受国家沉沦之痛,源于对国家爱得太深。此爱也,深沉、广大、悲悯。这是爱的绝望,这是绝望之爱,因为爱,最终能在绝望中生出希望。

屈原死了,他的精神之花却悄然盛开了,他以另一种方式获得重生。每年祭日,百姓为纪念此伟大人物,自发聚集江上,划船投粽,以重现诗人投江日之情景。这种纪念活动,从汩罗江向各地传播,终成为中国最重要的节日:端午节。诗人的人格情操,成为弥足珍贵的精神遗产,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传颂着他的故事,仍纪念他的节日。

诗人死后五十五年,楚国灭亡。疏远他的楚顷襄王,排斥他的公子子兰,陷害他的上官大夫,这些人安在哉?他们早被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有像我这样写史者,才偶尔提起这些人的名字。投江而死的屈原,打败了高高在上的王侯将相,成为历史舞台上优胜者,精神光芒照耀大地。先秦时代的中国人没有天堂的观念,没有轮回的观念,却有不朽的观念,非生命不朽,而是精神不朽。穿透端午的历史纱帘,我们见证了不朽的奇迹。


相关阅读:

屈原:故有金玉,何需离骚

屈原的《楚辞》对汉代的抒情赋发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屈原与酒

屈原与贾谊

我心忧矣,此意难排——《邶风·柏舟》

痛过,才知人生

梦屈原

悼屈原两阕——风雨染尘埃

念奴娇缅怀屈原

写给屈原

版权申明:本文 屈原的死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udaishige/20200509/286255.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