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韵 » 《国风·卫风·有狐》第六十二

《国风·卫风·有狐》第六十二

2022-05-11  分类: 古代诗韵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1、原文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2、注释

有狐绥(suí)绥,在彼淇(qí)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cháng)。

狐:狐狸。一说狐喻男性。  绥绥:慢走貌。朱熹《诗集传》训为独行求匹貌。

淇:卫国水名。淇水在今河南浚县东北。  梁:河梁。河中垒石而成,可以过人,可用于拦鱼。

之子:这个人,那个人。  裳:下身的衣服。上曰衣,下曰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厉:水深及腰,可以涉过之处。一说通“濑”,指水边沙滩。

带:束衣的带子。实指衣服。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侧:水边。

服:衣服。


3、翻译

狐狸在那慢慢走,就在淇水石桥上。我的心里真忧愁,你的身上没衣裳。

狐狸在那慢慢走,就在淇水浅滩上。我的心里真忧愁,你没腰带不像样。

狐狸在那慢慢走,就在淇水河岸旁。我的心里真忧愁,你没衣服我心伤。


《毛传》:《有狐》,刺时也。卫之男女失时,丧其妃耦焉。古者国有凶荒,则杀礼而多昏,会男女之无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育,生长也。

《正义》:正义曰:作《有狐》诗者,刺时也。以时君不教民随时杀礼为昏,至使卫之男女失年盛之时为昏,而丧失其妃耦,不得早为室家,故刺之。以古者国有凶荒,则减杀其礼,随时而多昏,会男女之无夫家者,使为夫妇,所以蕃育人民。刺今不然,男女失时,谓失男女年盛之时,不得早为室家,至今人而无匹,是丧其妃耦,非先为妃而相弃也。与《氓序》文同而义异。《大司徒》曰:“以荒政十有二,聚万民。十曰多昏。”注云:“荒,凶年也。多昏,不备礼而娶昏者多也。”是凶荒多昏之礼也。序意言古者有此礼,故刺卫不为之,而使男女失时。非谓以此诗为陈古也,故经皆陈丧其妃耦,不得匹行,思为夫妇之辞。


相关阅读:

《国风·卫风·竹竿》第五十八

《国风·鄘风·墙有茨》第四十六

《国风·邶风·式微》第三十六

《国风·邶风·柏舟》第二十六

《国风·召南·驺虞》第二十五

国风·召南·羔羊

《国风·召南·鹊巢》第十二

国风·周南·麟之趾

《国风·周南·兔罝》第七

《国风·周南·樛木》第四

版权申明:本文 《国风·卫风·有狐》第六十二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udaishige/20220511/843966.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