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喜剧的忧伤观后感:忧伤的必然,扯些闲篇

喜剧的忧伤观后感:忧伤的必然,扯些闲篇

2017-10-17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喜剧的忧伤》这个idea本身就是证明了一剧之本的重要性。 每个剧本之于编剧就如同亲生子 编剧就是慈母 而审查官的角色则是严父 在两人几番红白对抗后 这个《祝山伯与梁英蛇》的故事鲜活了。玉不琢不成器,原创剧本就是璞玉。也许有人觉得这个剧更多的是讽刺时下文化审查的制度 然而我个人觉得审查制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之所以诟病如此多 是因为体制的不完善,且体制内没有这么多痛下苦功而又细致入微的审查官。


    剧演伊始,审查官的心里是有诸多怨言的,刑训出身却来审这些三教九流的剧本。而剧中的编剧先生一开始就是以极度卑微的心态去提交审查, 审查官的无名火骤起 立志要给这个编剧一个下马威 对他而言要毙掉一个剧本甚至不费吹灰之力 而编剧自然运用了他惯用的敲门砖——红豆饼。 很显然在半推半就中 审查官“勉为其难”收下了礼物 在这里有个题外话 原剧本改编的电影中也有类似桥段 影片中的审查官嘴里说不要 眼手却一直没有离开这包红豆点心。这就让人联想到东亚民族长久以来的“兵马未动 礼数先行”的潜规则,  受礼者对礼品的接受度直接决定了事情的后续发展,似乎早就约定俗成。相较而言西方国家对此道并不热衷,故而此类讽刺题材少于东方国家,在体制上更讲究在阶级统治下的有限民主和教义心授,所谓“精英哲学”的戏码比比皆是,可谓东西方文化的一大差异。


    继续剧情 故事到了这里仿佛有了些起色 ,诚然该剧在改编本土化的过程中,未能免俗。一直很想知道为神马要男神变成“独眼龙”?个人认为这个梗在后面的情节推动中并未起到正推效果, 如果说纯粹为了增加笑点,那很遗憾,对此点笔者及一些观众是领悟不能;若要丰富人物的个性,增加战争负伤这样的背景也略显干瘪老套。且说一个合理性问题,日军的刺刀在正面冲突时,往往一刺毙命,断不会轻挑眼球这样手下留情, 难道是为了配合后续临危被救这样狗血的桥段吗?再者窃以为审查官的角色,眼神尤为重要,而独眼的设置着实削弱了演员的部分表现力,虽然说在大剧场情有可原,但近景观察时实在是败笔之一,抛开经济原因,小剧场应当是该剧的场地首选。


    故事进展到这里“修改是必须的”,照例审查官要提出修改意见, 一开始编剧先生并未负隅顽抗,也许是面对油盐不进的审查官,他以前的法宝几乎失灵,导致他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编剧像热锅上的蚂蚁般捉急的时候,上帝这个时候开了条缝,审查官居然提出,如果修改成“那样”的剧本,或可通过!曙光初露,不过这条缝的附加条件是“必须本土化” 。这样又不免联想,时下“舶来剧”改编盛行,尤其是海纳百川的魔都,每年的引进剧目加上改编自国外的剧本,几乎占据所有演出剧目的半壁江山。诚然国内好的原创剧稀缺,所以改编剧成为一些剧院团体的首选 但大部分的改编剧或多或少留下这样那样“别扭”的标签, 且不说一部分改编编剧资历尚浅,对原作的背景时代了解不够,单就翻译的认真程度而言,是断断不能与英若成、朱生豪这几位相提并论,简单粗暴的“拿来主义”就很要不得,毕竟国情有差,适合东方的不定适合西方,反之亦然,各种背景文化设定是成就好剧目的基石。举例说,不久前在话艺观看的一部获奖作品,一观之后顿觉寡淡无味,索然无趣。直到后来偶然看到一篇以此剧为内容的“导读”,恍然寒冷的气候也是剧本脉络之一 ,平淡无味是民族性特质,这是我们这样处于暖湿季风气候的国民所体会不到的,虽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好剧本并不见得全球通行。


     再说说学院范,曾几何时表演就是要掷地有声 就是要声贯全场 就是要斯坦尼体系,而央戏北影更是先贤垂范。很凑巧这次的二位皆是学院派出身 ,何冰在人艺现实主义的闰土熏陶下 此剧中的“学院范”已经消失殆尽 相较男神或许是想以身示范,怎奈力不从心略显离散。当然不排斥总有观众就是好这口范,而笔者在几年的观剧之后,更领悟出“nature is beauty”。 触及人心的往往是最自然的表演方式,即无表演痕迹为佳,上乘演技入戏如无异。 这里必须推荐下编剧三谷幸喜的另一部电影《魔幻时刻》,剧中佐藤浩江饰演有着周星星“喜剧之王”天赋的三流演员 一直以龙套为生 但心里有执着的信念“一心想演活一次黑帮老大”,加上一个永远慢半拍的五流经纪 真是整蛊二人组 此次时运斗转,碰到黑帮老大要找一个从不露面的冷血杀手,机缘巧合下三流演员被借口“拍电影”拉到小镇作替,自此各种穿帮,各种奇葩事件,但该演员一直遵从的真实化表演技惊四座,最后当然是哈皮ending了。个人觉得这个剧如果本土化改编一定也是非常有市场的题材,不过届时“黑社会”因素会被河蟹成“财务公司”, 而背景改成车墩云云。



    言归正传,此时场上的局面已经有点失控了 审查官体会到了喜剧的魅力而乐此不疲,他不仅偷偷去剧团观看演出 还亲自披挂上阵,不惜扮演法海。可以说此时审查改编一事已极大满足了他的心理预期的。何谓喜剧,德国古典主义美学家康德,这样的论述“心里预期逆反性失重”,虽有失偏颇,却也准确地代表了审查官的心里轨迹。从观众心理学的角度,喜剧没对应人们的俯视心理,相信看着男神在台上“上串下跳”,观众自然产生了一种心理优越感,随之得到心态的放松和愉悦。当然如果剧中的笑点雷同的话,观众容易产生“心理疲劳”,喜剧要客服“心理疲劳”其实很难。而相反的,悲剧要克服“心理疲劳”,则只需要将“偶然悲剧”转化成为“必然悲剧”,即让观众看到琐碎却能感同身受的东西,《喜剧的忧伤》的剧本胜在很好的把握了这些,剧情之所以抓人就是因为它符合观众的审美心理,三谷巧妙地将剧情从喜剧的“俯视”转到悲剧的“仰视”,立意甚高。


 


所以在剧尾部分,审查官和编剧的共同努力下,剧本通过“审查”,三谷这个时候没有给予喜剧常见的结尾,而是引爆了一个“地雷”,这可说是三谷玩的一个小技巧,“喜剧不过多投入情感”,旨在保持与观众 “俯视”的上帝视角,让观众不至于因怜悯剧中人而缩短心理差距,此时赋予编剧一个“意外”出局的悲情因素,这个技法在看三谷其他剧目时也有体现。当然缩短悲剧的“仰视”高度和维持喜剧的“俯视”角度,会有一定的心理损失,观众的心理感受会淡化,这样就要取长补短,相互融合不分彼此,“喜即是悲,悲即是喜”,通过观众自身的心理渗透,自然转换!如此一部脍炙人口的上乘之作便诞生了~


    在这个拼“男神”的年代,剧本的立意如果已经高于“男神”出演本身,那么又何必纠结于“男神”的演技好坏呢。该剧我会给4星,而剧本占据2星!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喜剧的忧伤观后感:忧伤的必然,扯些闲篇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juben/2017-10-17/25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