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希腊神话摘抄

希腊神话摘抄

2019-07-11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书名:希腊神话

作者:尼.库恩

[1]

在哈得斯冥国长满苍白的野郁金香花的黑暗的原野上,死者无形体、无重量的幽灵在游荡。他们在抱怨这没有光明、没有希望的悲惨的生活。他们的怨声很低微,勉强能听见,宛如秋风吹动枯叶的沙沙声。从来没有谁能离开这个悲哀的冥国回到地面,哈得斯的一只三头狗刻耳柏洛斯把守着冥国的出口。这只狗的脖子上缠有许多咝咝作响的毒蛇。为死者的灵魂摆渡的艄公卡戎很严厉,他不会让任何灵魂渡过阿刻戎河返回生命的阳光照耀的那个世界。死者的灵魂注定永远在哈得斯的冥国毫无欢乐地生存下去。

[2]

匆匆赶来的阿克泰翁的伙伴们感到遗憾,因为在如此幸运的时刻阿克泰翁竟不在场。猎犬捕到了一头美丽的鹿,可是伙伴们不知道这头鹿就是阿克泰翁。

[3]

命运女神摩伊赖告诉宙斯,女神墨提斯生下的儿子将要推翻他的王位,夺取统治世界的大权。宙斯害怕了。为了逃避命运女神给他注定的可怕的厄运,他用甜言蜜语麻痹墨提斯,在她还未生下女儿雅典娜之前便将她吞噬了。过了一些时日,宙斯头痛欲裂。他叫来儿子赫菲斯托斯,吩咐他劈开自己的头颅,以摆脱难以忍受的疼痛和耳鸣的折磨。赫菲斯托斯挥起斧子猛地一砍,劈开了宙斯的颅骨,但没伤着他要害。这时强大的女勇士雅典娜便从雷神的头颅里出生了。她全身披挂,头戴闪闪发光的战盔,手持长枪盾牌,出现在目瞪口呆的奥林波斯众神面前。她威严地抖了抖光闪闪的长枪。她那气势汹汹的喊声在天空震荡,光明的奥林波斯山也被震得摇摇欲倾。艳丽娇美的雅典娜站在众神面前,一双淡蓝色的眼睛闪射着智慧卓越的光芒,全身显现出俊美绝伦、令人倾倒的艳丽。众神赞美从宙斯头颅中诞生的可爱的女儿,她是城市的保护神,是智慧和知识的女神,是不可战胜的女战神。

[4]

“我不怕阿波罗,”赫耳墨斯回答,“让他发怒吧。要是他来欺侮你或我,那我就报复,洗劫他在得尔福的神庙,偷光他的所有三脚供桌、金银和衣服。”

[5]

赫耳墨斯听见阿波罗的脚步声,便深深躲进摇篮里,紧紧裹着襁褓。怒气冲冲的阿波罗进入迈亚的山洞,看见赫耳墨斯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神色躺在摇篮里。阿波罗责备赫耳墨斯偷了他的牛,要求把牛还给他。但是赫耳墨斯矢口否认。他让阿波罗相信,他根本想都没想过要偷他的牛,而且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他的牛。

[6]

赫耳墨斯领着阿波罗下了奥林波斯山,向皮罗斯走去,一路上他随身带着龟板做成的竖琴。到了皮罗斯,他把藏牛的地方指给阿波罗。在阿波罗从山洞里往外赶牛的时候,赫耳墨斯坐在洞口旁边的石头上,弹起了竖琴。美妙的琴声响彻了山谷,传到海边的沙滩上。阿波罗陶醉了,兴致勃勃地听赫耳墨斯弹奏。阿波罗就用这群牛换赫耳墨斯的竖琴,因为他太爱听这种琴声了。赫耳墨斯为了今后在放牛时能自娱自乐,又发明了芦笛,这种芦笛大受希腊牧人的喜爱。

[7]

受伤的战神那可怕的喊声在特洛伊和希腊双方军队上空远远传开。身披铜盔甲的阿瑞斯因疼痛而发出的喊声如此之大,简直就像千军万马投入激烈的战斗时一齐发出的呐喊。希腊人和特洛伊人都害怕得发抖。满身血污的阿瑞斯裹着浓云急急去找父亲宙斯,告雅典娜的状。但是父亲根本不听阿瑞斯诉说,他不喜欢这个光干内讧、战争和杀戮勾当的儿子。

[8]

他像炎热的阳光下的花朵上的露珠一样消瘦了。可怜的神女厄科看着那耳喀索斯在受苦受难。她还像以往一样爱着那耳喀索斯,他的痛苦使她的心也疼得揪紧了。

“啊,痛苦!”那耳喀索斯喊道。

“痛苦!”厄科应声回答。

最后,痛苦至极的那耳喀索斯望着水中的倒影有气无力地说道:

“别了!”

神女厄科用更轻微的、勉强听得见的声音重复道:

“别了!”

那耳喀索斯一头倒在溪边绿色的草地上,死亡的暗影合上了他的双眼,他死了。树林中的年少的神女们都哭了,厄科也哭了。神女们为年轻的那耳喀索斯修筑了坟墓,可是她们去搬他的尸体的时候,发现尸体不见了。在他一头栽倒的草地上长出一朵芬芳的小白花,那是死亡之花,人们称它为那耳喀索斯。

[9]

法厄同的朋友库克诺斯对他的死也很悲痛。他的悲叹在厄里达诺斯河两岸远远传开。众神看到他如此悲哀,便将他变成一只雪白的天鹅。库克诺斯变成的天鹅从此就在水上生活,在江河和清澈的大湖泊中游来游去。天鹅怕火,因为他的朋友法厄同就死于大火。

[10]

赫菲斯托斯用泥土捏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众神使她活了。雅典娜和美惠女神给她穿上像阳光一样灿烂的衣衫,给她戴上金项链。时序女神在她松软美丽的秀发上戴了一顶用芬芳的春花编成的花冠。赫耳墨斯往她嘴里塞进各种花言巧语。众神将她起名为潘多拉,因为她的一切都是众神所赐。潘多拉必须给人类带来不幸。

[11]

现在不计其数的灾难布满了人间,陆地上和大海中到处都是灾祸。现在无论白天黑夜,灾难和疾病都可能随时突然降临,给人们带来痛苦。它们脚步轻轻,悄然来临,因为宙斯剥夺了它们的说话能力,宙斯创造的灾难和疾病是不会说话的哑巴。

[12]

“啊,仁慈的父亲宙斯,这个蚂蚁窝中有多少蚂蚁,你就还给我多少勤劳的人民吧。”

埃阿科斯话音刚落,橡树的枝叶就在寂然无风中发出簌簌的响声。这是宙斯给埃阿科斯的又一个神示。

黑夜来临。埃阿科斯做了一个怪梦,梦见宙斯的圣橡树上爬满了不计其数的蚂蚁。当橡树摇动的时候,树枝上的蚂蚁就像密密细雨似的纷纷下落。蚂蚁落到地面后越变越大,最后用两条后腿站起来,挺直身子,褪去黑颜色,改变外形,渐渐变成了人。

[13]

埃阿科斯走出卧室,看见梦见过的人一个个生龙活虎。由蚂蚁变成的人高声欢呼,称他为国王,而埃阿科斯就称他们为密耳弥多涅人。从此埃癸那岛又住满了居民。

[14]

变成巨龙的卡德摩斯缠绕在忠贞的妻子身上,用分叉的舌头舔她的脸。哈耳摩尼亚忧伤地抚摩长满鳞甲的龙背。于是众神又将哈耳摩尼亚变成龙,现在有两条龙了。

[15]

俄耳甫斯的灵魂到了冥国,看到了他原先寻找欧律狄刻到过的地方。伟大的歌手终于和欧律狄刻团聚了,他爱怜地将妻子紧紧搂在怀中。他俩从此再也不分离。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的灵魂在长满阿福花的黑暗的原野上游荡。现在俄耳甫斯可以毫无惧怕地转身察看欧律狄刻是否跟在他身后。

[16]

惊惧不已的阿波罗跑上前去,俯身扶起朋友,将他满是鲜血的头搁在自己的膝盖上,竭力为他止血,可是没有成功。许阿铿托斯的脸色变得苍白,一向炯炯有神的双眼暗淡了,他的头无力地低垂着,就像被正午的骄阳晒蔫的野花的花冠。阿波罗绝望地喊叫道:

“我亲爱的朋友,你要死了吗?哦,灾难啊,灾难!你是被我害死的呀!我为什么要掷铁饼?啊,我要是能赎罪,和你一起去毫无欢乐的冥国,那该多好啊!我为什么要永生?为什么不能跟你去呢?”

阿波罗将快要咽气的朋友紧紧搂在怀里,泪珠纷纷洒落在许阿铿托斯沾满鲜血的鬈发上。许阿铿托斯死了,他的灵魂飞向哈得斯的冥国。阿波罗站在死者遗体旁边轻声地说道:

“英俊的许阿铿托斯,你将永远活在我心中。你的英名也将永世流传。”

瞧,果真应了阿波罗说的这句话,从许阿铿托斯的血液中马上长出一朵鲜红的香花——风信子花,花瓣上印有阿波罗悲叹的叹词。人们怀念许阿铿托斯,在许阿铿托斯节期间,纷纷为他举行祭典仪式。

[17]

可怜的阿喀斯殷红的鲜血从岩石边缘底下流出来,鲜血的颜色愈来愈淡,渐渐褪尽殷红,变得像滂沱大雨之后的浑浊的河水。血色变得愈来愈淡,愈来愈清澈。突然,压在阿喀斯身上的岩石碎裂了,裂缝中长出一棵噼啪作响的芦苇,淌出一股湍急清澈的水流。水流中显露出少年的上半身,他头戴芦苇编成的荆冠,脸是淡蓝色的。这就是阿喀斯,他已变成河神。

[18]

“你套上喷火的铜腿公牛,用我的铁犁将阿瑞斯圣田翻耕一遍,再将龙牙播进这块地里,等龙牙长成披坚执锐的士兵,你就与他们厮杀,将他们统统打死。如果你能做到这件事,你就可以得到金羊毛。”

[19]

“听我说,伊阿宋,我就这样帮助你:夜里你到河里洗净身子;穿上黑衣裳,在河岸上挖个深坑,将一只黑羊抹上蜂蜜,置于坑边献祭赫卡忒。然后你就回船去。注意,不要回头观望。你将听到人声鼎沸和恶狗狂吠,不过你不必害怕,径直往前走。待早晨来临,你将自己的身子、长枪、盾牌和利剑都抹上这种油膏。油膏赋予你不可战胜的力量,你定能完成埃厄忒斯交办的事情。有一点你得记住:等泥土中长出一伙士兵,你就将石头扔到他们身上。他们会互相拼杀,这时你再向他们冲杀。拿着油膏,借助于它,你定能取得金羊毛。到那时你带上金羊毛,可以随便去哪儿。”

[20]

伊阿宋知道克瑞翁和格劳刻死在妻子美狄亚的手下之后,感到无比恐惧,他担心克瑞翁的亲属为了报仇去杀害他的两个儿子,于是匆匆赶回家去。家里大门紧闭,伊阿宋刚要破门而入,突然美狄亚乘坐太阳神赫里阿斯派来的、由飞龙拉着的车子出现在空中,她脚边躺着被她亲手杀死的两个儿子。伊阿宋惊骇不已。他恳求美狄亚留下儿子的尸体,以便由他亲自安葬。可是美狄亚连这点安慰也不给伊阿宋,她乘着华美的车子驰走了。

此后伊阿宋的余生残年再无欢乐。他一直找不到栖身之地。有一天,他路经伊斯特摩斯,来到搁置着已被阿耳戈船英雄献祭给海神波塞冬的阿耳戈号的海岸上。疲乏不堪的伊阿宋躺在船尾底下的阴凉处,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后来他睡着了。在他安然酣睡的时候,早已朽烂的阿耳戈号的船尾塌了下来,破烂的船板碎块埋葬了熟睡的伊阿宋。

[21]

为了表示对帕里斯的恋情,海伦把丈夫、故乡斯巴达、亲生女儿赫耳弥俄涅等一切统统忘却了。

[22]

雅典娜出现在狄俄墨得斯面前,给予他巨大的力量和无敌的勇气,吩咐他勇敢地投入战斗,只是不要冒犯永生的神祇。不过,他可以向女神阿佛洛狄忒投掷长枪。

[23]

待在马腹内的英雄们大气都不敢喘,他们警觉地倾听着外界传来的每一个响声。他们听见海伦模仿他们妻子的嗓音在呼喊他们的名字。俄底修斯用力捂住一位英雄的嘴,不让他答话。

[24]

墨涅拉俄斯进宫杀死了正在睡觉的得伊福玻斯,帕里斯死后,海伦成了他的妻子。火头上的墨涅拉俄斯本来还要杀掉海伦,幸亏被阿伽门农阻止。女神阿佛洛狄忒重新在墨涅拉俄斯胸中唤起对海伦的爱情,他高高兴兴地把海伦带回了自己的战船。

[25]

俄底修斯含泪抱住忠实的妻子,将她搂在胸怀,连连亲吻,就像风暴中幸存的水手,被海浪抛上海岸后连连亲吻大地一样。俄底修斯和珀涅罗珀互相搂抱着,久久地哭泣着。要不是女神雅典娜禁止晨光女神厄俄斯飞上天空,以此延长了黑夜,他俩一定会被朝霞撞见。

相关阅读:

彩色是你·哪怕黑白是我

希腊神话:一笔美得发昏的糊涂账

版权申明:本文 希腊神话摘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190711/172768.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