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名场景/经典语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名场景/经典语录

2020-03-12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这是我要给你的,宇宙级别的浪漫。”

(真•宇宙级别浪漫啊啊啊啊)


【周自珩以为的捉奸现场】

“怎么了宝贝?”夏习清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自珩握着手机,声音低沉,“你在哪儿?”

“在家啊。”

“那你给我开门。”

“哦,等会儿。”

大门一下子打开,穿着拖鞋的夏习清靠在门边,“回来啦。”周自珩鞋都没换直接走进去,正巧撞见两手拿着一条巨大无比的金枪鱼从厨房走到客厅的夏知许,“不是,这鱼也太……”

三个人,一条鱼,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其实只有周自珩一个人觉得尴尬,不光尴尬,还气。

“这又是你的哪个小情人?”周自珩指着拿着鱼的夏知许,眼睛都要冒火,“挺真爱的啊都往自己家里带了,被拍到了你不知道吗?你不是说你跟我在一起之后再也没跟别人鬼混了吗?现在这算什么?”

叭叭叭一通发作之后,谁也不说话。

夏知许的脸色极为难看,跟吃了苍蝇一样,手里还拿着条巨型大鱼,回厨房也不是留客厅也不是。

夏习清瞥了脸色更差的周自珩一眼,从门口走回到客厅,半个身子搭在夏知许的身上,“是啊,这是我的新欢,帅不帅?”

周自珩的牙都要咬碎了,他知道夏习清以前的风流做派,可现在他们都在一起了,虽然是试用期,可夏习清分明是喜欢他的,他以为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谁知道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还一反常态地带回了家,周自珩怎么能不气。

“现在好,全世界都知道我被绿了。”周自珩胸口一起一伏的,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头顶草原。

这样子在夏习清眼里实在是太好笑了,又好笑又可爱,他憋着笑故意逗他,“谁说的,又没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只有你自己觉得你被绿了。

夏知许知道自己又被夏习清拿来利用了,完全把他当做调戏自己小男友的工具。想到这里,他相当不悦地将自己的手从夏习清的胳膊里抽出来,也不说话。这一动作被周自珩看见,幼稚无比地嘲讽道,“看来你的小情人不怎么喜欢你啊。”

夏习清挑了挑眉,脸上仍旧保持微笑,“你忘了吗,我这人就喜欢不喜欢我的。”

周自珩的手紧紧地握拳,极力地维持着最后的理智。

三个人尴尬地站着,就在气氛极度紧张的时候,楼上里面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习清,我找不到你说的那件外套,你给我挑件吧,我衣服都脱了……”

夏知许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一下子转过头,快步朝楼上走去。

周自珩更气了,上来就把夏习清摁到在沙发上,“你居然给我搞3p?”

这人的脑洞是有多大啊?

气糊涂了吧这小家伙,连许其琛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被摁倒在沙发上的夏习清笑出了声,勾起的嘴角弧度暧昧,他细长的手指攀上周自珩的下巴,又一点点下移,蹭着周自珩因情绪不定上下滚动的喉结,眼神里满是挑逗的意味,声音特意放软,像是挑衅,又像是撒娇,“这么气啊……别气嘛。”

“一起来啊?”

(我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说好不在工作室胡搞,最后还是破了功,夏习清觉得自己特没原则,尤其是碰上周自珩之后。他像只被抽了骨头的软绵绵的蛇,仰头窝在工作室角落的懒人沙发上,身上盖着周自珩的羊绒大衣,眼睛懒懒地盯着被他颐指气使清理“犯罪”现场的周自珩。



周自珩压着气顺着视线望过去,厨房里,许其琛低头切着鱼,刚才那个年轻男人洗完了手,将手上的水珠甩在了许其琛的脸上,惹得他一脸愠怒地转过来,却被亲了一口。

“这是许其琛的男朋友?”周自珩忽然明白。

夏习清小声道,“不止呢,也是我的……”

周自珩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火又一下子冒起来,“你的?!”

“我的大侄子。”夏习清白了他一眼,“这是我那个学it的侄子,夏知许,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



他撇下夏习清走到厨房,清了清嗓子拍了一下夏知许的肩膀,夏知许转过头,看到周自珩还以为他要打自己,“等一下你先听我……”

“对不起。”

夏知许登时蒙住了,转过脸看了看许其琛,许其琛也一俩蒙蔽地看着他。

“刚刚是我不分青红皂白误会了你,还以为你跟夏习清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周自珩的头低着,半躬着腰,“第一次见面就闹出这么大的笑话,真是不好意思。”说完他伸出一只手,“我是夏习清的男朋友,我叫周自珩。”

夏习清究竟是何德何能捡到这么一个天使啊……夏知许惶恐地握住周自珩的手,“没事儿,我不介意,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夏知许忽然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问道,“你说你好端端一个人,究竟是哪根筋不对看上夏习清那种……”

“你说什么呢!”

坏话还没说完,就被走到厨房门口的夏习清给捉个正着,“给我松开,不许抓我们珩珩的手。”说完他就把周自珩拽了出去,“少跟我大侄子说话,他不是个好人。”

照这么说夏家还有好人吗,周自珩心里想着。

(珩珩太可爱了哈哈哈)



习清生日12.21



周自珩总是能够精准无比地找到他的软肋,然后用自己温暖的掌心将它护好,也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一如既往的理想主义的付出。但他又不得不承认,每一次都命中红心。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如果让你挑选一个送给最珍贵的人,你会选择什么?”他露出稍稍有些为难的神色,“在遇见你之前,我觉得世界上最宏观的美好就是宇宙,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和这些星尘没有差别,我们都是恒星的孩子,也是宇宙的孩子。”

他低头笑了笑,“但是遇到你之后,我发现,一朵沾染泥土的玫瑰也是美好的。微观之美,同样震慑人心。”

他温柔的视线穿梭整个星云,抵达夏习清那双盛满星光的双眼。

“当我终于等到这一天的时候,我开始纠结了,因为无论是宇宙还是玫瑰,我都想给你。所以,”他伸出手,“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是ngc2237号星云。或者我们可以叫她,玫瑰星云。”周自珩的脚步踏过星尘,穿过瑰丽星团,走到了夏习清的面前,拥抱住他。



这朵世间最美好的玫瑰,星尘为泥,银河滋养。永远不会枯萎,永远在沉静宇宙中盛放。



“这是我要给你的,宇宙级别的浪漫。”

(真•宇宙级别浪漫啊啊啊啊)



原来设计和发明一件东西会给人这么大的愉悦。最重要的是,夏习清喜欢。

这是周自珩的创作中,最高无上的价值标准。



“我们这样像不像在山顶野营的情侣?”周自珩笑起来。

夏习清把脑袋歪在他的肩窝,看着缓缓流动的星光,语气不平不淡,“你说的那是恐怖片设定,一般来说,下一个镜头他们就会死。”

周自珩笑了,伸过手去捏他的脸,“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浪漫的艺术家。”

那又怎么会有你这么浪漫的理工男。夏习清在心里怼道。

(真的!自珩太浪漫了!)



我认为世间最美的东西,我都想给你。



他喜欢面前这个闪闪发光的人,他好过世界上所有的人。而这个人在用一种笃定的公理化的方式告诉自己,你就是亿万生命中真正理解我的那一个。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我们的家庭比起很多人来说,算美满也算幸福,你从小虽然在演艺圈,可我们从来没有忽视过对你的教育和关心,我不清楚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母亲的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流露出困惑。

周自珩看向她,母亲眼底的困惑戳中了周自珩心底的一根软肋,他其实是害怕母亲受伤的。

比起她能不能接受,周自珩更害怕的是,她把自己喜欢上男人这件事归咎于自己的疏于照料。

这并不成立,所以周自珩才害怕。

可下一秒,母亲的眉头舒展开,眼中满是释然。

“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

她抬起头,伸手摸了摸周自珩的脸颊,“我没有出错,你也没有。”

“我的儿子只不过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刚刚好,也是个男孩子。”她微笑起来,“这个逻辑其实很简单,对吧。”

(对!就是这样!阿姨您太开明了!)



事实上,这曾经是周自珩最煎熬的部分,尽管他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认为不被家人祝福的这种可能性对他的伤害也不算太大,只要不失去夏习清,他可以牺牲一部分的圆满。

但是,对于他这样一个从小生活在美满家庭中的孩子,家庭在心中的占比又是那么重要。

他愿意割舍这重要的一部分,他已经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但现在,这重要的一部分却反过来告诉他,你没有错。

你不会失去我。

就在这一刻,周自珩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儿将手里的白色玫瑰递给他,“拿着,不许哭了。我带你去找妈妈。”

“我……”小小的周自珩哭得抽抽搭搭,“我妈妈不在。”

女孩儿的脚步顿了顿,“是吗?我妈妈也不在了……”

六岁大的小男孩儿抱住他的腿,眼泪流了满脸,“姐姐,我害怕。好多人看着我,我想哭。”

“我不是姐姐,”他拽开周自珩,蹲下来按住他的肩膀,“还有,别怕。”

“这没什么好怕的。”

从回忆中抽离,周自珩的心跳却没办法平息,记忆中被时光冲刷到模糊的那张脸,渐渐和相册上的女孩融为一体。




当初念念不忘的惊鸿一瞥,兜兜转转十五年,竟然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原来那朵所谓的白玫瑰,就是眼前的红玫瑰。

“你就是我的初恋。”



“天堂有什么好?”夏习清踢走了脚边的一块石头,叼着棒棒糖望着大教堂华丽的穹顶,“不过……如果你在天堂的话,当我没说。”

听见他为了自己撤回前言,周自珩心里很是开心,“那假如我真的在,你也真的不被允许上天堂呢。”

这种毫无意义的假设,不知道有什么讨论的必要。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必要。

“像我这样阴险狡诈的人,上不了天堂的话……”夏习清想起来一首歌的歌词,他转过身子,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手指转了转,那个晶莹的糖球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着微光。

粘染蜜糖的嘴唇发出漂亮的音节。

“killwayheaven.”

杀出一条血路,去天堂见你。



“其实我这个人,特别特别讨厌平铺直叙的表达方式,听起来很……”他努力地思考着确切的措辞,“很没脑子,过于简单,没有那种精心设计过的价值感,有时候这种方式的代价也很大,需要一腔孤勇。但是,我还是想说,”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望着周自珩。

“我爱你。”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最直接的一次表达。”夏习清勾起嘴角,又重复了一遍,“我爱你,周自珩。不要怀疑。”

“你永远是我心目中的最佳男主角。”



“可后来,演着演着,我就发现我其实是一个情感匮乏的人,就像昆导说的,我演不了身为一个普通人最复杂也最平凡的情感。我甚至开始思考,我喜欢研究物理的原因之一或许是一种逃避心理。物理是这个世界最本质的表述,它可以用最精炼的公式表达这个世界运作的原理,简单,纯粹,不像人,太难懂了。”周自珩抬起头,站在颁奖台遥望着台下的那个人。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夏习清忽然懂了些什么。

他不断加快的心跳像是某种强烈的预兆。

“作为一名演员,我演过太多太多人,模拟过太多情绪。其实我很清楚,那不是我的人生,也不是我的情绪。我只是一个还算灵活的容器。直到某一天,我遇见了一个人,这个容器才终于有了自己本该承载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夏习清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大脑一片空白。

只有心脏迫切地跳动着,像是试图离开自己,去追寻它想追寻的那个光芒。

“遇到你之后,我胸口涌动的情绪才真正是我。它们属于周自珩,来源于夏习清。”

(公布恋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自珩也勾起嘴角,隔着人海望着那双追寻了十五年的眼睛,“不,反之亦然。”

“源于周自珩,属于夏习清。”

在星星碎屑的指引下,张牙舞爪的小玫瑰收敛起利刺,用黑暗换取月光。

纵身一跃,陷入柔软宇宙。

永久落网。


相关阅读:

稚楚《我只喜欢你的人设》摘抄

版权申明:本文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名场景/经典语录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00312/246707.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