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某某》文摘

《某某》文摘

2020-03-19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木苏里


如果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听见你说话,那他比谁都重要。


我很金贵,吃药挑牌子。


他胡萝卜不吃、菠菜不吃、葱、蒜、香菜放一点沫子调味可以,让他看出来就不行。白萝卜切成丁吃切成块不吃,青椒切成片不吃切成丝还行。土豆脆的不吃、西瓜沙的不吃、草莓酸的不吃,葡萄太甜的不吃。


这会有点难受,但很快就会好的。


我只知道什么年纪做什么事,该疯一点的时候不疯,可能更容易后悔一点。以后有几十年的时间给你去瞻前顾后,急什么。


深秋的冰水一定凉得惊心。


他始终不擅长挽留,也从没留住过什么。


闭眼的时候还是盛夏,睁眼已经到了深秋。


他不会从别人那边拿什么东西,他只会给。他只会在自己身上挑挑拣拣掏出能掏的东西给他在意的人。


“长白山神树”寓意高冷的木头。


你越是强迫自己往反方向走,就越会在意背后的那条路。越是想要清除什么,它的存在感就会越强。


他只是喜欢盛望而已,早就喜欢了。


我已经抓到你了,所以你不能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


12月4号了,是个晴天,这一刻的月色很美,他喜欢的这个人17岁。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

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江添,其貌俊,其声清,其名有异术,能止小儿夜啼。


我和我喜欢的你。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我陪你走一段,到你不喜欢了为止。


无人知晓他们在一起,但人人都曾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样子。


不好意思,这个叫江添的挂已经归我了。


“我追的。我喜欢的,我先开的口,我想尽办法勾的他,我还因为他不给回应把自己砸到了b班,又因为想跟他待得久一点拼命考回来了,你看不出来我平时绕着他转的时候有多开心么?”


哥。18岁了,我爱你。


可是他真的错到这个程度吗?他明明……就是喜欢一个人而已。


他慌乱躁动的少年期至此仓惶落幕。

一生一次,再不能回头。


用最尖的牙去咬最疼的溃疡。


每人时间欢喜悲苦各不相同,再怎么相近,日子也是自己的,借鉴不了什么。


我从来都不欠谁的。


江添不再是哥哥,也不再是男朋友,兜来转去,又成了盛望不知该怎么称呼的人,又成了无法述诸于口的某某。


他们站在原地,却被撞得面目全非。


哥,我喝酒了。你还需要招领失物么?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追逐回应着他喜欢的那个人,就像深入骨髓的本能。


那换我来追你决定要不要答应。

算了,舍不得。


望仔,新年快乐。


那个人,一如往昔。


今天是12月31 ,他像往常一样关了灯躺到床上,喜欢的人近在咫尺。


我很想你,每天都是。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某某》文摘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00319/252029.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