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淮上老师《破云》名场景/文摘

淮上老师《破云》名场景/文摘

2020-05-12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从未如此爱过任何人,一如我爱你。”


严峫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突然问:“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江停直面他探究的目光,恰到好处地做了个茫然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

“陆成江,笔录上写着。”

严峫重复道:“陆、成、江。”

气氛一时变得非常古怪,严峫的脸隐没在香烟后,没人知道这吊儿郎当的刑侦支队长在琢磨着什么,连分局刑警都眨巴着眼,不知所措地怔在那里。

他们身后不远处,杨媚做完了笔录,忐忑地向这边走来。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八表同昏,平陆成江。”严峫摩挲着下巴,突然说:“好名字。”

杨媚脚步猛地一顿。

江停稳稳当当地回答:“谢谢警官。”



“他母亲今年快六十了,受不了这刺激,看到尸体就晕过去了。父亲一直在市局会议室里嚎啕大哭,拿头撞桌子,几个法医都拉不住。他们的年纪已经不能再要二胎来聊当苍白的安慰了,余生都将活在历久弥新的痛苦和绝望里,日复一日,看不到尽头。”

“江停。”严峫叫了声他的名字,缓缓道:“那个痛苦挣扎死在冰柜里的学生曾是个活生生的人,有父母亲戚,同学朋友,对你来说他只是案卷上简单利落的‘被害人’三个字,对更多的人来说他是他们的整个世界。如果犯罪者不伏法,他会被冠以吸毒者的流言缠身而不得安息,如果我们警察不为他洗清冤屈,谁还能为他鸣冤报仇?”



“看,不肯放低条件的后果就是一枝红杏出墙来吧。你的芯片移动了移动了——”

严峫险些一脚踏空摔个马趴。

“停了!”黄兴欣喜地汇报:“停在了原坐标二十米外!”



“那可是很多很多钱呐——”严峫拖长语调,似笑非笑:“你含辛茹苦攒钱北漂,别人灯红酒绿一掷千金,公平吗?”

楚慈站在市公安局大门口台阶上,背对着远处楼顶那枚遥遥悬挂的警徽,似乎陷入了思索。良久后他好像想清楚了什么,摇头道:“确实不公平。但这世上本来也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吧。”

严峫没吭声。

“保送通知下来那阵子,整个学校都轰动了,其他年级的都跑来堵在我们教室门口。我在座位上把书竖起来挡住脸,我的同桌说,楚慈,人生真不公平,我念书学习比你还刻苦,凭什么我就考不上北京的大学?”

“你看,如果连我都觉得这世界不公平,那些比我更没有门路、没有出路的人会怎么想?至少我还可以凭自己的力量考出来,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这种满足并不比富豪们一掷千金所获得的幸福感少。”

楚慈仰头望向建宁夏天万里湛蓝的天穹,神情带着微微的惬意,旋即转向严峫笑道:“所以我踏踏实实的穷着就很好,那些沾着人血的钱财,犯法杀头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

他笑着挥挥手,洒脱而爽朗,大步走下台阶,背着阳光向市局大门走去。




“刑侦人员不是神,在对抗犯罪的过程中必然会有力不能及,甚至判断失误的时候。我们会因此付出惨重代价,甚至留下永生难忘的阴影,但那是每个老刑警都难以避免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在下次面对犯罪的时候,还能不能带着伤痕和阴影再一次站起来全力以赴。”




他永远也不会告诉严峫的是,当进水的车门第一次被打开时,那几秒他其实是清醒着的。

他能感觉到严峫被拽出去了,身侧的小姑娘也被救走了;车厢缓慢地打着旋沉入河底,毫不意外地只有他一个人被孤零零绑在后座上,投向死亡冰冷的怀抱。

这就是终结了,当时他想。

但他却没想到车门会在巨大的水压下被再次打开,就梦中曾出现过的手伸向现实,将他死死拉住,用力拖向生的彼岸。



江停说:“你这是案情陷入绝境时对旁人产生的盲目信任和吊桥心理。我建议你了解一下情绪双因素理论,生理唤醒和情绪认知应该是两种不同的作用因素,当这两者错误挂钩时,你大脑会自然产生心动或触电般的错觉……”

“不想了解。”严峫眼底的笑意加深了,凑在他耳边轻声问:“处对象吗,江队?”

江停:“……”



严峫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用胳膊肘拐了江停一下,低声笑道:“喂?”

“干嘛?”

“怕鬼吗?”

“……”

“怕的话可以抱老公的手寻求安慰,喏。”

江停盯着伸到自己眼前的那条结实有力、肌肉分明、一看就在健身房里消耗过不少金钱和时间的男性臂膀,不知怎么着,又低头看看自己削瘦一圈的手臂,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严峫大肆嘲笑:“我说你这学院派就别跟那儿不自量力……”

话音未落,江停突然把手电筒举到自己下巴尖,让光芒从下而上映着自己煞白的脸,冲严峫阴森森一吐舌头。

严峫:“………………”

然后江停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







三年前那场爆炸是江停心中永远的刺,刺得他日日夜夜不得安寝,刺得他心底永远有个地方在溃烂流血。但有人可以恨总是件好事,不至于到最后一天,环顾四周,发现所有的罪孽都终归于自己,唯一能恨能报复的对象只有自己。


“刑侦、禁毒、缉私、反恐、乃至整个公共安全口,这条征程漫长艰难而无止境,一旦踏上就难以回头,有时甚至连辞职或退休都无法将这条路从生命中抽离。能身披国旗走到生命尽头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中途就离开了,走散了,或者迷路踏进岔道,再也无法并肩战斗。严峫,咱们都必须学会接受。”




“——是谁出卖了我的红皇后?”




那个曾经与他渡过耳鬓厮磨日日夜夜,为他信誓旦旦许下未来,最后在一系列诡谲惊变之后,用枪声划下句号的名叫江停的人。

他已经离开了。




“人最难的是接受自己无能。我们就算再着急,再焦虑,再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也无法对现状有一丝一毫的改善。总有些人做的事你帮不上忙,照顾好自己,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慰藉了。”



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情感?九岁的闻劭听着哭泣声想。

为什么宁愿自己死去,也要燃尽最后一点力量,祈求自己所爱的同伴活下来?



老蔡抡起钢铁支架,于众目睽睽中砸在了门板上:

“外面的人听着!别进来!!”

周遭尖叫倏而一静,但老蔡毫不在意,死死扒着门大吼:“里面有炸|弹——!快撤退,有炸|弹!!”

“妈的你在干什么?”王鹏飞气势汹汹冲上来,从后勒住老蔡脖子掼到地上,几个人疯了似的扑上去踹他:“给老子闭嘴!”

“弄死你!”

“闭嘴!!”

但老蔡抱头拼命挣扎,几个彪形大汉竟然都制不住这干瘦的老头,被他竭力爬到门边声嘶力竭:“快撤退!别进来!别进来——!!”




“我爱你,我想跟你一起活着。”指挥车中清清楚楚响起黑桃K的声音:“实在不行的话,一起死也可以。”




“到时候所有人都要被我指挥,听我号令,我是他们的国王。”

“只有你,是与我平起平坐的兄弟——”

——只有你是我的兄弟。





纵使千疮百孔,年华老去,我还有你寻遍千山万水,踏破生死之际——

再次相聚之前,谢谢你带我回到这人世间。





“我从未如此爱过任何人,一如我爱你。”


相关阅读:

《破云》摘抄

破云

版权申明:本文 淮上老师《破云》名场景/文摘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00512/287621.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