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小蘑菇》 一十四洲 摘录

《小蘑菇》 一十四洲 摘录

2020-07-01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


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总能够一直往前走,他可以毫不犹豫对同胞开枪,也能随时牺牲自己的生命。


“你没有这种义务”

“但我没什么牵挂。”


“人类的文明和他的科技一样不值一提。”


"他想保护的东西都会被摧毁,他的信念是空中楼阁……他不得善终,不能亲眼看到他疯掉的那一天,不能看到这个激烈毁灭的那一天……是我唯一的遗憾。"


其实她每天都在失去自己的孩子。


因为这个世界根本不在意人类的存在。


夫人的玫瑰花凋谢了,但他希望上校一直是那个上校。


他知道基地无药可救,他知道人类穷途末路,可他们也真是永垂不朽。


可是黑暗里谁都看不清谁的脸,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这个无人知晓的时刻,好像做什么都没关系,一切都被忘记,一切都被默许。


“人长在地面上。”


于是这只小异种眼里那柔软的水光也被掩盖了,他好像被伤了心,在他坦诚交代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后,陆沨想。


他从来没有害过人,也没有害过任何动物,他只想安静养出自己的孢子,他原本可以不这么生气,也不这么难过。


他好像突然要死掉了——就像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一样。


陆沨在害怕。他竟然在害怕。他在怕什么?怕失去怀里的这个人,就像……就像失去了他,就失去了一切一样。


他突然说:“你死掉吧。”

陆沨扣紧他的手指,问:“为什么?”

“我长在你身上,”安折面无表情道:“把你的血、内脏和肉都吃掉,然后长在你的骨头上。”


那是一种带怯的迎合,温柔的天真,因其洁白而近于悲悯,悲悯中带有神性——像是某种灵魂上的布施,此刻他是予取予求的。


陆沨把他的眼泪也吻掉,仿佛这样就能抹去他们之间悲哀的一切。


不过,能得知从古到今,人类为生存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成为人类彻底灭亡这一事件的见证者,其实也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殊荣。


怎样一无所知的出生,就怎样一无所知的死去。


粉饰太平似乎是人类特有的技能,他学会了。


仁慈……仁慈是人类最显著的弱点。对自身的仁慈是私欲的起点,对他人的仁慈是信念动摇的起因,我做不到彻底冷漠无情,注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审判者。


“他是个孤独的人。”


“您不知道.....”安折道,他的话自相矛盾,他的情绪被撕成碎片,悲哀像海洋一样淹没他的灵魂,如果这无处不在的思念的苦痛将他生生杀死,他不会感到任何意外。


“你不知道。”寂静里,波特道:“你爱他。”


他身为与人类截然对立的异种、却隐隐期望得到那东西。而他竟然得到过。


至少,在陆沨将枪放进他背包的那一刻,在亿万年的时光里,曾经有过那样一秒钟——在那一秒钟里,审判者把手枪留给了一个异种,他背叛了一生的信念来爱他。


“那您说,我来过,又走了。”安折道:“我走远了,我可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惊涛骇浪平息,波浪与暗潮一同停止涌动,说不上悲伤,也谈不上高兴,他只觉得这场雪很美。

他一生的喜悦与悲伤,相遇与离别,与这世上一切有形之物的诞生与死亡一样,都是一片稍纵即逝的雪花。


但这个世界好像就是这样,他使求生者横死,仁慈者杀戮,求真者绝望。


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在乎,他不残忍也不残酷,只是不在乎,不在乎他们的快乐,当然也不在乎他们的痛苦。

人类会毁灭,生灵都死亡,地球会坍塌,但它不在乎。


当我们以为碎掉的月亮也有意义,伸手把它捞起来,却发现手心里只有一捧水。更荒谬的是,不过半分钟,就连那些水也从指缝里流走了。”


“可是,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仍然站在水边,我还愿意去捞吗?”

波利·琼眼底发红,目光颤声音哽咽,最终闭上双眼:“我愿意。”


“有点可惜。”

“为什么?”

“一起出生,最后没能死在一起。”


“基地祝福你们。”


其实在死亡即将到来的时刻,真相对人类来说也是那么重要。


我因为加入到人类的群体中而感到了快乐或痛苦吗?

人类拥有区别于其他生物的快乐和痛苦,又是否后悔了呢?


波利说的对,他的种族卑鄙又高尚,你可以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人类的行为,也最大限度相信人类的仁慈和宽容。


一行眼泪从安折眼里滑下来,他的爱恨在这场宏大的末日里好像不值一提,陆沨有陆沨的使命,他也有他的命运。


从头到尾都是荒谬,可辉煌的曦光倾泻而下,他们在彼此眼里忽然遍身通明。


这一天,他们会重新在一起,重新,自由的

——自由的。


他们来的时候像海啸突然汹涌,走的时候像潮汐缓慢落下,这座悲哀的山巅上,两个小时后,一切归于寂静。


“如果有一天,北方基地的审判者来到这里……就说安折自由远去。”


他就在你身边……他无处不在。


悲哀和喜悦就这样缓缓重叠,绝望和希望相伴并生,一切都是幸运,一切都有代价,无数人的牺牲,一个人的牺牲。


他声音沙哑,却像有无尽的怜惜和温柔:“他只是个……小蘑菇。”


这两个决定的做出都基于人类内心的仁慈,并且险之又险地得到了胜利。

而救援高地研究所的只有一个战机编队,救援北方基地的只有一千名空降兵。人类走向灭亡的最后一次挣扎,不是一场波澜壮阔的战争,而是一声低沉的哭咽。它的生存、进化、灭亡、在世界的变动里,虽自以为至关重要,却一次又一次自证无力与渺小


钟声响起,人类活了下来,人类的时代宣告结束,他们好像开始作为一个普通的物种那样,艰难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百年,一千年后,我们会知道更多吗?


“更会记得你,孩子。”

“不用了。”


他无事可做,如果陆沨在旁边,就缠在他的身上,陆沨不在,他泡在液体里,回想自己的一生。


概率就是命运,活着就是偶然。


波利把他们和他们的苹果以及未来的橘子请了出去。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小蘑菇》 一十四洲 摘录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00701/312772.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