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国家与革命摘抄

国家与革命摘抄

2020-07-01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方面,资产阶级的思想家,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而不得不承认,只有在有阶级矛盾和所级斗争的地方才有国家,但他们又来“改正”马克思,说国家是阶级调和的机关。在马克思看来,如果阶级调和是可能的话,国家就不会产生,也不会保持下去。在市侩的庸俗的教授和政论家们看来(而且往往善意地引用马克思的话作根据!) , 国家正是用来调和阶级的。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建立一种“秩序”, 来使这种压迫合法化、固定化,使阶级冲突得到缓和。在小资产阶级政治家看来,秩序正是阶级调和,而不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缓和冲突就是调和,而不是剥夺被压迫阶级用来推翻压迫者的一定的斗争手段和斗争方式。

        例如,当1917年革命中国家的意义和作用问题正好成为非常重要的问题,成为有实际意义的问题,即立刻行动而且是大规模行动的问题的时候,全体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一下子就完全滚到“国家”“调和”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理论方面去了。这两个政党的无数决议和他们的政治家的许多论文,都浸透了这种市侩的庸俗的“调和”论。至于国家是一定阶级的统治机关,这个阶级决不能与同它对立的一方(同它对抗的阶级)调和,这是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始终不能了解的。在对待国家的态度上,再明显不过地表明我国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根本不是社会主义者(我们布尔什维克向来就这样说),而是唱着貌似社会主义高调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

        另一方面,“考茨基主义”歪曲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就巧妙得多了。“在理论上”, 它不否认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也不否认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但是,它忽视或抹杀了以下一点:既然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既然它是驾于社会之上并“日益同社会脱离”的力量,那么很明显,被压迫阶级的解放,不仅非进行暴力革命不可,而且非消灭统治阶级所建立的、体现这种“脱离”的国家政权机构不可。这个结论在理论上是不言而喻的……这是马克思对革命的任务做了具体的历史的分析后得出的绝对肯定的结论。正是这个结论被考茨基 “忘记”和歪曲了。

         ——《国家与革命》列宁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国家与革命摘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00701/312775.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