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变化的位面摘抄

变化的位面摘抄

2020-07-29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书名:变化的位面

作者:厄休拉.勒古恩

[1]

“我们根本就没有正常人了。我们也没有任何物种了。我们是一锅基因的大杂烩。我们种下的是玉米,长出的却是气味像氯气而且能杀象鼻虫的苜蓿。我们种下的是橡树,长出的却是高达五十英尺、树干粗十英尺的毒橡。还有,我们做爱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会生出什么东西来,也许是婴儿,也许是马驹、小天鹅、树苗。我的女儿——”她停了下来。她的面容激动地颤抖着,在她再度开口说话之前,她不得不抿紧嘴唇。“我女儿生活在北海里。她依靠生鱼维持生命。她很美。她又黑又光滑,非常美。但是——在她两岁的时候,我不得不将她带到海岸边。我不得不把她放进冰冷的海水和汹涌的大潮中。我不得不让...

书名:变化的位面

作者:厄休拉.勒古恩

[1]

“我们根本就没有正常人了。我们也没有任何物种了。我们是一锅基因的大杂烩。我们种下的是玉米,长出的却是气味像氯气而且能杀象鼻虫的苜蓿。我们种下的是橡树,长出的却是高达五十英尺、树干粗十英尺的毒橡。还有,我们做爱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会生出什么东西来,也许是婴儿,也许是马驹、小天鹅、树苗。我的女儿——”她停了下来。她的面容激动地颤抖着,在她再度开口说话之前,她不得不抿紧嘴唇。“我女儿生活在北海里。她依靠生鱼维持生命。她很美。她又黑又光滑,非常美。但是——在她两岁的时候,我不得不将她带到海岸边。我不得不把她放进冰冷的海水和汹涌的大潮中。我不得不让她自己游走,让她一个人去面对一切。但是她也是人类!她,她也是人类啊!”

 

[2]

“它真的是一种很美的植物。我喜欢所有用玉米做的东西——玉米糊、玉米饼、玉米面包、墨西哥玉米粉薄饼、玉米罐头、奶油玉米、玉米粒、玉米粉、玉米酿威士忌、玉米浓汤、玉米棒、墨西哥粽——所有的玉米都很好。都很好、很亲切、很神圣。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谈论怎样吃它!”

 

[3]

我询问她是否知道泰迪熊的事。显然她并不明白这个词组是什么意思,不过在我向她描述了书柜里的那个生物之后,她点点头——“哦,知道!书虫熊。以前,基因设计者们试图改进所有东西的时候,他们把熊缩小,作为孩子们的宠物。就像填充玩具,只不过它们是活的。它们的性格设定为顺从、可爱。但是,他们用来将熊缩小的基因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昆虫——跳虫和其他蠼螋。于是这些熊开始吃孩子们的书。晚上它们本应钻进被子里陪孩子们睡觉,但它们没有这么做,反而一直在吃书。它们喜欢纸和胶水。等到它们繁衍后代的时候,它们的子孙生出了像电线一样又长又硬的尾巴,以及类似昆虫的下颚,所以它们不再适合做孩子的宠物了。但是那时,它们已经逃进了木制品之间,或躲在墙壁中……有些人把它们叫作蠼螋熊。”

 

[4]

“如果在你的一生当中,有那样一刻你知道了自己是谁,那么,那就是你的生命,那一刻就是乌努阿,就是一切。在一次短暂的生命中,我看到我母亲的脸,就像太阳,所以我就在这里。在一次漫长的生命中,我曾到过许多地方,但我在公园里挖土时,我将杂草的根抓在手里,所以我就是乌努阿。等到你老了的时候,你知道,你就会一直待在这里而不是那里。一切都在这里。一切都在这里。”

 

[5]

在弗林位面,梦不是私人的财产。一位饱受困扰的弗林人没必要躺在长沙发上,向心理医生一五一十地叙述自己的梦——医生早就知道病人昨天晚上梦见了什么,因为医生本人也梦到了;而另一方面,病人也做了医生的梦。事实上,所有住在附近的人都是这样。 

如果弗林人想逃离其他人的梦,或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的梦,他必须一个人进入荒野之中。而即使是在荒野之中,他们的睡眠也会受到动物的梦入侵,那些属于狮子、羚羊、熊和老鼠的奇怪的梦。


[6] 

在弗林人的城市当中,每天晚上一个人可能接收到上百人的梦境,因而,根据我听到的消息,那些脆弱的图像全部交叠在一起,连续不断,让人非常迷惑,以致梦的情节相互抵消,像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色彩的叠加;即使是一个人本身的梦也很快就被这毫无意义的梦的混合给扰乱,就好像将一部电影投映在一块早已有一百部电影正在放映的屏幕上面,它们的音轨也全都一起播放,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分辨。

 

[7]

成年的弗林人似乎非常乐于回答孩童提出的,关于共享的梦境的问题,并且愿意与他们进行讨论。成年的弗林人会告诉孩子们,这些都是梦,但并不用“虚幻”这个词。在弗林人的语言中是没有“虚幻”这个词的;与它的意义最接近的词是“无形”。因而,所有的儿童都学会了在成年人那些无法理解的记忆、不宜说出的行动,以及难以言明的感情中生活,就像我们位面上那些生活在可怕内战中,或生活在瘟疫和饥荒中的小孩一样;或者,其实,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孩子们逐渐学会了什么是真的,而什么不是;什么是应该注意的,而什么是应该忽略的;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法则。对于外人而言很难下定结论,不过据我观察,弗林人的儿童都非常早熟——是心理上的早熟。成年人对待七到八岁的小孩都是用和对待成年人一样的态度。 

至于动物,尽管它们的梦无疑是在影响人类,但没有人知道人类的梦对它们的影响究竟是怎样的。在我看来,弗林人所饲养的家畜相当温顺、忠实并且聪慧。一般地说,它们都得到了良好的照顾。也许正因为弗林人和这些家畜分享了他们的梦,所以他们只用这些家畜提供劳力、乳品和毛料,但从不会吃它们的肉。 

  

[8]

那些自从有生以来都是做着混合的梦的人们说,他们一般很难辨明一个梦是从哪里开始的,以及这个梦究竟原本就是他们自己的,还是属于其他人的;但在一个家庭或一个小村庄中,人们可能很容易就辨别出一个特别的性梦或极其荒谬的梦最初是谁做的。相互之间拥有足够了解的人们可以通过梦中的特征和事件——梦的风格来判断是谁最先梦到这个梦。但另一方面,既然他们每个人都做了这个梦,这个梦也就属于他们自己了。同样的梦在不同人的脑海中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而且,和我们一样,梦者的个性,也就是梦中的自己通常是模糊的,或经过了奇怪的伪装,或与白天自己的形象完全不同。那些非常令人迷惑或者令人产生强烈情感共鸣的梦往往会在第二天引发村庄中所有人进行热烈的讨论,但不会有人提到梦的最初主人是谁。 

但是,和我们一样,他们在醒来的时候也会忘记大部分的梦。梦总是会遗弃它们的主人,在所有位面上都是如此。 

以我们的个人经历来看,可能会认为弗林人的精神中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但事实上,他们的隐私得到了双方面的保护:一方面,他们醒来时会忘记大部分的梦;另一方面,他们通常不会去试图确定一个梦的最初主人是谁,而梦本身也是相当隐晦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的梦确实是一种公共财产。在梦中,人们也许会见到一张大理石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盘子,盘中盛着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头颅,一只红黑相间的鸟正在啄食这头颅的耳朵,伴随这景象而来的还有几乎可以说是愉快的恐怖冲击——这个梦究竟是来自于乌妮娅姨妈,还是图叔叔,还是爷爷,还是厨师,还是隔壁家的女孩呢?一个小孩也许会问:“阿姨,你梦到那个头了吗?”对此的固定回答是:“我们都梦到了。”当然,这个答案是完全准确的。


[9]

“在白天我们是分裂的,”她说,“在夜晚我们则结成一体。我们应当遵循我们自己的梦,不应该遵循那些无法在黑暗中加入我们的陌生人的梦。对于这些人,我们可以和他们交谈,我们可以向他们学习,或将我们所知道的教给他们。我们应当这样做,因为这是白天的规则。但夜晚的规则与此不同。那时,我们会结成一体,而他们则无法加入我们。我们所做的梦正是我们在夜晚所应走的道路。他们知道我们在白天是怎样的,但不知道我们的夜晚是怎样的,更不知道我们在夜晚所走的道路。只有我们自己才能找到自己的路,遵循身为指路明灯的心智强大者指引,遵循我们的梦。”


[10]

尽管那儿的天气晴朗温暖,但在圣节城、耶诞村和美丽小镇中,每一座房屋的门窗上都有厚厚的霜冻,屋顶上都有永远不化的皑皑白雪,柜台上都有用作装饰的杉树枝和冬青。十几座尖塔上传来叮叮当当的铃声。苏莉表姐说,这些尖塔下面并不是教堂,只是一些卖小商品的店,但是尖塔本身的风格非常独特。不管是在小商品店里,还是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到处都充满着美妙的颂歌声,在每个圣诞商店的售货员和当地土著的头上飘荡。说到土著,照片上的土著穿的都是类似维多利亚时期的服饰,男人身穿燕尾服和高顶帽,女人则穿着圈环裙。男孩们玩着滚铁环的游戏,女孩们个个都抱着洋娃娃。这些土著满脸喜庆地在街上转悠,看哪里的人流少了点,就一拥而上,营造热闹的气氛,确保没有哪条街是空荡荡的,也没有哪个广场不是摩肩接踵的。土著们驾驶四轮马车和大游览车载着游客们四处观光,贩卖一捆捆的槲寄生,清扫十字路口的垃圾。苏莉表姐说他们总是非常有礼貌地跟你说话。我问他们都说些什么。他们说,“圣诞快乐!”或者“祝你晚上愉快!”或者“上滴保忧搭佳!”她不太确定最后那一句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在听她转述过之后,我猜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

 

[11]

“那就像是在室外,因为你走进了一个大帐篷里面。就像马戏团那种大帐篷,你知道吗?但是更像一个——一个什么来着?一个天文馆?对,一个天文馆。你看到漆黑的夜空,还有在你头上闪烁的星星。尽管外面还是晴朗的白天。但那里却是夜晚,还有星星。还有那颗星,圣诞之星。就在那个破旧的马槽上面闪着光。哦,跟这个比起来,咱们的‘第一位施洗礼者’的场景简直就是笑话。我真想告诉你。那太美了。还有那些动物。不是只有一两只绵羊,而是有大群的绵羊、奶牛、驴、骆驼,而且它们都是真的。人也都是真的!活的。还有那个可爱的婴儿!哦,我知道他们都只是演员,靠演这出戏谋生,但我真的觉得他们是受到了祝福,尽管他们自己可能并不知道。我曾经跟一个扮演圣约瑟的演员说过话。我认出他的时候,他就待在那种可爱村舍的院子里。我曾不止一次看到他扮演圣约瑟,他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大约五十岁,而且,你知道吗?圣约瑟不像其他人那么难以接近。比如说,扮演国王的演员,我根本就不敢和他们打招呼。至于玛丽亚,她简直太纯洁了,完全就不像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但圣约瑟就亲切多了。所以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他就微笑起来,用他们的方式向我挥着手,还对我说‘声担乖惹!’你知道,他们都是那么说的。他们真是太可爱了。他们真的展现了圣诞节的精神。”

 

[12]

媒体兴奋地做了整整一个月的新闻炒作,各种各样的大标题出现了:僵尸孩童——醒着的脑死亡者——精心设计的孤僻症患者——科学祭坛上的牺牲品婴儿——“他们为什么不让我睡觉,妈妈?”——然后他们就失去了对此事的兴趣。

 

[13]

若一个人要成为其自我,则必须同时成为虚无。若一个人要了解其自我,则必须先了解何谓虚无。永醒者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这个世界,没有空闲的时间,也没有自我可以存在的空间。他们没有梦,所以不会讲故事,所以语言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他们没有语言,所以没有谎言。因此他们没有未来。他们只生活在此时此刻,一切都触手可及。他们生活在纯粹的事实当中。但他们不能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因为,这位哲学家说,通向真实的道路必须首先踏过谎言和梦境。

 

[14]

我为她感到难过,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 

她甚至都没有问我会不会继续飞。她知道我会的。我一点都不理解那些有翅膀却不使用它们的人。我猜他们可能对事业更感兴趣。也许他们已经爱上了一个不能飞的人。但这似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能理解。想要待在地面上。选择不去飞翔。没有翅膀的人没有选择,待在地面上不是他们的错。但如果你有翅膀……

 

[15]

“不管怎么说,我决心脚踏实地,你尽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这句话。如果说我曾经有过那些不切实际的、孩子气的幻想,想要飞起来一小会儿——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过,在经历了高烧、谵语,终于度过了整个痛苦的浪费时间的过程之后就再没有过了——如果我曾经有过想飞的念头,在我结婚、有了小孩之后,就再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引诱我去尝试那种生活,我甚至根本不会去考虑那种事。那是完全的不负责任,那种傲慢自大的态度——我非常讨厌飞人那种傲慢自大的态度。”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变化的位面摘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00729/312869.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