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太岁》| Priest

《太岁》| Priest

2021-05-10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十九


  1. 殿下与太子之间的情分,不是一次两次政见相左就能消磨干净的——当年张氏脑袋乱滚都还没牵连到东宫呢。他去情真意切地求个情,陛下就能顺着台阶下来了。

  事情强行翻了篇,才能让裂痕留在上面。

  怨与恨恰如情分,都是要攒的,没有一蹴而就的道理,一次发透了才是过犹不及。


  2. 我知道你们都忌讳提“邪祟”,在凡间,要是有人连日倒霉,就说是“沾了邪气”,碰过邪祟的东西;时疫流行,就说是“邪风入体”,此地必有邪祟路过,在上风口放过毒屁。可是不把“邪”摸个清楚透彻,你们又怎么知什么是“正”?光是讳莫如深干净了嘴,那邪祟又不会因此就不存在了。


二十二


  1. 圣人端坐在南山香雾中,一尘不染,“厉鬼”尚且愿意在夜深人静时,为她叹息一声。


  2. 以奚平的年纪,在哪都该能顶门立户了,他却仍是一身的孩子气。这样的孩子何其荒谬啊,非得是深宅大院里,黄金为土玉为肥的富贵窝里才长得出来。不见天日的烟尘下,多少老弱病残都在泥里挣命,那些侯门相府却把个四肢健全的汉子宠成了特大号的奶娃。

  凡可爱,必可憎,世上还有比天真无邪更罪大恶极的么?


二十三


  1. 他大舅从小告诉他,凡是嘴上大包大揽、说得天花乱坠,就是不提具体怎么安排的,全不是好东西。


二十五


  1. 修士所奉的道心,对其本人来说必须是一套通则,能解释世间万事万物、不断打磨,日趋圆融,什么时候道心无惑了,就是大成了。而假如修行途中对道心起了疑,那么修行多半就止步于此。


二十八


  1. 就像是那些红尘中伤春悲秋完、毫不耽误左拥右抱的浪荡子。


三十三


  1. 奚平往窗外看了一眼,飞琼峰的大雪一眼望不穿,将山与云连在了一起。小院与仙、仙与人、人与走兽飞鸟……都渺如一片雪花,没什么差别。

        假如是凡人,出去转一圈,大概要雪盲了吧。

  “苏长老说,筑基成仙得有道心,我不想要道心,我就觉得到什么庙烧什么香就挺好的。大家都在拿自己的‘道’叩问天地,我要是天地,肯定都被烦死了。”


三十六


  1. 不是话本先生不出新意,你想,那作恶的既是为了私利,干什么自然要先掂量得失,账算得多了,可不就成了小人么?为忠义赴死,骨头里有股英雄气在,哪怕人成了泥,精气神也是要散发出来的。肉身自有男女老幼高矮美丑,气性却都长一个样,你可不见了就觉得眼熟。


三十七


  1. 女人们在暗巷里挣扎求生,他冷眼旁观;末路之人叩拜邪神,他怒其不争;自称大义的邪祟大声疾呼,他茫然不解。

  然而满地的残骸与焦尸,到底让少爷知道了物伤其类。

  阿响抬起头,奚平于是也和她一起,看见了压在众生头顶上,那不可琢磨也不可违逆的天命。


  2. 有那么一瞬间,这甚至很少高声说话的男人与周遭石壁上的剑痕一般锋锐孤绝,“入剑道,你的骨琴大概会变成琴剑。剑如明灯,能让你隔绝外物。你可以不用旁顾、不用回头,毕生只追求更利、更深的剑意,直到破苍穹、碎虚空——士庸,你确定不随为师入剑道吗?”


  3. 金平城依旧不见天日,飞琼峰的旭日已经染红了莽莽雪原。


四十


  1. 只要不想着找地方寄托自己,心里就能存住怀疑,再看那些人,处处是漏洞。

  果然,人若不自欺,无需太聪明。

  

五十二


  1. 小时候,她爷爷说人的性情决定举止,举止也会反过来影响性情,因此不会让她学那些野孩子打架骂街,说是会“移了性情”。她不信,当面不敢,背着爷爷可没少捣蛋。直到这时,她才忽然发现,老人的话虽有时迂腐,但不无道理,原来举止真的会影响性情。以前她是个小孩子样,人也是孩子脾气;现在她含着满嘴血、端着冷若冰霜的圣女架子,那架子端久了,居然真就像长在她身上了一样,镇住了她的魂。

  

五十七


  1. “我为他们发声情愿,他们自己干什么去?我带他们讨回公道,我难道知道他们要的‘公道’是什么?”庄王淡淡地说道,“我不知人苦,人也不知我怨,你说‘民生多艰’,艰在何处?你过过失业劳工的日子么?既没过过,也不过是冷眼旁观以己度人,为何要越俎代庖,凭什么要当别人的救世主?难道他们是羊不是人?”

  

六十三


  1. 他看见了盛世背光处难以直视的斑驳污渍,与那些活活夹死在无渡海的金枝玉叶们挨个打了照面;看见了前仆后继的疯子,走投无路的祭品,白灵雕塑一般诡异优美的尸骨下、矿工的怨魂与奴隶的良心散碎一地……也看见了一个连符都画不好的小小半仙,为了维护他,不知死活地单挑心魔。

  好像玄隐唯一一座雪山的主人也会受伤、也会死一样。


六十四


  1. 那是一条触目惊心的歧途,他背负着不为世所容的邪道,一生都在渡劫,为劫难打碎重塑,最后自己变成劫。

  没有人能把他拉回正轨。


  2. 谤与誉、恩与怨、师友与仇敌、平顺与颠簸、痛快与不平,都是命数强加于人的刀斧。

  不管你被它卷向哪里,都当如铁石,不为所动。

  

六十五


  1. 穷苦人家的女孩子素面朝天,骨肉略显局促,也不像那些小姐贵妇们一样细皮嫩肉,可她一点也不灰头土脸。自己用碎布头簪朵花,戴着也美、也别致,泛着红霞的脸上生了一双葡萄似的眼,又黑又水灵,看向哪里,哪里就闪闪发光。那眼神叫奚平想起小时候祖母养的小狗,觉得她格外亲切可爱起来。

  

六十七


  1. 万一……有个什么“万一”,他可以假装被师父捞回内门闭关了。仙人么,一闭关就是一百年,刚好装得下凡人一个念想。


  2. 幸亏他还不是百岁仙,家里古稀之年的祖母还在世。父母怕耽误他前程,嘴上不说,心里其实也盼着他回去的,侯爷临行时那句“仙门无倚仗,不要惹是生非”言犹在耳。幸亏这些人拴着他的脚,能把他拽回红尘里安心做凡人。


  3. ……非得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才能将星石激出这样的光:刚长大不久,心还在家里,爱恨都浅,星石清澈得像山泉。


  4. 青年逐渐清晰起来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像是在嘲笑世上一切天规铁律:日月东升西落、十二时辰分开昼夜、人畜生死轮回繁衍不息、水往东流、树往上长、立心方能筑基、正道才能成神……


  5. 星石碎了,那里面纯白的神识、懒洋洋的候府与金平暮春也一同烟消云散。

  

七十

  1. 一时打压只会激起反抗,分而化之才是正理。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太岁》| Priest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0510/486299.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