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撒野》摘抄

《撒野》摘抄

2021-08-21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主观向摘抄,如果漏了你喜欢的句子欢迎在评论区补充。

不知道算不算侵权,如果是麻烦告知,必删。

黑色加粗为个人很喜欢的句子。

/

“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优秀的人。”顾飞说。

蒋丞顿了顿,转回头来,没有说话。

“真的。”顾飞说。

“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不像混混的混混,”蒋丞说,“你是个暖乎乎的混混,还……长得很好看。”


—你在哪

蒋丞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丞哥无处不在


“你有没有想过,”蒋丞说得有些吃力,但又没有任何停顿和犹豫,“交个男朋友?”


“下来吧。”顾飞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蒋丞愣了愣。

“我在你楼下,”顾飞说,“下来去吃早点,男朋友。”


把车往前骑出去了好几米了他又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顾飞:“我有句话还是想正式说一下,虽然我好像已经说过一次了。”

“我很喜欢你,”顾飞说,“我会一直喜欢到你不再需要我喜欢你为止。”


蒋丞有个让他非常佩服的技能,那就是一秒投入,就在低头看卷子的那一秒钟开始,他身边的所有的东西就像是消失了。

这种状态,顾飞从来没在身边的人身上看到过,包括易静。

蒋丞的确是特别的,跟谁都不一样。

跟谁都不一样。


“不,”蒋丞打断他,“那换个说法,想跟我谈恋爱和,想跟我谈个恋爱呢?”

“我操,”潘智拧着眉,“这么麻烦,那就是只对你呗,无论谈恋爱还是谈个恋爱,都得是跟你。”


—当面给你肯定被嘲笑,所以放在这里了,给你支笔是让你时刻记着自己是个学霸。


他拿过一张纸,在上面随便写了几个字,就是这字吧,用什么笔,都显不出笔好来。

他盯着纸看了一会儿,慢慢运着气,写下了一行字。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这种经历有一次,这一生都不会愿意再去见证第二次。


光斑都是长方形的,红色黄色篮色绿色相间隔着。

“学渣,如果我不说,你大概看不出这是无穷符号吧,”蒋丞在他身边拉开了弹弓,往前瞄准着,“跟着光,去拿你的礼物。”


生日快乐丞哥。

希望你永远都这么快乐。

生日快乐丞哥。

希望你永远都笑得像一束阳光。

生日快乐丞哥。

希望你以后想起这段日子的时候没有遗憾。

生日快乐。


“你知道么顾飞,”蒋丞边写边说,声音有点儿低,“我没有家了,我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租一间房,脚底下是空的。”

顾飞看着他。

“我往后靠,后面有你,我就踏实,”蒋丞低头一直唰唰写着,“我不是不去面对现实,我就是一想到如果你不在我旁边了,我就真的,一脚踩空了。”


你想回头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你想家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在这里,能站多久就站多久。


“你明明很优秀。”蒋丞以前就说过。

你明明很优秀。

他会因为蒋丞而骄傲,蒋丞也同样会因为他而骄傲。

只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逃避。

有些坚持,经不起一点点希望,哪怕是一点光亮,也会让人陷入痛苦。


旋律有些迷茫和压抑,词也透着同样的感觉,听的时候让人有种想要狠狠挥手打碎包裹在四周的禁锢的冲动。

写谱的时候他有一些改动,有记不清的,有太压抑的,弹曲子的时候好几个地方他也都下意识地重重压向琴键,想要扬起来,想要喊出声音来。

我想

在你眼里

撒野奔跑

我想

一个眼神

就到老

他拿出手机给老徐打了个电话:“徐总,那个曲子就叫《撒野》。”


“我睡着了,我就什么也不知道,”顾飞声音里有很轻的颤抖,“为什么一定要叫醒我?你可以走,你也必须走,我呢?”


“人活着,总会有很多意外,”顾飞把吉他肩带的长度调整了一下,“有些意外是意料之中,有些意外是意料之外。”

蒋丞一时没有听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但这段视频,他至少得看八百次。

“蒋丞,”顾飞看着他,“你就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


“顾飞,”蒋丞仰头靠着,慢慢地说,“我就觉得吧,没什么可想的,就是往前过呗,一直往前,一直往前,有些事儿没法提前预设方案,就不管了,总会有路的。”

“嗯。”顾飞点了点头。

“总会有路的,”蒋丞又重复了一遍,闭上眼睛,“就算真的真的没路了,要放弃了,也得是拼了命试过……不,不不不不不,不会的,总会有路的。”


“差了十分呢。”蒋丞说。

“九分。”顾飞纠正他。

“九分啊,一道题了,”蒋丞拧了拧眉,“这就是差距。”

“还有两个多月。”顾飞说。

“拼了。”蒋丞一挥胳膊。


“我有没有说过,”顾飞说,“你是我的骄傲。”


“我不喜欢那个小破城市,也看不上钢厂那个破地方的人,”蒋丞说,“但我还是很舍不得那里,那个城市,那个钢厂,因为我在那儿把你挑出来了。”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还是能一眼就把你挑出来,”蒋丞说,“你跟别人不一样,我以前就说过,你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就算你说了,我还会碰到很多人,但碰到再多人,也没有第二个顾飞了。”


“我累了,丞哥,”顾飞一字一顿地说,“你别再拉着我了,我也不想再被谁拽着了,算了吧。”


人这一辈子,可能会放弃很多东西,很多人。

但最可怕的,就是放弃自己。


“不,不一样,”蒋丞还是小步蹦着,“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有时候他会觉得,永远是个挺不真实的词,无法确定,也没有办法抓得住,但却会在你完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里出现。

就在现在,在眼前。


“生日快乐丞哥,”顾飞继续轻声说,“希望你永远都笑得像一束阳光,你是我的阳光。”

蒋丞笑着没有说话。

“生日快乐丞哥,”顾飞在他耳朵上亲了亲,“我以前,希望你想起在钢厂的那段日子时没有遗憾,现在我希望,等有一天,你老了,回头看看,跟我在一起的这一辈子,都没有遗憾。”

“生日快乐顾飞,”蒋丞笑着轻声说,“跟着光。”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着前方,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相关阅读:

撒野书摘

『撒野』整理撒野语录

版权申明:本文 《撒野》摘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0821/730614.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