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天堂旅行团》[摘抄]

《天堂旅行团》[摘抄]

2021-08-25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张嘉佳《天堂旅行团》


序章------第二章

◇摘抄◇

字超级多!感谢观看!ʕ๑•㉨•๑ʔ


◇有个女孩跟我说过,世界是有尽头的。在南方洋流的末端,冰山漂浮,云和水一起冻结。


◇婚礼在陈旧的小饭馆举行,仪式简单。我们坐在门槛上,巷子深幽,灯牌照亮她的面容。我看到新娘子眼角的泪水,而自己是沉默的新郎。


◇她说:“我想去世界的尽头,那里有一座灯塔,只要能走到灯塔下面,就会忘记经历过的活难,你去那里找我吧,到那里,你就忘记我了。”


◇她突然地来,突然地走。我慢慢明白,人与人之间没有突然,她想好了才会来,想清了才会走。


◇我吃了很多苦,苦得对一切失去了耐心。

不应该责备我什么,我就是个普通的男孩,相貌普通,能力普通,从来没有被坚定地选择,也没有什么要固执地捍卫。对这个世界来说,消失就消失了吧,起始单薄,落幅无声。


◇我常常梦见一个撕牌的男孩,牌上有美丽图案,幸福生活,有灯火通明,笑靥如花。


◇我很普通,也许经历的苦难同样普通,但窒息只隔绝了一点空气,却是呼吸者的全部。


◇浅蓝的天光,泛紫的云层,路灯嵌进夕阳。山间道路弥漫着万吨水汽,密林卷来风声,我闯进无止境的夜里。


◇她说,天总会亮的。那么,我们一起记录下,凌晨前的人生。


◇目光所及之处,如同往昔。


◇深夜街上行人寥寥,少数店铺开着灯,还传出低低的笑声。有什么开心的,多收了三五斗,也撑不过七八天。


◇雨下个不停,小巷彻底寂静。我掐灭了香烟,开出燕子巷。水泊倒映楼宇,车轮一片片碾过去, 霓虹碎裂,又被波纹缝合。


◇我想再走一遍这座逼迫我弯腰生活的城市。高架穿行,脑海里响起大学读过的一篇祷告: 请赐予我平静,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请赐子我勇气,去改变我能改变的。请赐予我智慧,分辨这两者的区别。


◇我既不平静,也没勇气,更加缺乏智慧。所以,不再祈祷。



◇月亮永远都在,悬挂于时间长河之中。

我从前一天来,要找的人是你。

你往后一天去,不是我要找的人了。



◇这场景的喧露如同潮水,一波波地涌动, 麻木中带着焦躁。人世间的无奈,面对到后来,既不是冷淡,也不是难过,而是失去了耐心,连坐起身的耐心都没有,只想躺着,躺着能换来空洞。


◇我从人群缝隙中看着老头,他自顾自闭上眼睛,不听也不说,任由子女们推搡,像砧板上醒好的面团,敲敲打打,揉揉捏捏,不知道会被包成什么馅儿的饺子。


◇我希望收到她的消息,却又恐惧这冷冰冰的字句。

我想见她一面。我曾读过句话,世间所有的痛苦, 爱情只是最小的一件。可是写下这话的人不明白,这最小的痛苦,对于我海水没过头顶的人生,是最后一点月光。

我既不哀恸,也不失望,只是觉得失去耐心了。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感情的消失,是件令我无法理解的情。明明割断双方关系,会使自己非常苦痛,却依然能伸手摘掉心中对方的影子,哪怕影子的血脉盛满心脏。


◇我无法理解的事情太多,由此诞生的困惑与愤怒,在我对生活还有好奇心的时候,像苔藓般长满身躯。命运给我的压迫,就是毫无余地的二选一,人生岔路口明确放着路牌,往一边去,便放弃另一边。


◇人类大多数的热爱和向往,都在另一边。


◇可能在她的世界,不同阶段,命运陆续铺开路口,她也只能迈向自己可以承受的选择。

她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她提出的结婚,她提出出的离婚。她都是迈向自己可以承受的选择。


◇我想尽方法引出的相见,也只想再见一见。


◇她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我不在乎,呆呆望着她。和回忆中一样,她高挑清秀,眉眼干净。也和回忆中样, 像时光凝固的相片,只能记录,无法收留。


◇世界上的一万种苦难,不为谁单独降临,也不为谁网开一面。可我想,窒息之前,总要有一口属于我的空气。


◇年少时曾说,遇见你,就像跋山涉水遇见一轮月亮, 以后天黑心伤,就问那天借一点月光。


◇月亮永远都在,悬挂于时间长河之中。我从前一天来,要找的人是你。你往后一天去,不是我要找的人了。


◇母亲说,我童年喜欢笑。一逗就笑,牛奶溅到脸上会笑,筷子掉到地上会笑,被大人举起来采桂花会笑。父亲把自行车停靠在路边,将两岁的我放在后座的儿童椅上,自己去超市买东西,我就对着川流不息的行人笑,笑个不停 。


 ◇老城南的桂花开了,燕子巷的饭馆倒了。

     叶子无休止地下坠,风结不出果子,

     我从这天开始一无所有 。


◇小巷的石砖已经一个多世纪,巷子里数代人生老病死。


◇每年桂花都开,墙角探向月亮的那株淡黄,曾经是我奔波的坐标。幼时母亲摘下花来,和着蜂蜜和糯米,酿一壶甜酒。除夕打烊收摊,她喝一杯,我舔一口,这年就过去了。


◇回忆起来,舔的一小口,是我经历过为数不多的甜。


◇他们以为我喜欢笑,其实我只是掩盖自己的狼狈。我明白了一件事,我从来不敢面对那些漆黑的目光。


◇努力地笑,想表现得不在乎,不是勇敢和无畏,而是胆怯和卑微。

因为我在乎。

林艺不明白。当然,关于她,我不明白的更多。


◇冬天,南京迎来一场大雪,阶梯教室灯火通明,雪花和风一起顺着窗户玻璃滑行。


◇站在走廊,扶栏外有一棵不知名的树。路灯斜斜打亮了一半,暗黄的枝干,洁白的雪花,深邃的夜色,像虚无中盛开的一场葬礼。


◇毕业前,宿舍空空荡荡,人去楼空,原本堆满杂物的间只留下静默的阳光。


◇这些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甚至是我心中试图摆脱的底色。


◇没有去过四海,穿过四季,谁也不想困在出生就挣扎的原地一家廉价宾馆。


◇林艺抱着腿坐在窗台上,破损的窗帘随风程动,郊区的夜毫无起伏,远处几点灯仿佛凝固在无限的黑洞里。


◇晚上买点啤酒,上楼顶,一个人喝到可以睡着。夜风吹拂,城南的灯覆盖街头巷尾,人们深藏进各自的领地。


◇路灯照亮细微的雨丝,我的影子融进大树,一切沉寂,仿佛宇宙初生,生长和消亡不为人知。


◇面包、啤酒和安眠药依次摆开,这是我今夜的安排。不记得喝到第几罐啤酒,发亮的雨丝在眼帘旋转,如同无数闪烁的耳环,天地之中舞动不休。

下辈子快乐的事可能多一些。

我试图笑一笑,眼泪却哗啦啦掉。


◇我知道,方块七不接受自己的生活,也不接受我的生活。


◇方块七用脚顶了顶床板,说:“宋一鲤, 你相信我,只要活着,你什么事都能干成。”


◇回程车上,我昏昏欲睡,耳边回响着方块七痛苦的嘶喊。像一个哑巴被擀面杖压住胸腔,把人当饺子皮一样擀,才能挤出那么凄惨撕裂的声音。

恍恍惚惚,方块七的哭声,母亲的哭声,混合着自己的哭声,在小雨中此起彼伏。我摸到长椅上的药瓶,整瓶倒进了嘴里。




◇生命的终章,我踏上了一段旅途。开着破烂的面包车,穿越几十座城市,撕开雨天,潜人他乡,尽头是天堂。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天堂旅行团》[摘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0825/731183.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