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企业家”还是“资本家”

“企业家”还是“资本家”

2021-09-13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认为,语言是我们为自己建造的关于事实的图像。语言由命题组成,命题由词语组成,而词语则呈现出表述者对某一现象的内在性质的认定。




1987年,正当“企业家”这个名词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彼得·德鲁克出版了《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他在书中将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视为企业成长的基因。同时,德鲁克认为,美国正在进入一个“企业家经济”的时代。他用四个特征来描述这种时代:


1. 在充分市场竞争的政策环境中,量大面广的中型公司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力量;


2. 职业经理人成为一个独立的群体出现;


3. 管理作为一门技术被应用于广泛的经济和非经济领域;


4. 企业家行为成为社会创新和新秩序建设的关键。




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坚定地认为,中国将继续在市场经济的道路上无畏而充满智慧地前行,这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百年一遇的伟大复兴。而在这个进程中,“企业家”还是“资本家”,也许真是一个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吴晓波 | 文




制造业比服务业更高尚吗?




经济学用了160年——从亚当·斯密到科斯——才明白,存在“交易成本”这种东西。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有钱而且需要商品,另一个人有商品而且需要钱,并不是一句“缘,妙不可言”就能让双方相遇并完成交易,前前后后需要付出大量成本。


 


寻找买家/卖家、讨价还价、订立合同、贷款、监督质量、物流、售后、法律保护,都是交易成本。交易成本常常比商品本身的成本更高,高到一定地步,买卖就做不成了。




降低交易成本就是创造价值。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很多都在做这件事。


 


空车在路上乱跑,行人在路边打不到车,此时如果有人能撮合这一笔笔交易,就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一天撮合6000万笔交易,你说技术含量高不高?




重制造业,轻服务业,或者是重先进制造业,轻现代服务业,已经成为了当今中国的一股思潮。这不仅会影响几位企业家的风评,更会影响我们每个人。







放眼全球,随着人均GDP的提高,制造业比重下降是普遍现象。




家庭内部活动是不计入GDP的,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做饭、洗衣、保洁、家教、家庭护理等等活动都可以交由社会完成,这些发生了交易的家庭服务就会计入GDP,服务业增加值随之提升。




相比之下,制造业增加值迅速提高就难多了,只能靠技术革命和销往更多的市场。因此即便是日本、德国这些典型的制造业国家,制造业比重也在缓慢下降。




要说发展制造业,双手赞成。但要说把制造业比重当作目标,扭转一种普遍的经济趋势,就难免让人有一点疑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会不会把更多的资金、资源、机会从服务业倾斜给制造业,换来的却是低效产出?




国家“十四五”规划同时提到: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但在地方规划中,各省市似乎优先考虑的还是“制造业比重”。


 


只希望在实操阶段,不会顾此失彼。







行政级别越高的城市,第二产业比重越低。





不仅要看城市,更要看城市群。


 


上海交通大学陆铭教授说:“中心城市和外围城市之间是相互协调和分工的状态。中心城市比较优势在于微笑曲线的两端,即设计、研发、销售等等,而外围城市的比较优势则在于加工制造。……中心城市的服务业占比上升,有可能恰恰是整个城市群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更强的体现。”




制造业也离不开服务业,没有哪个发达国家的制造业脱离于繁荣的服务业单独存在。


 


我们希望为服务业城市正名,为服务业企业家正名,更重要的是,为服务业和制造业的关系正名,二者不是此消彼长,而是相辅相成。


相关阅读:

企业家为什么要学习《道德经》?

“996”是资本家玩的盛宴or野心家的必经之路

你发现你自己身上有这样的企业家精神吗?

一位商界领袖眼中真正实现商业成功的奥秘

版权申明:本文 “企业家”还是“资本家”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0913/763574.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