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理性宗教

理性宗教

2021-09-13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书名:理性宗教

作者:赫尔曼.柯恩

[1]

另一个条件是一心一意地服从独一无二的上帝。这就排除了除独一无二的上帝之外的对所有其他神祇的信仰和认可,而且也排除了承认其他神祇的行动、忠诚和侍奉。一个人只能让自己变成一个主人的仆从。如果按照爱和意志力的要求将其全部的存在奉献给另一个存在,那么这种存在只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可能有另一个上帝。在上帝独一无二的存在之外不可能有另外的存在。因此,只可能有一种对上帝的独一无二的崇拜,对上帝的独一无二的爱。一神教完全不能容忍多神教。偶像崇拜必须根除,这是真正的一神教,即爱上帝的一神教、以爱为基础的信仰的前提。


[2]

偶像制造者和崇拜者的羞愧一再被看作是一个目标、一种测试。引文末尾一句相当重要:他们终将会意识到“我右手中岂不是有虚谎么?”意识到偶像崇拜中的谎言和自我欺骗才是要点所在。在强调同一块木头被应用于不同的目的,如取暖、烧烤以及雕刻偶像的时候,幽默确实是很好的道德目标。在这一物证面前,艺术所有的手段及其魔力都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不过是既能雕刻上帝的形象又能烧烤食物的同一块木头而已。如此一来,偶像由以产生的原材料决定了其最终的形式。既然上帝的影子被断定为空虚无益,那些有意制造偶像、崇拜偶像的人无非是些生活在影子之中的可怜虫。


[3]

同情也不能被看作并标识为社会性的感情而只能被看作是意识中的一个含混不清的要素,没有任何确定的标准,也没有任何精神性的指导原则。当别人打哈欠时,我的同情使我也有同样打哈欠的想法。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式的活动,因此,可以确定地说,动物也可以准确无误地表现出同情。无论如何,人类的条件反射活动或许在其内部隐藏着某个条件反射的机制。尽管对此仍然一无所知,但事实是同情被肤浅地认定为一种纯粹的身体机能。无论在那里,只要社会观念仍未变成基本的问题,那么同情就不可能得到尊重。


[4]

这一点才是真正重要的,即同情必须去除作为纯粹反应的被动性,必须被看作是一个出自其本身的完全而充分的行动。道德、纯粹意志都受到感情因素的影响。因此,感情必须变成纯粹的,必须从肉体的双重性和含混性中摆脱出来。纯粹的行为从来不仅仅是反应,如果后者代表的仅仅是某个被决定的过程的话。但是,反应作为互动的结果是朝向某个目标的。这个目标就是集体,在其中产生了同胞。“我”所引起的这种反作用是互动的一个结果,是由同情产生的。同情证明自身是纯粹意志的一个要素,道德意识的一个杠杆。它是道德宇宙中最基本的力量,它把同胞解放。同情掌握着通往同胞的钥匙。


[5]

救赎就是从罪中解放出来。在痛苦中,罪变得越来越少。因此,救赎同样也是从痛苦中解放出来。在宗教性的存在中,只要它们仍然是由道德的指导性原则规范并发展起来的,那么所有的东西都只在上升和转变的那一刻具有有效性。没有任何固定不变的存在,或者说所有的东西都处于转变之中。因此,从痛苦中的解放同样也不过是一系列时刻中的一个,痛苦必定会再次变成人的自律的他律手段。

此外,从痛苦中解放出来的喜悦只在某一刻存在,这个时刻就是救赎。自我将自身建立于其上的地方并且是建造了自己的避难所的地方也是这样的一个时刻。自我给予的保护只是在这一刻。自我只有在这一刻才有稳定性。只有在这个时刻,自我才能要求并实现救赎。


[6]

在一神教中,痛苦仅仅是通往救赎的一根链条。它不可能完成救赎。痛苦不可能代表着人类的理想形象,就像它本身并非是神圣的一样。它只是通往救赎的一个预备性步骤,通过它才能走向人性的完善,达到与独一无二的上帝的完美概念的协调一致。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理性宗教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0913/763616.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