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摘抄《逐盐》

摘抄《逐盐》

2021-09-14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杨沉啊杨沉,让我又恨又爱又惋惜的杨沉啊。


正文——

我忽然记起一件事,我以为自己忘光了。高中毕业的晚上,我喝了太多酒,醉得一塌糊涂。杨沉背着我往前走,一步一步,摇摇晃晃中有一种安心,好像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

他对我说:许俊彦,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笑起来,把脸贴在他的脊背上。我们像一对最普通的情侣,一个人提出蛮横无理的要求,等另一个人的烂俗情话。于是我大声说,我要月亮。

他抱怨:亏你想得出,这么远的东西,我够不到。

作为一个醉鬼,我的思路天马行空,像模像样地指点:你可以跑起来,等你追上月亮,就把它摘下来给我。

杨沉闷笑两声,问:我一个人去,又不认识路,万一丢了怎么办?

你这厉害的人也会迷路?

当然会。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所以你千万不能走,如果我回来找不到人,会被气死的。

我趴在他背上,被打伤的那只眼睛模糊地看着天空,泪水顺着眼角洇过皮肤。因为手环着他的脖子,我没法松开,只好在他的衬衫上蹭掉泪水。杨沉语带嫌弃,手仍然紧紧地捞着我腿弯:许俊彦,你干什么呢?再乱动我就把你丢下去。

我笑得很大声,因为喝醉了,所以格外放肆,不管路人的看法。笑完后我抱紧他的脖颈,很得意地说:我抱住了,你甩不掉。

杨沉说:不是甩不掉,是喜欢你,不舍得。

他把我放下来,我歪歪扭扭地站不稳,直往地面倒。于是他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捧起我的脸,和我在路灯下接吻。唇贴着唇,很学生气的方式,像初恋该有的样子。

夜风从耳畔刮过,穿过我们交融的吐息,一直去到很远的地方。

亲完后我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他笑,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望着他的脸,年轻,俊美到一定程度已近乎锋利。他理直气壮地说话,从不询问原因,好像整个世界都要为这份横冲直撞的喜欢让步,理所应当,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在心里想,我不应该爱他的,我们太不一样了。

我的人生里有太多问题,太多为什么,可我没有得到选择的权力,只能被推着前行。我彻底失去向世界提问的勇气,因为没有答案,有些事注定不能像解开物理题一样,抽丝剥茧,一条条公式捋下去,得到一个完美的数字。我面对的问号是实心的,它永远不能解决,像个悬在头顶的巨大绞刑架,每天我睁开眼睛,都像将脖子伸进绳套。

我无法对杨沉说爱,爱会让我更可悲,比在厕所的狭窄隔间里因为口交做不好而挨耳光更卑微。我只能对他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他对我笑,敞亮而无畏。

那一刻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值。哪怕容忍他的坏脾气,承受他的暴怒和刻薄,一次又一次被伤害,摔在地上直至粉身碎骨,也觉得划算。我知道不该爱他,可是我舍不得,我亲了亲他的嘴唇,尽可能多说一次:杨沉,我喜欢你。

/

所有情绪都被冷却,成为一种长久的沉默。

我说话的声音很轻:“趁没真正和陆长柏对上,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没有你,我还有陆惊帆,反正这件事我会继续做,你不可能阻止。”

杨沉和我对视,我只是笑,笑着看他打开丝绒盒,两枚银色戒指安静躺在其中,其中一个内圈刻着我名字的花体缩写。他取出那枚,握住我颤抖的手,让我将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男戒款式内敛,却足够美丽。

低头的瞬间他只露出脸庞轮廓,看起来与十七八岁时没有区别。

“我不会退出,就算你不信任我,被你利用,我心甘情愿。没办法,谁让我这么多年都喜欢你,不舍得你被人欺负。虽然我骂你蠢得没救,但我大概也变得差不多。”

杨沉望向我,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戒指闪耀的光投进那双漂亮眼睛里,看起来仿佛在流泪。他伸手捧住我的脸,贴着我的唇,和我接吻。

“你给我戴上戒指了。”他说,“许俊彦,我是你的。”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摘抄《逐盐》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0914/765157.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