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关于电影

关于电影

2021-11-23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书名:关于电影

作者:让.科克托

[1]

对《诗人之血》曾经有过上千种阐释。直到最近,年轻的一代还从中看到了基督的激情。我有什么办法呢?这些年轻人像我们试图解释自然一样来解释这部电影。这首图像诗歌是在半睡半醒之中作成的。我只不过是想切合令我感动的主题,想尽可能不让自己介入进虚构的纪录片的展开。影片里从来都不存在着象征。这就允许人们去象征化。我是一个高级木器匠人。我做一张桌子,由你们来让它转起来,让它发言。


[2]

诗人是一个谜。他不出谜语。他讲述他所居住的世界,一个游人不知道怎么去、因而不能把油腻的纸扔得到处都是的纯洁的世界。

观众有着自己的诗人。我的影片面向他们。他们猜想我们的世界存在着,于是他们收集着资料。西藏在我们心里,在我们周围。它是我们的出生,我们的睡眠,我们的年轻,我们的爱,我们的血。对不舒适的无耻的害怕让它忍受着我们所处的没有变形的世界。


[3]

我唯一的聪明,就是明白我并不聪明,尽管别人说我是聪明的。我的智慧是闪电式的、点式的、一跳一跳的,于是智慧协调着闪电和点,直到产生光线,形状在光线里有了某种立体感。我缺乏光线,只依靠这骤然指出物体突兀位置的瞬间的闪光。正是这样,我对那些掌握着某种方法、而且想把物体握在手里、而不是快速地看它们一眼的人来说,显得可疑而无法理解。


[4]

我用《诗人之血》来尝试拍摄诗歌,就像威廉逊兄弟拍摄海底。也就是说,把他们放入深海的那口钟放进我心里,放进我自身的黑暗。是为了袭击诗意状态。很多人以为诗意状态不存在,这是一种故意的兴奋。然后,哪怕那些以为自己离诗意状态最遥远的人也经历过这种状态。他们记得一次宏大的葬礼,记得一次极度的疲劳。他们坐在火炉前,他们打着瞌睡,但是又不合,也不是形象、回忆的联合,而是一些交媾的魔鬼的联合,一些走进光线的秘密的联合,是整个可怕的、模糊的、神秘的世界。这个世界能够让你们想到噩梦,诗人们就是在这样的噩梦里,过着他们十分感人、十分艰难的生活,观众们通常错误地以为这是一种特殊的飘飘然。


[5]

包厢里的观众也鼓掌,但不是像人们以为的那样,为死去的孩子鼓掌。包厢里的观众鼓掌的时候,孩子已经被天使带走了,他们是为自杀的诗人鼓掌。诗人们为了活下去,必须常常死去,不仅要耗费这心脏的红色血液,而且要耗费他们心灵的白色血液。诗人洒下的这白色血液使人们能够沿着痕迹跟着他们。只有付出了这样的代价才能得到掌声。为了得到一点儿赞成,他们必须付出一切。


[6]

一个诗人极少是现实的。当从创作的睡眠中醒来后的诗人说话时,就像是巴黎医院里当通灵人的老女人用醒着的状态跟你们说话。诗人的作品憎恨他,并吞噬他。在世界上,没有位置同时给诗人和他的作品。作品利用诗人,诗人只有死后才能利用作品。况且,大众更喜欢死去的诗人,他们这样做是对的。一个没有死的诗人是过时的。



相关阅读:

关于电影

版权申明:本文 关于电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11123/843183.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