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疯人说

疯人说

2022-01-18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1.齐素:“小刘,你还没明白吗,关键不是个体疾病的治愈,精神癌症的关键,不在脑子里,而在于关系,你今天治好了他的脑子,你一把他放回社会里,关系的癌症,就会再将他破碎掉,这个世界需要的是关系的干细胞,我们放错重点了。”“你能切断他的病,但切不了源,你给他植入干细胞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这个世界毁灭干细胞的速度,他总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目光,健康的人都能被目光所燃烧致病,何况一个经历过深渊的人,你治好了他,满足了你的施展欲,可他再度被目光和关系撕裂时,你能为他的绝望负担什么?”

2.警方将鉴定结果公布,舆论再一次炸了,铺天盖地的愤怒袭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都高,一个连环杀人犯的儿子,拥有了“得天独厚”的快乐中枢,这合理吗?凭什么?

如果说前期人们的不依不饶是出于案子还算情有可原,甚至带着点玩闹性,那这一次的愤怒,性质彻底变了,愤怒是真实的,甚至是过盛的,不止出于对受害者的同情和怜悯,还踩到了人们自己的痛点。

 这样的鉴定结果在申明一件事,谢必的快乐是真实的,科学的,甚至是道德的,不属于人们可以划归到的变态和异类中,不属于人们可以唾弃踩低的那一类,他不止快乐,他还积极地学习,成绩拔尖,甚至一只脚踏入了H大,在那样糜烂恐怖的养父母家庭里,在周围满是肮脏,谁都要把他拖下去的氛围里,也活得满身建树,他凭什么? 他越努力越励志越“阳光”,激起的不是众人的同情和钦佩,而是愤怒,不可遏制的愤怒,他凭什么? 他身上没有阴影,没有背着十字架,没有任何当年的伤痛,他就像个饱满干燥的沙滩,本该留在他身上的脚印都吹没了,即使是精神再健康的人,也不会有这种能力,这种能力甚至是罪恶的,越快乐越罪恶,他把世人的痛苦置于何地,把曾经的受害者置于何地? 

人们的怨气,甚至出于对精神的本质拷问,因为他是缺陷者,一个“患者”,就可以得天独厚成这样吗?那么努力活着的,克服阴影的正常人,是否都成了笑话,“周茂”们成了笑话。 

人心在这一刻,小得可怜。

3.“我可以接受他活着,但我不能接受他快乐。”

4.人们的愤怒或许也应证了谢必被同学讨厌的原因,在知道内情的同学看来,最不该快乐,最可能堕落的一个人,却在他们眼里活得如此愉快而有建树,这超出了他们的理解,他们不信这世上可以有这样的人,或者说,他们不允许世上有这样的人。

5.他们可以放过一个有病的杀人犯之子,但不能放过一个快乐的罪人。

6.他死后,人们说,跟他父亲一样,他是畏罪自杀的,六年前的校园自杀案肯定也是他做的,很快,事情烟消云散了,目击者们似乎因为背上了一条命,害怕了,草草说了过程,言辞含糊不清,这件事的结束就和它的兴起一样快而荒诞,人们舒坦了,他们达成了内心的正义和平衡。

7.什么都没发生,这个世界,只是少了一个快乐的人而已。”

8.我沉默了良久,问刘医生:“这件事现在怎么样了?” 刘医生荒唐一笑:“过去这么久了,那些人,早都忘了。” 狂欢过后,谁也不记得谢必,人们马不停蹄地扑进了下一场狂欢。

9.我沉默了更久:“我不确定,但,谢必,是一个最典型的证明,精神治疗是无效的,无意义的证明。” 刘医生皱眉:“什么意思?” 我深吸口气:“哪怕我们将患者治疗到和常人无异了,他的心智和抗压力最多也就是常人的水平,面对旁人的眼光,面对曾是患者的身份,面对关系的压迫和畸形,依然会产生和常人一样的应激反应,甚至是远超的,我们都知道让患者恢复到正常水平这已经是不可能的,而任何应激反应又都会促进精神病的复发,现在出现了一个最优解——谢必,一个常人中的超人,他的精神状态和心智是得天独厚的,他是最不会被旁人的眼光,被世俗的理解所压抑的人,他随时随地都能快乐,都能转换情绪,他是最能把自己从关系中解放出来的人,老天让他拥有了尽管特殊却能在人群中生活的能力,结果呢?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人,也活不下去,齐素是在怨恨吗?不是,他是在对自己绝望,对这个世界绝望,对精神病这种关系类的疾病绝望,无论如何只要出院,患者就得回到人群中去,回到那个连谢必都扛不住的人群中去。”

10.为什么他朝我走来了,他本来就准备去死了,路上看到一个蠢货在招揽痛苦,他想了下,那就在我这留下点东西,我就是他在这世上的一封遗书。 他把我拖入了黑暗,却说自己快乐。 我几乎快疯了,我无法理解他那所谓的快乐,那日的咨询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局限,什么共情力强大,什么对咨询有天赋,都是屁,这个世界上存在这样我根本无法理解,手足无措的人,他的快乐我不懂,痛苦我也不懂,他给我劈开了地狱的大门,却把我孤零零地丢在门前,自己走进去了,让我无尽地对着这扇门的缝隙,重复他的背影,幻想门后的世界,他只是在生命的尽头于我这里停顿了片刻,却让我的世界从此难有阳光。

11.他平静地面对了死亡。不是他挨不住被眼光来回鞭挞的痛苦,他只是做了一件众望所归的事,那就是,抹杀自己的存在,给世道行个方便,他连纵身一跃的那一刻,或许都是快乐的,他没有瞻前顾后的能力,他每时每刻,都活在当下,死的那一刻,和以往见到蝴蝶的每一刻,都一样。

12.齐素张开双臂:“包括这里,这家医院,这无数的窗口,它们都好像是我冥冥中精心包装的礼物,盛大地迎接你来到这,见到我,可我什么都没对你做,你是被什么吸引来了?穆戈,你相信命运的手吗,它的拇指轻轻碰到你时,小指已经候在你脚下了。”

 我沉默了许久,舒了口气:“也许你是对的,我确实会一直投情你。” 他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我继续道:“但我投情这里的每个人,他们都代表了我无法舒展的疯狂,你不是唯一,也没什么特别的,齐素。” 

他眯起了眼。 我:“命运说是最俗气最没意义的说法,我不喜欢,你也不喜欢,甚至是贬斥的,我们贬斥一切投机取巧理所当然的归因,这是骗那些信仰匮乏的懒人的,你用这套说辞对付我,也太敷衍了,师傅,我看起来这么好骗吗?” 齐素笑着,表情看不出悲喜。 

我:“别再说我有多特殊,别再高扬命运论,选中论,你只是身为患者在这家医院无能为力,陷入泥潭时,身边回光返照般地出现了一根勉强能用的枝桠,它是扁是黄,是粗是细,耐不耐抓,都不重要,关键是你只能抓住它,这里只有我这么好骗,我几斤几两自己有数,你也一样,你不过是在贬黜了这糟糕透顶的世界后,在你的最高价值失去价值后,把自己踢向了命运论,超人论,我们都不特殊,你远比我清楚,我们极度渺小,命运的手?它既不会碰到我们,也不会绕过我们,它看不见我们,我们也不过是那普通的寻常的窗口里,各自千奇百怪中的一个而已。”

13.他垂下了眼帘,似乎卸下了什么:“如果决定了,就不要露出破绽,真正勇敢的人,不会大声报告勇敢。”

14.“有时候,我们会把精神病称为固执病,患者们都固执在自己光怪陆离的世界,不肯与旁人为伍,无法与大众相似,他们固执地折磨着自己。” “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固执,最不可能患病的人,就是他,然而人们,把一个最不可能患病的人,逼死了。”

15.刘医生:“要清空他应该很难吧。” 我摇摇头:“我清空阴影,不是要赶走他,而是为了给他腾地方,把他永远放在心里,烙在上面,一直记着,有些痛苦没必要遗忘,何况他带给我的远超痛苦,我要把他原原本本地留着,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的深渊,他的仁爱,我都要,人不必非得轻松地活着,也能自由。”

                        ————《疯人说》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疯人说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juben/20220118/843479.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