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去他妈的世界名著

去他妈的世界名著

2018-03-12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所谓世界名著,即都希望看过,却都不愿去翻的废话本子。看完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几大叠,望着就头晕!

      读初高中时,每逢考试文学知识,老用一堆什么«复活»,«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巴黎圣母院»,«飘»的填空来为难咱们。这些又臭又长的洋垃圾,打死我也不信,出题目的老师都看过。

     别的不讲,那又怪又拗口的人名,读起来真让人犯迷糊!什么"哟呵黑你死多夫,拗死特啰嗦司机,鸡多山伯爵"。这还不算,有些名字还特长,中间不加几逗号,念它这囗气就憋不过来,啥玩意!

      问题是,老师还出的特来劲,期期考卷都有!好像他妈的不出几道,别人就怀疑他们没读过这些洋书,遭人小瞧。

      我那小编缉出身,一小截刮屁股的旧报纸都可以猫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看半天的姐姐毅力超群,硬是基本把它们本本啃完,也没见其对生活工作和社交有啥多大帮助。只是多了几份莫名的傲气,瞅谁都觉得没文化!

     也是,能把这几大筐无聊文章看完,应该是算有文化的了,但人也傻了不少!

     那时,教语文的老妈从学校图书馆借了几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人间»,«我的大学»,«童年»,把我一个好好的暑假给毁了!

     还得写心得!

     真是«悲惨世界»呀!

     到现在,能记得的就那个美丽的冬妮娅。

     老妈在课堂讲的«海燕之歌»,倒是激情澎湃。把一支小鸟整成了无惧狂风巨浪,黑暗雷电,勇敢迎接暴风雨考验的矫健革命斗士。

      后来有了点文化的我知道了,在海上,狂风掀巨浪,巨浪湧鱼虾,是海鸟觅食的最好环境和时机。

     鸟为食亡!风雨巨浪雷电算个屁!有鱼有虾就行,革命情操关它鸟事!


  矫柔造作的世界名著实在令人厌烦。拗口的名字,复杂的穿着,虚伪的礼仪,混乱的关系,酸不垃圾,装腔作势的对白,让人一头雾水,难辨事理,厌恶之致。

      还是中国历史名著好些!历史悠久确是优势,加上中国文人玩文字游戏之炉火纯青,非常吸引年轻人。那些什么陛下,公爵,将军,公主,离我们太远,也太洋!

     图书馆里,«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炙手可热,老是空柜。尤其是«水浒传»,金莲偷情的那几章,书页都翻烂了。男生们个个都梦想金莲的小木棍砸自己头上,打傻了也在所不惜!

      西门庆是高富帅,武松是傻瓜蛋。小潘则是"汉堡包公司"老板娘,首富小蜜,公安局长他嫂,时装设计师(曾帮连锁茶馆女董事长王婆设计定制生日礼服),绝色美女。哇!这么多头衔,范冰冰都比不上,难怪那骚样被男人喜欢了上千年。

     那些洋名著不但经常被老师拿来考核我们,也往往被美女拿来折腾男生。

     我们那个年代的中学生与现在没法比,谈个爱得偷着。牵个手都提心吊胆,还老怕怀孕。没微信,得靠写情书。大部内容就是扯«简爱»«复活»什么的,瞎显摆。电影都看不起,老往学校后面的小溪边,那又偏又静,好来势。

      老友文兄是这方面的行家,常带女同学光顾,哪黑往哪钻,羡煞旁人。而他却不知足,总喊冤叫屈:

     "常带美女去河边没错!这帮货老给你侃世界名著,这非我强项,急死你!"

     "好不容易我把话题拉到«水浒»,刚扯到潘金莲,那边来人了。"

     "到现在,手都没摸过!"

     真够冤的!

     "名著害死人勒!"

    后来我给他出主意:

   " 下回你直接上«红楼梦»,宝玉初试云雨情!"

     "要不就讲«聊斋»鬼故事,让她们直接往你怀里钻。"

     温文儒雅的赖皮(老友)讲起这事也浑身痔疮痛。

     他一初恋小美眉更恶心,每次约会抱一本«徐志摩诗集»,神经兮兮。

      "你«水浒»«红楼梦»我还可以讨论讨论。"

      "看过电视呀!"

      "什么轻轻的我走了轻轻我又来。"

      "啥玩意?说句话都这么周折,费劲,哪是人话!"

      其实,徐志摩就是靠这玩意泡妞,耍流氓的。高雅!玫瑰花都省了。

      那时小女孩特虚荣,好幻想,讲浪漫,学高雅,很迷恋徐志摩,李清照,陆游这帮古今流氓。

     当然,用这些玩意写情书,诉情趣也是特好的范。

      什么柔情似水,爱意绵绵。

      什么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悲悲催催,凄凄怯怯。

      商时风,唐时雨。

      小轩窗,正梳妆。

     随便一瞎掰,几大页,弯弯绕晕死你。随便一胡侃,几小时,卿卿我我腻死你。

     赖皮看起来斯文温和,待人谦逊热情,尤其是美女,哈巴狗似的。骨子里却傲气得很。

     "我特烦这些诗呀!词呀!散文呀!"

     "一听就起鸡皮肉,犯酸!"

    也真是,谈个爱,调个情,搞这么复杂和虚伪。美女们幻想自己是公主,夫人,小姐和名媛就算了。还非把咱臭男人整成伯爵,将军,侠士和诗人来配合。弄得跟演话剧似的,烦不烦呀?想揩把油,占个便宜的心都凉了。

     还是中国名著里的手段,方式靠谱和接地气,尤其是«水浒传»。

     李逵的:

      "操!俺想你!如果你跟宋大哥有一腿,俺斧头也想你!"

    多直爽明了!有文化没文化的都能说,都能懂,跟看没看世界名著无关。

    要腻味点,煽情点就西门庆的:

    "小乖乖,心肝宝贝,想死你大爷了!"

     激情,炽烈!接着就可以下手揩油了,这才是重点,此刻的时间多金贵呀!

     不行就用«聊斋»,讲鬼讲怪讲狐狸精。在墨旮搭黑的夜晚,寂静偏僻的河边很受用,美女一般都吓得主动往你怀里钻。这让我特崇拜蒲松龄老爷子,老家伙有经验呀!

      广弟(老同学)分配到老家一高中教体育。该校地处偏僻小镇,实在无聊,尤其夜晚。

      只闻蛙鸣声,难见行人影。

      于寂寞难耐之夜,约同校一中文女老师。同是孤独冷落人呀, 隐匿于树丛之中,徜徉在呢喃之间。相互慰藉,"调研"!

        臭小子动歪脑经,也想给她讲«聊斋»,鬼故事还未上场,美女就钻他怀里了。提前了点,出乎意料!

       也是,你教体育的在教中文的面前买弄啥中国名著呢!

      后来,中文美女老师成了他老婆!晚上被窝里完事后,无聊就教这小子世界名著,然后玄乎乎的啰嗦来祸害我们。

      «红楼梦»写于满清,曹雪芹这个官宦之子未免粘染所谓贵族之虚荣伪善之气。整一贾宝玉与林妹妹骂个情,打个俏,都呤诗作对,画图猜谜。弄得妹妹成天醋意十足,小性子频发,最后抑郁而亡。风流帅气的国民公子一一宝玉,也就只能梦淫秦可卿,意欲林黛玉了。

      枉为贵公子,愧对美痴情。

       可惜了!何必呢!

   


  要不现在总咋说"土"的,"民间"的都是好的!

     有一民间土名著,都手抄本,少男少女们传抄得起风。作业不愿做,抄这玩意一笔记本觉都不睡,精神抖擞。还一丝不苟,字端行正(现在钢笔字写的好的,都是抄这些东东练出来的)。讲起故事情节来眉飞色舞,顾盼神飞。

      那就«少女之心»!

      一风靡青年男女间的神秘奇书,写漂亮表妹讲叙与帅气表哥,从互相爱恋到偷吃禁果的诱人情景。

     «少女之心»我没看过,有此手抄本者皆宝贝似的不轻易出示。但听过几次讲叙,最精彩,最引人入胜的算绣毛虫(老同学)的"廖版"(毛虫姓廖)。

    绣毛虫在我们同学中可是传奇人物。给我最深的第一印象还是小学时,一天中午路过他家门囗,小小个的他爬在一若大八仙桌上挟菜,还半天夹不上,嘴巴上粘满饭粒,鼻涕兮兮!

    另一次是与一兄弟早晨去他家邀其一起上学,他赖床上被窝里半天不肯出来。其实他是画"地图"了,裤子还没"捂干",在害羞呢!

    我们还死命掀他被子来着。

     这经历我们都有过,没啥不好意思的。何况都是毛头小孩,吃的又是罗卜白菜,没什么肉腥,憋出的尿也没啥骚腻味,套上外裤走两圈就散了。

    难怪北方人动不动"不尿你"!就打这来的。

     作为孩子头,他常指挥赖皮等一帮跟屁虫满街捡烟屁股,以解其幼小年纪时产生的烟瘾。

      还有任务指标呢!

      自家的水从不挑,却带着这伙小混混常去帮心仪的美女阿芳家挑。还帮着做蜂窝煤来着,惹得美女父亲老夸他们是活雷锋。

    芳父老琢磨:"我也不是孤寡老人呀?"

     烈日下,兄弟们挥汗如雨,毛虫自已却躲在树荫下一边抽着捡来的烟屁股,一边看名著。

    什么人呢?

    中学年代的绣毛虫可是长寿街"文艺青年",博览群书,出口成章,极擅长演讲叙述。看«少女之心»这不入流奇书,纯属性趣爱好,当然,也说明它确实精彩。

     文艺青年也是人哪!

     某日周末,不上课。文兄,赖皮,我等几臭味相投兄弟,挤坐于绣毛虫书房兼卧室,听其演说"表哥表妹"的那些事儿。

      绣毛虫的演译极其到位。那神情,那眼色,那节奏,那动作,那有意无意的添油加醋。一扬顿挫,时轻时重,有快有慢,亦演亦叙,情景相融。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都能背了!

      那时不是流行刘兰芳演播的«岳飞传»吗?这就是活脱脱的毛虫版评书«少女之心»。

      情窦初开的我们沉浸在艳情场景之中,心跳按不住,灵魂己出窍。

       谁都瞧不上的文兄此时圆瞠着那双充血的"杀豹眼",眨都不眨,也不怕大眼珠子掉下来。拳头抓得"吱吱"作响,在憋着啥劲儿!

     我赶紧悄俏坐远点,怕他一时失控白挨揍。

     一个下午,厕所都不上,屁股都死血了。不过那时年轻,肾功能和活血功能不错。硬是逼着毛虫把它讲完,课都不给下一会儿,毛虫都软瘫了。

     听完后,大伙默默无语。休息良久,才从故事里拔出来,让某重要器官稍作放松,方敢走出廖家。出门还得低头佝腰,尽力掩盖。

      雄性十足的文兄内分泌亢奋还在延时,脸胀得红苹果似的,眼睛因圆睁过久而充满血红,好像这时谁都不能惹他。柯尔蒙的四溢,让其憋屈得难以忍受,也没地泄放,赶紧回到寝室,钻进纹帐,"回放"着刚刚表哥来表妹去的痴情,缠绵,柔情,急迫与疯狂,生怕"断片"。同时抱着那支纠纠"新枪",躲在闷热的被窝里,对着幻影放"空枪",怪可怜的!

      最后,弄得裤裆里打了个蛋似的。

     第二天,凡见美女,一个个风情万种,柔情似水,就差动手动脚。

    以为自己就是帅表哥嘞!

     被这俩兄妹害的......!

     这小说描写得确实太棒了,细腻,真实,动情,撩人心弦。要是把它纳入中学语文课本,(至少一课外必读),就好了。加上生动的"廖式"演译,肯定比别扭混沌的啥«泼留昔金»,抝口难懂的鲁迅杂文受欢迎。准保学生们聚睛会神,一点即通。

      几节课下来,连带«生理卫生»一起上了。老师教的畅快!有效!轻松!学生学的用心!舒心!开心!还让少女少男们红光溢脸,有益于排毒。男女友爱,有益于团结。互看的眼神都不对,蜜意长流了,有益发育成熟!

      下课前,每人发一纸巾,给他事后擦擦。不是用来擦眼泪的哟!«少女之心»又不是悲剧。用来擦啥?擦不擦?他们看着办,都老大不小了!

      哟!好像老外也有一本类似的名著一一«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不过没有«少女之心»韵神,有味。可能是译者太虚伪,放不开,不够生活,不接地气!要么就是唬弄咱不懂外语,瞎译乱编。

   

   


 看看,不看世界名著的人,也有他的文学修养,炫耀资本,吹嘘范畴,生活乐趣。文学素质,艺术品味,不见得比那些开口名著,闭口大家的低。不捡那些洋落,我们生活得更自然,更真实!与美女交流也更自信,更轻车熟路!

      现在很多美女也讨厌什么名著情诗了,见面不是讲保养,就是聊衣着,吹品味。

      "哟!姐好久不见,你瘦多了!"

      夸得美女屁颠屁颠的!

      其实肥得象猪!

      "哇!这裙子好漂亮,范冰冰那款吖!得好几千!"

      其实就淘宝网买的,几十元打发。 

      马屁拍得虽然有点过火,有少少尴尬,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至少说明品味不错,跟上了明星。

      与买名著相比,美女尤其是特好"名包"。书房柜子里都不摆名著,改陈列名包了。若能送上一二,定会喜上眉梢,甚至粘上你!

      美女好"包",一讲品牌,二讲真皮。每有新款上市,欲求之而后快,彼此炫耀,眉飞色舞,喋喋不休。比聊名著兴奋多了,从不满足。

       难怪美女要"包养",男人还得对她们"包容"。

       重要的是,她们上万块的包包,情愿装瓶瓶罐罐,也不会装名著诗集。

      与八十年代不同,如今就是送美女们几本名著,让其读读,太难了!她们宁愿花点精气神养条哈巴狗,宝贝儿子叫起来特美,早晨晚上牵着溜溜特爽!

      要不怎样叫"狗娘养的"!

      而喜摆谱 好面子的酸男人也没闲心理那些所谓名著的烂字篓子,流行的是拚茶比酒了。什么龙井君山银针,老班章野生老树。越贵越提气,是否真的不管,喝不死就行。反正都是不懂装懂,拼的就是那股气。

      中国白酒流行酱香的,酱味够不够,香气醇不醇不理,茅台镇的就行!喝多了,杯杯都是国酒。

      红酒就复杂了!一把烂葡萄渣泡在发烂的馊葡萄汁里发臭,硬是被欧洲人忽悠成酒中的"世界名著"。还特矫情,穷讲究,摆格调!

     那是文兄成为文总后的事了。

     当老总后,见世面多了,虚荣了!不知是为了谈业务交流的需要,还是泡妞的经验教训。文兄恶补了不少世界名著,吹起来头头是道,俨然是一个上世纪的欧洲名流,至少也是一名流跟班。也不知是哪本烂书,让他学了不少红酒的酸规矩。

    某次来我工作之地柳卅开药品推介会,作为东道主,我自然要招待老总。跟他铁杆,就不假套,整两瓶红酒,主要这玩意便宜。

     一上桌,这孙子给我整一大堆道理,什么这酒产哪里?用赤啥珠葡萄?哪年生产?(瓶上不都印有吗?)啥色儿?(好像我色盲似的)什么单宁?什么木桶?然后摇杯挂壁,玄虚半天。

      "可以喝了吗?"

     " 再醒醒!再醒醒!"

      呵!弄半天,合着我那酒一直在睡觉。这前"大户人家子弟"呆了几天大上海就洋人似的呼悠俺们乡下银。

    不带这样玩吧?

    不就喝杯馊葡萄汁吗,弄得像个啥仪式似的,不累吗?

     "要画十字,叫圣母圣啥保佑吗?"

     "那不用!"

      "先闻闻!闻闻!"

     然后抿小口含嘴里一阵吸嗖,漱口似的。

     "用你的味蕾,舌尖去品味!"

     眯着眼,深呼吸,啧啧作响,那陶醉样,享受极了,跟吸毒似的.......!

    好像是很高雅,我也跟着学学。

     操!比喝中药还难受!

     "欧洲贵族都这样!"

     欧洲白鬼子玩他,他玩咱!

     饭后,酒不醉也被他侃晕了!

     "名著里真有这些吗?哪本?借来看看。"

     他神秘一笑,特瞧不起似的!光顾吸吮着杯里血红的残液。

     说下次我带瓶法国啥波多地区顶级酒庄的红酒给我见识见识,品味品味!

      二十年过去了,还没见到。

     我傻冒!在后来的客户与朋友面前也跟着整这套。

     "名著里贵族都这样!"

     这样显得看过不少名著,特有文化,也特贵族,见过世面!

      都是名著惹的祸!




  那啥«战争与和平»里面的交谊舞,就是男女穿着古怪服装在大厅里搂着转圈圈。«天鹅湖»里所谓芭蕾(还特经典),则是穿着坦胸露乳的小背心,踮着脚转圈圈。都是转圈圈,也不怕晕!还踮来摔去的,别提多恶心!

      更恶心的是,现在好多傻冒讲解起来都特么专家似的!其实自己也不太懂,骨子里也不喜欢。

       要是你不喜欢,他跟你急!说你不懂高雅,俗气,土鳖!

      土就土,我才不愿意看你那假模假样,冠冕堂皇!

      腰是死命捆细的,胸是锦袋挤大的,脸是啥粉刷滑的,个子是鞋跟垫高的。

     还是俗气的广场舞着调。没有名著里宫廷的豪华与奢靡,但有宽阔的视野与自由的氛围。会跳与不会的,跳的好与不好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无关身份 ,不讲贫富都可参与。

      随着欢快的节奏,在这宽敞广场上,出出汗,健健身,学学舞,会会友,开开心。运气好,老头老太还可以顺便找个老伴(名著也是美女找帅气军官或王子)。热门熟脸了,兴奋之余,摸一把腚,也不用担心骂你流氓。触一下胸,回应的定是莞尔一笑!

      大方随心,何乐而不为!

      广场的角落也不落空,老头老太在这,用蹩脚国语,变调的嗓音,不太平稳的气息,对唱着古老的山歌。

       高山溢流水,白云飘蓝天。

       鲜花映小草,阿哥牵阿妹。

       传递着暧昧与调情。

      无需名著里的钢琴与琴师,不用经典中的美声与朗诵。没人笑话,不在乎输赢,开心就好,参与为上。

     当然,以前好多交流得靠写信。为了显得有文化,有修养,里面总摆弄一些名著,情诗,这好理解。尤其是美女,你夸她熟读这么多名著,就像夸她美若天仙。表面好自然,一转身就照半小时镜子一样,心里特甜。

     好是好!得花精力,付代价!

    现在不同了,有微信了,都改发"段子"了。  段子幽默,直白,大众,不正经,所有显摆都搁里面。不象名著里戏剧式的表白,情诗里鬼叫似的舒情,一惊一怍的。

      要是弄一神经过敏者朗诵,非把我们整神经不可。

      瞧瞧!没有名著干扰的生活就是好!自在,快乐!不知啥为名著或忘却它们的群体就是无拘无束!中国人就得有中国样,中国的玩法。没有那些装模作样,去掉那些自以为是,远离那些虚荣伪善,扔出那些勾心斗角。对这些所谓的假高雅,伪经典,虚主流摔摔头,挥挥手,叱之以鼻。我们玩我们的,爱我所爱,喜我所喜!

     讲,唱,喊;

     嘻,怒,骂;

     随我心,顺我意!

     开心,快乐,和谐!

     玩的时候,鬼才正经!

      一天,我在城市广场看见一旧书特卖专摊,世界各地各时名著俱全,好便宜!论斤卖。

      世界名著论斤卖了哟!

       残留的顽固虚荣心促使我选了一大堆,给我那臭小子"陶冶"一下情操。

     傍边一戴着圈圈又圈圈厚眼镜的小男生在向他同样戴眼镜,在不断往电子秤上加码的妈妈抱怨:

      "想把我逼成"唐基柯德"呀!"

     听此言,我丢弃所选的一堆。

     老板不高兴了:

     "老总,都世界名著,选几本回去。看不进,放书柜摆摆也威风,那里不要老放名酒名茶,俗!"

      "有道理!来个十斤什么托尔斯泰和雨果!"

      辛辛苦苦提回家,那个重!刚到小区北门,碰见臭小子和他同学哥们。

     小子警惕地看着我提的那包书,他同学却怏不拉叽的。

     "咋拉!他不舒服?"我关心地问。

     "都读名著害的,神经兮兮了!"小东西有备而来,反应很快。

     "来!都名著!给几斤他过过瘾。剩下的给你上厕所时蹲马桶上看,省得闲得慌!"

    "老土!这年头蹲马桶上还有看书的,都手机了!"

     " 这么多旧货,刮屁股哪有纸巾软和?"

     "阿三!都给你了。"

      后来小子给我透露,阿三把书摆他父亲空荡荡的书柜上,说他爸讲究,肯定喜欢!恰逢美女老师家访,望着一墙的名著,夸得他小学文化的老爸都自以为是大文化人了,倍有面儿!好几天出门,A货LV包不放钞票,改放名著,感觉比以前高雅。

      一高兴,给了阿三五百元。拿来分,俩人都他妈二百五!

    慢点!有点晕,总结一下!

    我们年轻时男人炫耀名著,情诗,说穿了主要是为了把美女弄自己怀里。美女则是用来诱惑男人弄自已。

    这种骚办法如今的年轻人瞧不上了,吃力不讨好。他们的方法,路子,模式太多,大现代了。还盯着这旧玩意不放,就OUT了......。

    滚叽叭球托尔斯泰!去他妈的世界名著......!

   



                         

相关阅读:

3年A班大家都是人质观后感想

东京美女散步书评

看美女,请早起

一场关于青春的流浪

我们本来就不一样

所有冬的寒尽可消弥

《悲伤逆流成河》看完的一些感想

异地恋中,遥远的从来都不是距离而是心情

你走的每一步,都不会作废。

路在脚下,走就好了

版权申明:本文 去他妈的世界名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juben/83012.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