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醉酒

醉酒

2018-03-29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第一次醉酒,是因为好奇。北京红星二锅头,就像年节时亲朋好友送来的贺礼,总想把它拆散打开。看别人喝的津津有味,“滋滋”地扬抬吞抿,其快乐享受幸福的样子,我就也很想偿偿。

那已是许多年前的事。在一次众多人的聚餐时,我终于可以亲自体验了。于是用搪瓷缸浅浅的倒一次次的喝。不知道到底喝了有多少,大家还在吃得没散之时,我就腿软头晕站不住了。大概是有人把我扶回了宿舍。我躺在床上,轻飘飘的,又沉沉的。我想,我是喝醉了。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而万分委屈,又像是拥有了第一次的十分充满。居然哼哼唧唧地哭了。丢人现眼那!记忆中的第一次醉酒,就这样交给了简单,和单纯。如同中年回首起青葱岁月,又难忘又清晰又飘忽。

后来,自己醉的机会是越来越少,几近现在至没有。而见着别人醉酒的情形是渐渐多了起来。

在某天的饭局,确切的说,是同事聚会。十多二十几位男女,好不热闹。抽烟吃菜,酒过三巡。大家开始互相敬酒。到这时,就算你不善言辞,只要端起酒杯总有那么几句话可说。素日里一本正经的工作,酒桌上可谓尽兴放开。来的时候,男的一个个还衣冠楚楚,女的鲜衣靓丽。此时,有领歪带松,有桃面春风。时光过半,气氛到高潮。能者不免多饮些杯,到最后成了几位实力派和领导的主场。其余的男女一旁围观,添油加醋,一齐高喊:干了它,干了它!交杯酒,交杯酒!喊声飞出窗外,女人丝乱衣皱,男人粗声微汗,好似干仗一般。那天上温柔的星星见了也想任性放肆一回。借上洗手间,我倚门稍停定望,那杯盘交错人声鼎沸浮影晃动,感觉我在看一个故事中的某一个场景。

更有高大上者,酒足饭饱之后,余兴未减。便自有人组织节目。或打牌,或唱歌,或有再转场继续把杯。记得有一次,饭后领导说去卡拉OK,我等小虾米先去踩点暖场。几曲歌罢,主角登场。这是位戴眼镜有些谢顶大腹便便的成功人士。立马有人上前招呼迎座茶水香烟点心话筒。随后几位中层过来作陪。其中有两三位女神,长发及腰,长腿高鞋,以舞扭揺助兴。我坐于一角,空间有限。平常清纯斯文的女神,顿变成魅惑女郎。细腰肥臀,在我眼前晃动,让我有些窒息,让我感到恐慌,让我手足无措。再看那成功人士模样,眼镜不知何时垮掉了下来。我懦懦的坐在哪里,闻着满屋子酒精的味道。现在又有了脂粉的味道,还有烟味,汗味,混合在一起,甚至便有了一股臭味。后听说,主角没醉,倒是陪客醉得可以。

要说热烈,这自比不上酒吧。可惜我至今没有去过此等活色生香惊艳蓬勃之地。仅从视频他人口中或文里了解一二。若干个台子,拥挤的空间,灯红酒绿,靓男俊女,音乐,吵闹,掺杂揉搓。光怪陆离在空气中说着它的诱惑躁动。据说还有表演,诸如歌者,诸如舞者。歌是劲爆的歌,舞是撩人的舞。唯有看客如我心寂寞。舞场里谁不寂寞呢!那五颜六色的酒,那形色各异的瓶,听说很甜很亢奋,听说很刺激也很无聊。听说有国产的,也有外来的。大概鱼龙混杂,大家都想在这里寻找,寻找刺激与快乐,寻找开心与失落,寻找放松和落魄。寻找昨天忘记明天,然后带着昨天的忧伤踏进明天。然后,那些像是残兵溃卒醉者,叫了代驾,或钻进等候的出租车上。

种种场合,人遇上酒,不管你是男是女。便有着另一个自己。或哭或笑,或打或闹,或睡或倒。你可以似张飞舞大刀,你可以扮河东狮子吼。姿态万千不一。更有醉者,不知道回家的路,上不了自家的床。失了身,乱骂娘。或斜靠车里或躺在地上。或步履踉跄或凌波爬墙。有人说,酒能乱性,酒品见人品。有人说,咱不醉不归,今夜只想买醉。我想,实为酒不醉人人自醉,各各自晓个中滋味,伤了身体害了胃。

要说酒,我自知是如此浅薄,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可怜书生笑白发,无花无酒乱作文。在此移樽就教,以供大家消遣一笑,而实荣幸之至罢了。

相关阅读:

写给七年后的自己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高专业的水平万里挑一

爱的告白

读书笔记*《暗时间》

未来太有趣我想多看看

我想的是真静静

单身二十一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1)

他们,是生活里的微光

此生不待回头       ——《致初恋》

惟愿青春静好

版权申明:本文 醉酒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104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