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好与坏,为何你总是执着于一端?

好与坏,为何你总是执着于一端?

2018-04-11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个朋友曾信誓旦旦地说:我骨子里就是个好人,不会伤害任何人。

当时,看到微信对话框里跳出的这两行字,我不觉哑然失笑,回道:这世上就没有绝对的好人。

朋友大概觉得我太过悲观,不解地问:为什么你就那么觉得没有好人?我说:因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啊。

朋友愕然,一串省略号之后,弹出“灰色”两字。

是啊,大多数人都生活在非黑即白的世界里。小时候看电影,每当一个人物登台,便指着屏幕问:这是好人还是坏人?

长大了以后,这种两级分化的思维模式更是根植在大脑里:考高分是好的,不及格是坏的;上重点是好的,读三本是坏的;结婚是好的,不结婚是坏的……

有时候,我常常想:人是一个多么喜欢分类的物种啊!而且往往是将人、事、物简单地划分为两类,比如好与坏、我们与他们、善与恶。

可是,好与坏的标准从何而来呢?是天经地义的吗?是亘古不变的吗?

01

我的一个亲戚,长得削瘦斯文,也不善应酬。

一次,他在我家吃饭,聊起自己年轻时在农村的事:别人上山砍柴,都是两大捆直压得扁担弯下去,而他因为力气小,只能挑一小担柴,所以总是被笑话。

他因此也觉得自己没出息,直到后来进了城,开始做打印机维修工作,才发现自己虽干不了繁重的体力活,却能在维修方面发挥自己的天赋。

他虽不是一个善于应酬的人,但为人踏实、干活细致,一些客户反而更加信任他,多年来一直和他保持着合作关系。

如今,他已在杭州买了房、安了家,日子虽不是大富大贵,却也恬静怡然。

在传统的乡土社会,大多家庭迫切希望生个男孩子,除了传宗接代外,就是指着男孩那一身力气,能多干点儿农活,在地里刨挖出一家人的口粮。

但若是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背不能扛,生为一个男子,就会视为无用。

来到城市后,脱离了土地的束缚,体力的优势就骤然下降,原来的劣势却可能转化为竞争力,帮助他生存下来。

其实,我们所认为的好与坏,多是后天在家庭、学校、社会等各方面因素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慢慢习得并内化的。

而且,好与坏的标准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常会随着时间、环境、情景的变化而变化。这个规律不仅适用于人,大自然中的其他生物也是如此。

比如,最早的野生小麦,成熟后,会自然脱粒。这样,它的种子才能落入泥土,在新的一年获得萌芽的机会。但是小麦被人类驯化后,脱粒这个特质,就不再那么讨喜了。

因为人类可不想弯着腰四处捡脱落的麦子,费力又费时。于是,那些不脱粒的麦子就成了人类选择的对象,反而获得了更好的生长条件。

02

既然好与坏并无定论,为何我们依旧执着于此呢?

想象一个陌生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它样子很像马,长着白如雪的脑袋,火焰般红色的尾巴,身上还有老虎一般的花纹,叫声犹如人在唱歌……

此时,你会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开始快速搜索大脑里已存储的事物,进行对比识别。可要命的是,大脑认知系统竟然无法识别眼前这个奇怪的生物!一种不确定性便会瞬间笼罩心头:我没见过怎么办?会不会对我有危险?

如果你恰巧读过《山海经》,并依稀记得这么几句话——“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就会认得眼前的生物是上古神兽,名曰“鹿蜀”,将它的皮毛佩带在身上,还可以多子多孙。

这时候,危险信号解除,你估计高兴坏了,巴不得将这头神兽牵回家去。

其实,上面所说就是人长期进化而来的一种生存本能:归类机制。

鹿蜀因为同时拥有好几种动物的特征,这与我们的常识不符,所以刚开始会感到害怕。这也是东西方影视剧中,一些怪物总是三头六臂、不按常理出牌的原因。

当我们初次接触一个人,或是一种事物时,总会倾向于贴标签,并将之划分到某个类别中。

通过归类而提取事物共同的特点,是帮助我们节约认知资源的一种方式。毕竟每时每刻的信息如洪水般汹涌而来,若全盘接收,个个分析,怕是超人都会崩溃。

可以说,归类机制极大提高了人认识外界事物的效率,让我们生处危急关头时,迅速做出判断,但同时也忽略了事物的独特性、复杂性。

我们常说某人如何爱耍心机,如何不为人与善,好像他生来本性就是如此。但或许,相比于本性,一个人当时当地所处的情境,更能决定其行为。

那些曾经在二战中杀人不眨眼的纳粹党军人,在孩子、妻子面前,又何尝不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那些在耕地里争夺农作物营养的恶性杂草,在病人的床头、在文人的笔下,又何尝不是救人于危难,柔弱诗意的存在?

03

对此,心理学家武志红提出过一个观点:你既可以A,也可以-A。

比如,你既可以内向,也可以外向;你既可以积极,也可以消极;你既可以温柔,也可以强悍。

但是从小到大,我们总是在外在权威期待的影响下表现出A,即好我,而压抑-A,即坏我。

以前,我也笃定地认为自己要活成个好人的样子:温柔善良、谦逊恭让、得体大方……可最近一年,我却渐渐感到厌倦、疲惫,常常在面对一些人或事时,内心深处无端窜出一丝丝愤怒来,觉得胸口闷闷的。

每当这时候,总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怎么自私?这点事情就嫌麻烦?然后,便强行将那股愤怒情绪压抑下去。久而久之,它们在潜意识深处沉积,像是形成了一个火山,等待着时机喷涌而出。

如此,我便更不敢轻易碰触它,怕自己会被这愤怒的情绪淹没,但它们是按耐不住的,终在夜深人静时化作无数行清泪,一次次湿透了枕巾……

后来,当我学着去体会自己的感觉,才发现:悲伤只是表象,在这背后,藏着愤怒。因为我将它视为坏的,愤怒便要用一种剧烈的方式反扑过来,让我感知到这种情绪的存在。

而在愤怒情绪里,我似乎又窥见了自己一直以来对“坏我”的驱逐与压制——不要内向羞涩,不要自私自利,不要野蛮无礼……

如此,好我与坏我便成了对立面,中间横亘着一条鸿沟。年深日久,鸿沟越来越深,愈加难以跨越。

当自己竭尽全力去成就“好我”,所谓的“坏我”就失去了表达的空间,只能用一种充满破坏力的方式,比如抑郁症,席卷而来。

其实,A与-A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就如光明与黑暗,共生共长,不可分割。

一个人越是表现出某个方面的突出特征(A),那么意味着他心里藏着的另一面(-A)就越强烈。

一个内向的人,平时话虽不多,但若遇到信任的人,往往更容易坦露心扉;而一些外向活泼的人,他们虽然在各种社交场合如鱼得水,却很少与别人聊心里话。

无论A还是-A,都是我们身体中流动着的能量,并无好坏之分。善并不比恶更好,快乐也并不比悲伤更好,它们都是自我的一部分。

事实上,那些声称自己是绝对好人的人,因为意识不到“坏我”的存在,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幽怨之气,往往更容易伤害别人。

只不过,好人习惯于付出的模式,让被伤害的一方找不到发作的理由,只好选择忍耐。年深日久,就会感到压抑,想要逃离好人。

而我们的成长过程,就是要学着将自我锻造成一个坚韧又富有弹性的容器,这里既能安放好我,也能容纳坏我的存在。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好坏不分”了,就真正成熟了吧。


ROGOT_GRE

[TOC] Class I. Words Expressing Abstract Relations Section I. Existence 1. Being, in The Abstract existence 1 absolute a.绝对的,完全的; 无(条件...

蕾娜漢默
荆棘鸟1/10

书路——荆棘鸟 请帮忙点击上图,不影响您浏览 荆棘鸟 作者:考琳·麦卡洛 内容简介 这本书是一部澳大利亚的家世小说,以女主人公梅吉与神父拉尔夫的爱情纠葛为主线,描写了克利里一家三代人的故事,时间跨度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 年富力强的神父一心向往罗马教廷的权力,但他却爱上...

cissyfriends
天使33班20170827晨会感想

非常感谢班委和承办这次晨会的同学们,还有嘉宾天哥,感谢你们的付出,让我又学到了新的知识。 这应该是我第五次参加班级晨会,晨会的质量越来越高、流程也越来越完善。这得益于我们班组不断的总结和提升。如同丁宽宽所分享的“三分钟分享”一样。不断实践不断总结。前期的精心...

Aileen_4911

相关阅读:

好人有好报

写身边熟悉的人

我的人生

最让我敬佩的人小学作文500字

一个让我尊敬的人

我身边的好人好事

三年级作文我最熟悉的人

身边那些有特点的人作文500字

身边的小书虫作文300字

我的表弟作文400字

版权申明:本文 好与坏,为何你总是执着于一端?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114093.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