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麦田里的母亲

麦田里的母亲

2018-06-26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刚过午夜时分,母亲就走出了房门。
  山村的夜是静静的,一弯小船似的月亮在几颗星星的陪伴下还挂在天上。她走到屋檐的台阶前,转身又进屋拿起两条陈旧但还算干净的麻袋走到了停在院内的一辆架子车前。她把麻袋在车上铺好,才转身进屋去叫醒自己的那对还睡在梦乡中的儿女。
  眼下正是麦收时节,也就是被人们说的虎口夺粮的日子,家里种的十余亩小麦,如果不及时收回,辛苦了大半年的收成就算是打了水漂。十多亩麦子靠她一人的力量,那是不够的,让自己未成年的孩子来帮帮忙,这对母亲来说也实属无奈之举。
  她的一双儿女大的是男孩刚刚十一岁,年龄小的是个姑娘,今年刚满八岁。她们被母亲从睡梦中叫醒,边揉着眼睛边走出了房门。
  卧在墙角的一条大狗不知在这半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它跑到架子车前“汪!汪!”地叫个不停。她这一叫不要紧,周围邻居家所养的狗也陆陆续续地叫了起来,狗叫声,鸡鸣声,顿时打破了山村的寂静。
  母亲喝退了狂叫中的大狗,她让儿子女儿躺在铺好麻袋的架子车上。然后她拉起车出了用砖头块砌起的院门。
  村里的路是土路,高高低低起伏不平。没有路灯为她前行的路途照亮,她只能凭借着天上那轮弯月发出的微弱的月光,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她拉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走出了村子,向西三里以外属于自己的麦田走去。车轮压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架子车不时发出一阵阵“吱吱呀呀”的呻吟声。
  难道她是个拖带着一对儿女的单身女人?在这一年中的关键时刻,她的男人怎么不出头露面?
  其实她的确是个有夫之妇。她爱人的身体一直不太强,两年前为了翻盖家里那摇摇欲坠的两间小屋,不但用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还欠下了几千元的外债。过日子嘛!谁都有磨盘压手的时候,为了盖房子欠下些债这也属于正常,关键是怎么尽快的还清这些欠债。然后让自己家的日子尽快的好起来。
  两三个月以前,村子里一位常年在外打工的邻居见此情景,在外地给父亲找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工作还算轻松。父亲心里也明白在外打工,有的工种虽然工资高一些,但自己的身体也承受不住。所以他和母亲商量,就远走他乡打工去了。这一去就是两三个月有余了。
  麦收的时间到了,为了让父亲在外安心工作。母亲狠下心来决定,家里的一切由自己来承担。因为在这其中她有两个想法:一是丈夫的身体不是太好,收麦子是个既艰苦又要消耗大量体力的活儿,她不想让他回来受这个罪!二来丈夫刚刚找到工作就请假回家,怕引起他工作单位领导的反感。再有这来回的路费也是要花的,刚刚挣了俩钱,总不能都赞助了交通部吧!
  经过了一番挣扎,母亲终于把架子车拉到了自己家的麦田边上。她放下车把,顾不得喘口气,叫醒了睡在车上的儿女,抄镰刀就进了麦田。她要在这还算凉快的时刻,尽可能的多割下一些麦子,因为她知道一旦等到太阳出来以后,这活儿是越来越不好干了。
  在这个山村里,历来都是靠天吃饭的。因为地势高低不平,机井是派不上用场的,所以也没人在地里打井。以前遇上干旱之年,母亲不分昼夜从山坡下的小河沟里往坡上挑水浇田。因为山里就指望着家中的几亩薄地过日子呢!每到这时,母亲的肩膀总会呈现出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尤其是伤口经汗水一浸,疼痛钻心。但她没办法,因为盖房时欠下的几千元的债压在她身上,再苦再累也得想办法把压在身上的这种负担卸下来。
  今年老天爷总算开眼。十余亩麦子长势喜人,到了收割的季节,地里黄橙橙的一片,就凭这她有信心在麦收后把所欠的债务还清。
  想到这里母亲觉得生活又充满了希望。她一边叮嘱两个孩子割麦时要小心别划伤了手,一边头也不抬地挥舞着手中的镰刀。
  她心疼身边的一双儿女。如今房子虽然盖起来了,但家里人还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尤其是两个孩子,由于每天老师留的作业很多,兄妹二人天天挤在一张小桌子上写到很晚。母亲早就有所打算,今年收麦到还完了欠款,先给兄妹二人买一张大一些的写字台。
  东方终于慢慢的发白了,一轮红日渐渐的升起在地平线上。母亲直起身看了一眼身后一对儿女早已被他抛下了很远。她在定睛一看,发现几岁的女儿已倒在了地上。她心里一惊,赶忙返身向孩子们跑去。她扶起女儿焦急的喊了她几声,女儿慢慢的睁开了眼说了声“妈妈,我困!”
  母亲不由的流出了眼泪,她抱起女儿到地边的土路上。光秃秃的山坡连棵遮阴的树木都没有。她只好把车上的麻袋铺在架子车下边:“孩子你在这里睡一会,我和哥哥还得去干活,车上有馒头和白开水,一会饿了你自己去拿着吃!”
  这时母亲看到有几个壮汉手持镰刀走了过来,他们走到母母亲眼前问:“大姐用帮忙割麦子吗?一亩一百元割下后管送到家。”
  山里人管这些人叫做“麦客”,他们是专门在麦收之时靠给人割麦子挣些钱贴补家用的。此时的母亲多么希望有人来给她帮个忙,来减轻一下她身心上的压力呀。但她明白,这些麦客她不能用。因为她算过一笔账,即使今年收成不错,每亩地只能打下四百斤麦子。按现在收购价每斤九毛钱算,一亩地的产值也就是三百六十元。如果花一百元钱请麦客,那每亩地收入只能落到手二百六十元了。所以母亲觉得不划算,她谢绝了麦客,自己又带着儿子回到了麦田里。
  太阳越升越高,母亲仍旧挥汗如雨地挥舞着镰刀。又硬又带刺的麦芒把母亲黝黑的手臂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又痒又痛真让人难忍。眼看着别人家割下的麦子都开始往家起运了,然而母亲麦田里的麦子连三分之一还没割完。
  这时一个麦客的领队走了过来,他对母亲说:“大姐,别人家的都收完了,你家还有那么多没割完呢!用不用我们帮忙,如果不用我们就回去了,想用你也再找不到人了。你想想,如今这季节老天爷是一时一变,如果不及时把麦子收回去,一场大雨,这收成可就全泡汤了。”
  母亲这时觉得这麦客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她朝路边看了一眼,因为在架子车下还睡着她的宝贝女儿,她再看了一眼眼前就如同个土人一般的儿子。她心软了!她想改变主意,还是让麦客帮助一下吧!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要退缩,她是出于一种母爱,心疼的自己的一双儿女。
  “那好吧,一百元一亩,你们帮我收吧!”母亲终于松了口。
  “一百块那是早晨的价格,现在得一亩一百三了”那个麦客眼前闪出一副狡黠的目光。
  “什么?你们这是敲诈呀!”母亲有些恼火。
  那个麦客嬉皮笑脸地说:“你爱用不用!”,说完他转过身去,慢慢地往前走了几步。也许他想母亲还会叫住他,请他回来帮忙收麦子。
  但是这个落井下石的黑心麦客想错了,一向有着坚韧性格的母亲又一次抬起了倔强的头,她毫不犹豫的返身又走回了地里,挥舞着镰刀又干了起来。
  这时火辣辣的太阳已经高悬在头顶,晒得实在让人透不过气来。
  谁来帮母亲一把!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麦田里的母亲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134630.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