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台风季

台风季

2017-09-03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雷声响起时,台风已经很近了。
  进入八月以后,雷暴天气经常跟台风纠缠在一起,让气候多变得似乎已没道理可讲。热浪席卷,高温高压逼人,旱涝无常,南方北方时序失调,就连白天和夜晚也仿佛没有了明显的界限和征兆!
  闷热的持续不断,形成了对人们生活内容的无情挤压,许多人因此放弃了有章法的生活,由原先的从容、悠闲转变为被动、放纵,一些与水或清凉有关的梦重新被提及,而且很快成为新宠。
  一时之间,人们竟不再害怕海和台风,虽然听说了台风要来,海滩上还是挤满了人,他们的装扮并不生动,但当热风和热浪一波一波地吹向林丛,吹向城市的天空,他们却义无反顾地留连在风口浪尖,仿佛鱼群聚集在海湾,急切地盼望成为别人的风景。
  风声,涛声,尖叫声由此被集中释放出来,它们喧闹、凌乱,又疯狂之极,无处不在,也无所不能地将沙滩和海湾布置成了纷纷扰扰的陈列馆,让人觉得人世间的事情永远都无法看得清,道得明。
  这时候,以往干净祥和的沙滩突然门洞大开,而且不再由谁掌控,它快速地吞下所有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的人流和车流,并且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筑起一个迷乱的时空。在这里,人们穿着沙滩裤或泳衣,戴着墨镜、遮阳帽,肆无忌惮地争抢着靠水的地盘,每个人都把自己打扮成这个领地上的主人,而且脸上不带任何迟疑。他们毫不在意台风即将来袭,也不愿意相信摧枯拉朽的信息,仿佛一旦离去,就会落入别人精心设计的骗局,成为他人讥笑的话题。
  但台风来袭的黄色信号球已经升起,甚至空气中还闻到了来自海洋深处的杀气,远处的海浪开始接续稠密的雨,风越来越普及,脚下的泥沙好像也开始剥离,景区管理员的叫喊声越来越歇斯底里。可是,浅水里和沙滩上并没有人撤离,相反,因为风大浪大似乎还激活了他们的勇气,他们越集越多,而且完全没有顾虑,仿佛已经彻底沉迷,除了尖叫,呼喊,剩下的只有张开的身体和狂叫之后的惬意。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港口。在那里,船被编成一队队蚂蚁,用揽绳固定在一起,主要是为了躲避浪高风急,或者颠沛流离。它们身上裹着粘性很强的水气,似乎已经嗅到了死亡的讯息。而远方的海浪似乎刚刚出动,就带起了万千潮汐,并很快将海面围堵得毫无缝隙。
  云越来越低,港口显得无法呼吸。一群鸥鸟急来急去,尖叫不已,感情是预见了诡异,所以内心着急。就连原本开阔的锚地,这时候也变得极度拥挤,甚至连水留下的一些痕迹也全都被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垃圾填满,不再有任何腾挪的余地。
  很快,风越来越急,浪越来越尖利。沙滩翻滚起来,码头和船舶的碰撞声此起彼伏,巨浪如山脊,裹挟着泰山压顶之势,震耳欲聋的声音令人恐惧。
  直到这一刻,人们才如临大敌,开始四下逃窜。原来自以为可以闲庭信步的都不再矜持,他们扔掉脸上的面俱,还原成沙滩上的蝼蚁。
  接下来,海边开始上演恐怖大戏。惊慌失措与落荒而逃随处可见,惶惶不可终日的画面触目惊心,所有原来自以为强悍的生灵都不敢再叫嚣自己波澜不惊。
  这是八月,人与台风共同上演的一出戏。戏里,季节很守时,人们对天气的预报也很及时,唯独对极端天气带来的杀气估计不足。在美丽而繁荣的表像世界里,保留着许多常人无法揭示的秘密,不管天气的闷热与漂洋越海的风有没有必然联系,它们摧枯拉朽的气势丝毫不能怀疑,人们瞳孔中出现的各种惊悚,也最终证实,誓言再华丽,也扛不住狂风骤雨敲击。
  好在这一波台风很快有了去意,它们留下的行踪,像花逐渐褪去残红。远山和近水,那些很庄重的古风在陨落之后,成为日子的另一种恩宠,显露出刻骨铭心的迷蒙。
  浪撤离了前线,沙滩上,又开始有脚印依稀可辨。
  螺号似乎也是在傍晚时开始响起,那时候,海正在天的尽头努力回头,风开始安静地通过各个路口,夜色的温柔,似乎很值得每一颗星星去守候。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台风季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15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