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学会爱

学会爱

2017-06-20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母亲节给妈妈买了条金项链,妈妈的脖子,亮闪闪的,妈妈的眼睛,亮闪闪的。一向反对妈妈戴金器的爸爸,竟也夸赞漂亮。
  妈妈一生爱美,最美的韶华,却没戴过任何金银首饰,只因爸爸觉得那都是俗物。妈妈不戴,却总是将首饰盒里的宝贝擦了又擦,看了又看。
  妈妈的妥协,爸妈50多年的感情,厚重深情,我懂,但我更想成全妈妈。于是,在妈妈大病出院之时,给妈妈买了个金镯子,光光亮亮,简单不扎手,爸爸怪我乱花钱,妈妈说:“女儿只想我开心,我真的很开心,也很喜欢。”
  妈妈笑得像个女孩,烂漫!我悄悄对爸爸说:“妈妈喜欢金器,年轻时听您的,现在就听她的,让她漂漂亮亮,开开心心,比看病吃药有用多了。”
  从此,妈妈一直戴着金手镯,连去医院做磁共振都舍不得摘,做完马上又戴上。
  上了年纪的妈妈,深信这金灿灿的东西可以辟邪,可以让她身体早日康健。病人是无助的,有点心灵慰藉,很重要!
  妈妈是坚强的,在爸爸精心照顾下,她越来越好了,她的快乐,在于丈夫的懂得,在于儿子的顺利,在于女儿的幸福。那么,她的在乎,就是我们最要在乎的东西。
  直到现在,我这个迟钝的女儿才懂得,在乎妈妈的在乎,是给予妈妈最大的快乐。
  妈妈生病期间,两次大手术,麻药让妈妈变成了任性的小孩。我白天想法设法给她做好吃的,补充营养,晚上不敢闭眼,唯恐不听话的妈妈乱动乱走。可那时的妈妈,多么难伺候。我做的饭菜,她不要吃,要吃食堂的。晚上,乱动乱翻身,嚷嚷着要护工管她,嫌我不会管。我几乎每天要朝妈妈哭鼻子,觉得好委屈。后来爸爸告诉我:“你妈妈脑子虽然糊涂,但她心疼你,她不忍心你不眠不休照顾她,她要吃食堂,她要护工,都是想让你休息。”明白了,抱着爸爸,我痛哭一场,那时妈妈病情凶险,我那么恐惧,又那么心疼,可虚弱的妈妈还不忘来疼惜我。我所谓的孝顺,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不顺妈妈的意,反而让妈妈担心。
  然后,护工来了,食堂的饭菜虽然难吃,但妈妈脸上有了笑意,配合度也越来越好了。哦,原来,成全,顺意,可以让快乐无穷。
  出院后的第一年春节,年夜饭是我烧的,妈妈哆哆嗦嗦跟在我后面,总想帮忙,我怕她摔跤,就有点生气了:“您就不能消停点去坐着吗?您这样颤颤巍巍,我还要顾着您,多累啊!”妈妈像做错事的小孩,转身坐好,嘴里嘟哝着:“我最不像话了,生这场大病,拖累你们。”看着她的神情,我有点不忍心,我问妈妈:“那您想要做什么?”“我呀,希望像从前一样,你们爷仨看电视聊天,我给你们做好吃的。”眼前呈现出多么熟悉的场景:爸爸和哥哥在讨论国家大事,妈妈在厨房间忙忙碌碌,她红肿(天太冷)的双手做出可口的菜肴,我呢,忍不住一个个先尝鲜。过年妈妈总是最辛苦的,但她忙得那么开心,全家人齐聚一堂,把她的菜肴吃个精光,然后妈妈还会炒个瓜子花生啥的,一起看春晚。
  妈妈那么爱我们,又闲不下来,现在我让她坐着,看我忙碌,这对她是多大的残酷!
  “妈,您帮我理韭芽吧!我有点来不及。”我把韭芽放到妈妈面前,让她坐着理。“好好,这个简单。”妈妈开心了。
  现在,爸爸总是让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呢,总夸妈妈厉害,没有她帮忙,我们都没办法了!哦,被人需要,是多大的快乐呀!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但是,用温柔的心去爱,捂着对方的心说话,我们一定能懂,对方要的快乐是什么!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学会爱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06-20/1591.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