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石磨豆浆

石磨豆浆

2017-07-04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在国人常用的饮品中,除了茶可能就要算豆浆最古老了。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淮南王刘安在发明豆腐之前就已经发现豆浆的食疗效果。刘安是一位孝子,有一段时间他见母亲消化不良就每天泡黄豆,磨成豆浆给她喝,其母很快康复了。相传刘安在八公山炼丹时,不小心将石膏掉入豆浆,豆浆很快絮凝,这才有了豆腐。豆浆老少皆宜,四季可用。中医认为豆浆性平、味甘,有生津润燥的功效。人饮豆浆,春秋可以滋阴润燥;盛夏可以消热防暑;隆冬还能祛寒暖胃。
   小时候家里穷,我每年只能喝一次豆浆,那是地道的石磨豆浆。过了腊月十五,庄稼人忙着磨豆腐。那时候到处“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农民没有生产的自主权,磨豆腐的豆子还是母亲在“八边地”上偷偷种的。记得村子的西头有一家豆腐坊,豆倌姓张,有祖传的做豆腐工艺,所做的豆腐产量高,味道好,储藏期还长,过年前七里八乡的村民赶来他家磨豆腐。整个天井里放满了盛着泡开了的黄豆的木桶,大家都在排队。走进豆腐坊,只见张豆倌身着单衣,弓着身子,厥起屁股推着石磨绕着走,头上冒出热气如同蒸笼一般。豆倌的媳妇跟在后面,手提水桶,一边用舀子从桶里舀出豆子,放在磨眼上,一边往磨眼里舀水。磨盘之间的豆泥像瀑布一样流进磨槽,顺着磨槽最后流进一只大木桶里。等豆子全部磨完了,张豆倌提起桶将豆泥倒进布筛里。布筛悬挂在屋梁下,筛柄可以自由活动。上下扳动筛柄,豆泥在布筛里来回滚动,淡黄色的豆浆就泷了下来,在桶里还形成一层白色的泡沫。把豆浆全部倒进一口大铁锅,先大火烧,然后慢慢煮。只见豆浆沫儿先在液面慢慢旋转,然后渐渐变少。锅上的蒸汽越来越多,最后浓得都看不见人影,就听得豆倌高喊一声:“来浆了!”孩子们都踊跃上前递上碗,在灶台边排成一字长蛇阵。张豆倌一边说:“大家都别急,都有,都有。”一边用毛竹制成的舀子,从锅里舀出豆浆,一滴不落倒进碗里。孩子们还没等豆浆凉下来就端起碗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有的还被烫得龇牙咧嘴的。
   分田到户后,祖屋后面一块旱地全种上了大豆,每到秋天母亲就变着花样做给我们吃,有韭菜炒毛豆、五香煮毛豆、雪里蕻炒毛豆、土豆烧毛豆、榨菜炒毛豆,还有毛豆丝瓜汤。等到毛豆老了,母亲就连根带荚拔回来放在门口的空地上,用连枷扑打,”噼啪,噼啪”一阵,毛豆就脱荚了,再去屑扬灰,黄橙色的豆子便可以装入麻袋了。我曾一度比同龄孩子发育慢,人长得像细麻杆儿。入冬农闲后,母亲为给我增加营养就用小石磨磨豆浆让我喝。头一天晚上母亲把黄豆倒进簸箕,把残粒儿、沙粒子、豆秸秆分拣出来,然后放在清水里泡,第二天早上豆子藏满了水、用手一捏便开。大冷天,孩子们都习惯懒床,听到堂屋里“呼噜、呼噜”的磨盘声,我就知道母亲在磨豆浆。我起床穿戴好,就见八仙桌上放在一碗冒着热气的豆浆。喝完豆浆,身上感觉热乎乎的,上学路上便不觉冷了。
   后来我到南京读书,学校食堂每天都供应豆浆,那是正宗的石磨豆浆。那时我最喜爱的早点就是两根油条加一碗豆浆,还喜欢把油条放在豆浆里泡开了吃。油条放“老”了,咬起来很费劲,放在热烫的豆浆里,只需小一会儿便酥软了。油条里面注满了浆汁,狼吞虎咽,一不小心就会从嘴里冒出豆浆来。有一次夏天吃早点,邻座恰巧是我们校花。我正与同班的伙伴边吃早点边神侃,一抿油条,鬼使神差似的,嘴里竟然冒出了豆浆,洒在她胸前“的确凉”衬衫上印成了一个“@”,像是哺乳期的女子溢乳。女生顿时脸红了。在场的男生都哄笑起来。我一时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把衣服脱了,我来帮你洗。”有个坏小子立即断章取义起哄:“弄脏人家衣服不算,还要脱人家衣服,有这样对不起的吗?”女生更局促了,干脆端起饭盒,低着头急切地跑开了。事后大家就拿我寻开心,“污蔑”我想脱漂亮女生的衣服。任凭我怎么解释,还是不能洗刷“吃人家豆腐”的“恶名”。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给这帮家伙洗了一周的碗,这才勉强过关。多年以后,一次同学聚会,有人唱起林俊杰的歌——《豆浆油条》:
   喝纯白的豆浆是纯白的浪漫
   望着你可爱脸庞和你纯真的模样
   我傻傻对你笑是你忧愁解药
   你说我就像油条很简单却很美好
   我知道你和我就像是豆浆油条
   要一起吃下去味道才会是最好
   ……
   我不禁想起我们那位腼腆的校花,不知她的爱情是否像油条与豆浆一样不离不弃?
   工作以后,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我倒渐渐远离豆浆了,取而代之的是“麦乳精”,一种以牛奶(或奶粉、炼乳)、奶油、麦精为主要成分制成的速溶性饮品。妻生下孩子,奶水不足,只得以鲜牛奶补充。本地“红梅乳业”公司在我家门前安装了一只箱子,每天送牛奶上门,一月一结算。儿子“断奶”以后,牛奶并没有断供,只是常为究竟生喝还是煮熟了再喝而犯愁。从化学特性看,显然生喝牛奶不损坏其中的活性成分,但又担心厂家杀菌不过关。每天取奶,儿子不喝由我喝;我不喝时妻子喝。中年以后,妻说是人要补钙,每天早餐都为我准备一杯鲜牛奶,这一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最近妻又说人上了年纪要防止富营养,我家早餐的饮品就由牛奶改作豆浆了。
   妻制作豆浆都是每天现磨。为此,她还特地从网上购买了一只“美的”牌豆浆机。这种豆浆机装有一只涡旋状的刀片,高速转动即能快速粉碎食材。晚上收拾完厨房,抓一把黄豆泡在玻璃缸里,第二天早上沥去水倒入豆浆机里,加入纯净水若干,启动电源,就听得“吱—吱—”的几声响,豆浆便磨好了。把浆料渗过滤布,除去渣倒入不锈钢罐子里煮沸一会儿,整个制作过程前后不到十分钟。这种制备豆浆方法,省时、方便,但再也喝不出石磨豆浆所特有的味道。
   传统的石磨豆浆工艺由于磨齿均匀运转,速度慢,能让黄豆充分释放蛋白质,所磨制的豆浆充分保留了豆类的本色及香味,不仅豆制品含量高、营养成分多,而且粉质细腻,豆香浓郁。同时因为石磨含有铁、钙、磷、镁等人体必须的多种微量元素,又避免了机械高速运转过程造成的营养成分破坏,豆浆素有“植物髓液”的美称。
   其实,生活与石磨豆浆相似,慢生活才能享受悠闲,也才有兴致感受浪漫。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石磨豆浆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07-04/2510.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