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紫罗兰的凄婉

紫罗兰的凄婉

2017-11-21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不知道如今的社会怎么忽然变得很文艺了,吃饭成了表演的最佳场合。而以前聚会吃饭盼望的是吃到可口的饭菜,或者沉醉在酒香之中。现在聚会基本上是为了社会交往,人们热衷与手机段子。聚在一起海阔天空,逸闻趣 事,妙语连珠。我经常在微信里欣赏到一群男男女女在一桌美味前清唱加表演,总让人既欣喜又佩服,与聚会者一样流连这一晚的文艺范好时光。


  说起这时兴的聚会可能不光是现在,也不仅是国内,上世纪初,法国军旅作家安德烈 . 莫洛亚给我们描述了那个时代普通法国人酒席间流行的文化。小说《星期三的紫罗兰》通篇都以席间对话的形式讲述了法国女演员谢妮的奇特爱情故事,如同紫罗兰的颜色,象征着纯洁,热烈而又庄重,谦恭并带有忧伤。那份持之以恒的爱的回报,有如紫罗兰花语,读之令人动容。如同作家其它名篇,以幽默含蓄的笔意刻划那个时代法国人的爱情故事。让读之有一种隽永抒情的感受。比如《在中途转机的时候》,描述少妇旅途的浪漫,深情过后,明日恍如隔世,爱情只能珍藏在心底;《栗树下的晚餐》讽刺那个社会的冷酷无情的同时,却令读者为“教授”因情而杀人产生出诸多的同情;《钢琴独奏曲》让读者听出了哀婉而深情的曲调。而莫洛亚的诸多小说中,我觉得《星期三的紫罗兰》更具代表性。


  在一次午后聚餐席上,年过七十的主人公谢妮以其演员特有的念台词的功力让客人听得津津有味。在大家啧啧称羡,赞声四起时,谢妮却起身告辞,说:“快四点了,而且是星期三,我得给我的情人送紫罗兰去了。” 留下余兴未消的众客人惊奇不已,七十多岁了,还有情人?虽说老演员风韵尤存,怎么也无法想象其有情人的情况。小说由宴席的东道主雷翁 . 罗朗继续介绍谢妮年轻时的故事而展开。


  谢妮当年一头褐色的长发披肩,丹凤眼,十足的美人胚子。因为演技,更因为要学好角色的全身心投入,像巴尔扎克在小说中把自己和情妇的感情暴露无遗一样,为艺术献身。因此她在二十多岁时就已争得头牌演员的地位,那里不光是姿色和醉人的秀发,更有演技和教养。可以想像得出,她的粉丝会有多少,多少达官贵人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也有多少毛头后生为她而疯狂。


  在众多粉丝的鲜花中,开始出现小说中另一个主人公的紫罗兰,那是安德烈,一个科技大学学生送的,一束不起眼的廉价紫罗兰,花中也没有夹名片或言词热烈的信。只是这束廉价的紫罗兰固定在每星期三中送来,也不要求谢妮见面。但是花在星期三送至是固定不变,雷打不动的。这让门房留意起来了,开始常在谢妮面前提及这位科大学生,瘦长个子,脸颊凹陷,留一撮棕色的小胡子,戴单片眼镜,腼腆,说声“请送给谢妮 . 索毕比艾小姐”,脸一下子就涨红了。科大管理较严,只有星期三才能出校门每次出门看谢妮的演出都是由一位姑娘陪同,显然她不是安德烈的情人,因为他俩长得惊人的相像,应该是他的姐姐。由于门房不时的提及,她对这位送紫罗兰的小伙开始留意了,花的芳香让她感到快慰,或许有花香以外的因素。


  她告诉门房,下个星期三可以让他进门见见面。可门房不太同意,说每个戏迷都要见面,哪能应付得过来?不如照样收下,像其他粉丝一样让他们看台上的你就行了,不然有被緾住不放的危险,有些人会得寸进尺,给他握个手,他会把胳膊都抓过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固定送来的紫罗兰都成了剧院里众所周知的趣闻了。姐妹们出主意说:“这小鲜肉蛮痴情的,科大学生,模样可爱,且有点浪漫,不妨见见?人家生性腼腆,怕被拒而落人笑柄,你不妨见面安慰安慰?”


  于是谢妮决定与之相见,年轻时对崇拜者不屑,到老了就会失去这些。何况十天之后剧院就要去巡回演出,离开了就不怕他纠緾。决定之后,她正式通知门卫,下周三把小伙请到后台休息室相见。


  定下来之后,她反而有许多期待并有几分紧张。不安地走动着,期待着穿黑制服、镶金边眼镜的身影的出现。可是等了很久无动静,她开始焦躁不安,跑去问门卫,仍无消息。 这雷打不动的紫罗兰为什么在谢妮决定见面后不再出现?难道是门卫忘了送?或者这中间有什么误会而耽搁了?六个月来,这份紫罗兰含蓄的表示一直被自己冷落着,而今天失落的紫罗兰就像她主演《恨世者》的赛丽曼娜,倍感惆怅和悔恨。他这是第一次在星期三点名缺席。之后一连几个星期三,再也没出现那曾被自己忽视的紫罗兰了。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一年之后,这段浪漫的故事似乎结尾了。她随着演出的繁忙,渐渐淡忘了此事。可是老天好像要继续让谢妮痛苦,她收到了署名杰奈弗里埃上校的一封信。信中行文得体,字迹工整,要求与她相见,从信中看得出不是粉丝的口气。周末,她如约见了这位中年绅士。客套之后,上校开门见山地说自己是安特烈 . 杰奈弗里埃中尉的父亲,冒昧打扰,只是为了了却儿子的心愿。他儿子两个月前阵亡了。上校语气沉重,断断续续地告诉她,儿子是她的崇拜者,他得知儿子的真情都难于想像这份爱慕之情的厚重。


  上校说那年他和他姐姐一起去看你演的《爱情与巧合的趣剧》之后,对你一见倾心,他不光是仰慕你的容貌。更加仰慕你演出的真情投入。那情调细腻和真挚打动了年轻人,从此,儿子爱想入非非,却羞于像其他年轻人那样大胆表达。谢妮终于明白了,这位上校的儿子就是以前坚持给她送紫罗兰的科大学生。还从他父亲口中得知他把她的剧照贴满了卧室的墙壁。


  一声惊呼之后,她问他为什么不给她写信。上校于是从包里掏出一大叠没有寄出的信。清秀的字里行间,全都是爱的真情表白。并带有诗人的情致。谢妮讲到这里或许会有与读者一样的感受吧?对,就是《梁祝》,三年同窗,蕴满情意的祝英台并未直接向梁山伯表露过。一旦梁兄病逝,晴天霹雳,大提琴和小提琴交替奏鸣,把哀婉凄伤的情感表达到极致。


  谢妮读的内容作家莫洛亚并没有交待,但一切都在无声中交待得明明白白。上校说:“信可能写得比较唐突,但没有任何失敬或轻佻。在儿子的心中,你是那么完美和优雅。收下吧,也了却了少年的心愿。他从学校毕业后,主动要求参军上前线,可能是为了逃避这种无望的痴恋,或者为了干出一番天地来再……”


  世上美好的爱情或许都是一样的。有情人一定能成着属?莫洛亚在说不。谢妮选择的不是像祝英台那样,纵身一跳,与梁山伯融入墓中,并化为比翼双蝶。法国人的爱情比我们真实。她决定对逝者尽上一份义务,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深深记住自己的爱慕者。每到星期三一定到他的坆前放上一束紫罗兰。这一坚持就又是好几十年,从二十几岁的花季到七十多岁的苍老,星期三的紫罗兰从未中断过,纵使天气极端,哪怕生活工作再忙,阻止不了这份紫罗兰情感的传递。生不能相依,死能相随。


  法国人以一句名言结束了小说:


  “世界上永远会有风流高格调的事的。”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紫罗兰的凄婉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11-21/34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