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五山向南一公里

五山向南一公里

2018-05-18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八年前来广州,第二个记住的地方,就是五山。

传闻五山地如其名,但我来不及一探究竟,就被地铁口汹涌的人潮给吓跑了。这里有错落有序的居民区,有见缝插针的餐饮店,还有些被餐厅埋汰了的杂物店、培训机构、茶铺……但这些统统都被两所巨无霸大学夺去了光环。

一心脱俗的我,也曾在两所大学里晃荡。大约是八年前的冬天,一个风被吹走的夜晚,一位面相宛如学生的陌生女子,被无数次拒绝以后,把我拦下来、讨要10块钱的打车费。这件事如果放在今天,我一定头也不回的走开,偏偏那时候需要心存善念、至少也要装成如此,于是我耐心询问了她的去向,甚至把话题扯得很远,至于最后有没有给她钱,我很努力回想,可惜始终记不起来。

毕竟连五山这个地方,我都要很努力,才能记起它清晰的模样。

今晚早下班,我带着满身热汗,在目睹了三号线南行排起长龙后,毅然决定北行去五山。凭着与旧时光的心灵感应,我从B1出口走出来,果然看到那家超长待机的麦当劳。如今麦当劳是我最喜欢的早餐供应站,但在八年前,这家麦当劳却伴随我通宵等待,等待黎明照亮五山往南一公里的路,然后去完成我自找的使命。

但更多时候,我会走到五山花园里找吃的。其实那里也没有值得回味的餐厅,但那种一大早从南到北穿过广州市区、以一顿早餐开启周末的日子,我确实已经生疏好多年。可惜我还是没机会找回那种感觉,那家经常关顾的店已经换了店家,超市也已经搬走,最重要的是,今晚没有阳光,我也没有自然而然的困意。

五山花园再往东走,人流骤然减少。那里有一家邮局,八年前每当夜幕笼罩,小货车们准时在这里集合,却颇有默契的关掉车前灯,好让偷情的痴情的绝情的小两口们不那么尴尬。邮局旁边的五金店店家们早已司空见惯,或关灯收拾一天的买卖,或早早拉下闸门,尽量把这段路还给黑夜,把黑夜还给心怀鬼胎的“路人们”。八年后的今晚,依旧只有昏暗的路灯,“路人”却已经换了好几拨,而路边也划出一条真正的人行道。

这条人行道通往高架桥的分岔口,途中还有一片种植园,门口的牌匾提示着它的年代感。八年前走到这一段,基本只剩下南边几个学校的学生,但今晚与我擦肩而过的只有外卖小哥。若不是另一条路的路标写着岑村,我可能会在分岔口迷失方向,然后沮丧的开启导航。是的,高架桥下那条我最熟悉的路,我竟然忘了它叫汇景路。

我试探性的往前走几步,藏在弯道之后的华快突然出现,我才得以喘一口气。不远处,一字排开的宿舍楼依旧亮着灯,而宿舍楼后面的光景,与八年前相比似乎并无二样。

这应该是我最喜欢的高架桥了,有疾驰而下的车流,有心如止水的行人,那么荒诞,却习惯了三年又三年。

下了高架桥就该往南走了。也许是大雨滂沱之后,除了三个明显是旁边学校的女生在我前面走着,这一路竟没有其他行人。漫长的死寂,就像七年前的那个下午,当我关上旧时光的最后一扇门,存满好几个月的甜言蜜语彻底被清空。至此,关于五山的记忆节节败退,最后化作一团火焰,在十公里外的炸出一个黑洞,把那一年的时光都回收干净。

但平行的世界,还在继续着。

作者:Orange.Chan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五山向南一公里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8-05-18/126086.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