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世纪宝宝

世纪宝宝

2018-06-09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半枝枯萎的荷出现在我季夏的梦里。我很少看花,找不出影响梦境的源头来,只好归根于是夏天的意象过于灼热所致。这是个噩梦,圆叶靡黄,芙蕖萎落,偏偏将死未死,蔫儿拉耷的半垂。旁观者想救而不得,正焦灼时一声响雷,好吧,夜梦惊醒的人反反复复地在床上难以入眠。快死的花是怎么个意思?想不明白,但看起来总归不是好事。

阴雨已经连绵地下了一星期,总是无声地瓢泼而至。半夜窗扇未合,信纸被打得潮湿柔软。墨水落时,容易晕开。这些句子被拆开的时候过去很多年了,一定已经被积尘压得干脆。或许梦境是在映射这件事——早点读,它容易湮灭,并且难以搭救。

信一定要写在纸上。多少年前的信使在诗歌中可以是沉鲤、飞舟、鸿雁、月华,甚至诗人葬身的大江。后来有车马,有网络,信息以瞬时的速度传达至故人身边。少了等待的环节,“将有信来”也不太值得期待。这是我所处时代一件极其令人难过的事。但我现在有机会写一封有去无回的信,这个概念思之浪漫又决绝,像季节过了,花色就决不肯回头。

信,或者说中国的信,在很多时候都可以被当作文学的载体。用字缠绵的情书私语读之令人颜开,上表可以理解成需恭敬交予天子的陈情信,诗词在古代也多有远递的寄托。如果以纸张诉以言辞的人越来越少,它最终会被岁月封存进老套的故事中。

在诗信中传唱最高的,迄今犹需提及辛弃疾。天不生稼轩,宋词何来醉里挑灯看剑之情怀!陈同甫读至可怜白发生时,约是掩卷而泣。再有《离骚》,《离骚》是问责苍天后土的泣血信,是寄往后人的陈情书。什么样的打击才能将人逼至狂呼“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一声尽后人气断,汩罗江依旧滚滚向前,这一天浪花激越,鱼龙四逃。只从此,玄黄大地有了补不尽的龟伤。

壮词之外,情书也必不可少。鸿雁传书四个字读来,像一段寒塘鹤影掠光振翅的灰调录像。“身无彩凤双飞翼…此情可待成追忆…青鸟殷勤为探看”……这是肯化春蚕思尽而死的李商隐。一身风骨埋进华章里,缠缠绵绵地供了国人几千年欲言相思道不尽的佳句。李清照站在西楼月下,痴等的也不过是一封云雁锦书。

你这时年少,也许会爱李白乱把白云揉碎的骄狂气。再大一些,应该读一读课文之外的文赋。我说表文也是信的一种,是因为它也有特定的收件人。古有读《陈情表》《出师表》应垂泪之言,但多数时候我们将它背下来后,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理解。惟有哪一日忽然翻开近代史那些以枪剑刻上的伤痕累累的痕疤,才懂了什么是孔明先生所叹息的“危急存亡之秋”。好的是,和平已经到来很久了。骆宾王能以“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叫女帝惊奇,也能以字字珠玑的逼问“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鼓动一番人心起伏。这是书信的作用,向你欲交递之人传你所想。

江流不肯止步,你猜测不到它在什么时候来一个巨大的转折。有很多东西,都已经在这泓长水中冲刷殆尽了。说来一封给未来的信难道当真能平和地送至谁的手上?时光无非就是,一支银箭射向另一支银箭,一朵芰荷来替另一朵芰荷。 但当你选择走进深山幽居一段时日,在苍茫的夜色下偶逢月满田径,或许能懂陶渊明不知是寄给世人还是寄给自己的“带月荷锄归”。

多年了,看看你所处的世界,与我与前人的已经大不相同,所幸文字的骨血始终烙印在你我灵魂之中。信函一去二十年,前路茫茫,须得自行珍重。

-

注:“从此玄黄大地有了补不尽的龟伤”语出简媜《浮在空中的鱼群》


-

本意是以卷一作文“世纪宝宝”为题作散文,但才情不够实在无从下笔。勉而行之,恳需指点。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世纪宝宝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8-06-09/131078.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