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初夏:愿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初夏:愿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2018-11-21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们这里,是鲜少能注意到初夏之景的,这座城市,似乎只有寒冬和酷暑。春天来得慢却去得快,不过尚且还有东风暖阳。春末夏初呢,更是匆匆而逝,而且确乎是,百无聊赖。桃花,不在山寺而在人间的,自然早谢了;杏花梨花,零落得连泥也不剩;绕在铁栅栏上开得大片大片荼靡的红色月季,现也只留下一串藤子。而蝉鸣尚未惊起,桑林尚未空明,梧桐叶尚未油绿而繁阴。这确乎是,百无聊赖。

我作为一个无聊在初夏的人,难免无病呻吟几句。于是我就写了:

 清平乐·夏居

东流独自,花影浮屠寺。

独倚楼头无了事,帘月寒鸦惊翅。

残红断尽深梧,月前沽酒屠苏。

梅雨难晴古道,桃枝新岁荣枯。

      我不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不会毫无缘由地对花叹息对月流泪。可是感怀也好,总比对时光改换毫无知觉,或是颓然而无所作为要有几分意义了。

      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还是有这个时节的缘故。对生活抱有期望的人,我是说,不管相不相信诗和远方,总会在不尽人意的时候,寄情于窗外的风景。可是初夏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偏南方的空气又潮又闷,似乎一切都不在它最完美的时节。没有办法去一个有初夏风光的地方,困迶于一方窄小天地里——于是就像这个季节一样躁动不安,连一丝风动都有火药的气息。

        这确实是一个浮躁的季节,一个追求浮名的时代。说是旷达也好,自我安慰也罢,在初夏我们没有办法汲泉煮茶或遥岑远望,但我们可以浅斟低唱,所需的,唯一人,一心,一时而已。

      在内心浅斟低唱,并没有雅俗之别。虽说我喜好吟风弄月,但来一餐柴米油盐也未尝不可。用自己虔诚的感情去完成一个夙愿,再小的也好,就宛若清风明月流水落花集尽,周身清气俱开。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在初夏,今朝欢娱,足矣。

      若浅斟低唱是褪去浮华以空归所安,就不得不提一下这个词的出处了:

鹤冲天·黄金榜上 

宋 · 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词,可以说是柳永落榜积怨所作。我喜欢这句话,却不喜欢他写下它的心情,有一种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他那时真的愿意去烟花巷陌吗?不见得,只是在那个时候,只有温柔乡里才能给他一点安慰。而况他用的是“忍把”二字,读来总有不忍之情。

     柳永最后留连在这些地方,他去世了,歌伎们还记得他。他有一个叫法,说是奉旨填词柳三变。而我不希望在闷热的初夏,会做一些被逼无奈的事。浅斟低唱,不应该是自我安慰的伪装,也不是无奈的叹息,这是我们用尽一切去生活的方式。最失意的时候,也要知道自己真正追寻的快乐是什么。

     在没有风景的初夏,斟一杯清酒,吟一声浅唱,我想此刻会道一句“愿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作者:阑灯夜雪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初夏:愿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8-11-21/166447.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