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邋遢算不算一种病

邋遢算不算一种病

2019-05-15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老年人不注意卫生其实我是能谅解的,小时候看见被爸爸洗过的碗仍就油腻腻;炒出来的青菜上面,或许浮着一条小虫尸体;冬天可能一个月才洗一回澡;头发也时常乱糟糟的;所以无论他邋遢到什么地步,我说归说,不会真的嫌弃他,不注意个人形象,说明他没有什么花花肠子,比起那些死了老婆,马上再结婚,还要和儿女争家产的爸爸来说,我的老爸替我省心太多。

  但其他方面的争吵仍是持续了那么多年。他上厕所尿尿,永远不会管马桶圈是掀开还是放下,起初还会对他讲要注意,屡教不改,于是我每次上完厕所都会主动掀开;然而无论如何掀开,只要他上完厕所,掀开的马桶圈上仍旧会有密密的水渍,亦或尿渍!我诧异他怎么做到的?问他,他也不知道,总不能我站在边上看吧,只好我每次放下马桶圈后,都会瞪大眼睛,严谨的观察一遍,若有湿乎乎的迹象,立刻拿纸巾擦干,严重的先用淋喷头冲洗,再擦干如厕,所以家里纸巾用好快。

  早几年我还会气急败坏的责怪他,近几年已经不指望他能改了,总是自己安慰自己说,我爸就那么个人,别动不动就大动肝火了。然而近两年夏天,他似乎在厕所里找到了新的乐趣,拍虫子!

  冬天没有,夏天的瓷砖上总会有一些很小的虫子停留,也不多,需要仔细观察才能找到。他总是站在里面数十分钟面壁,但凡看见会动的黑点,就异常兴奋,随即一掌下去,如果有拍扁的虫子连着乌血,粘在他掌心,成就感满满;如果拍了个空,他就会继续认真观察;我有时揶揄他,爸爸,要不要搬个凳子坐里面算了,他也不接茬儿。

  拍虫子这事儿,对于我,最可怕的是清晨四,五点光景。我也不知哪年开始,会失眠,会焦虑,还神经衰弱;比如整晚的睡不着,或者睡了两三小时就醒过来,眼睛痛,头也晕;如果厨房水龙头漏水,我硬是能清晰的听一晚。其实我知道是自己身体的不健康,中医所谓魂魄在外,精神不能内守。那么问题来了,有时一晚上失眠,清晨终于模模糊糊睡了一小会儿,接着便听见爸爸在厕所啪啪的拍虫子,搅扰得我双眼赤红,头疼欲裂。讲真,拍的声音并不响,可声声入我耳。

  拖着疲惫的身躯,挪至厕所外,气若游丝让他不要再拍了,精神衰弱,让我再睡会儿吧。爸爸见状,心疼我,几欲流泪,连连功臣身退,让我安心回房。第二天清晨又能及时传来拍虫声,再次打断我好不容易的睡眠,我哭着开房门求他不要再拍了,真的头很痛啊爸爸;爸爸连忙收手,满怀愧疚和爱意的答应我下次不再拍了,我含着泪,有点儿绝望,我信他不是故意要吵我,他不拘小节的性格使我很痛苦。然后安静了两三天,第五天我又崩溃了,眼睛红肿,头发披散着,委屈的重复着和前几天一样的话,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头疼,睡的少,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皮肤也干涩了,胃口也不好,形容枯槁,感觉自己时日不多了,还默默去了趟医院,想去检查一下脑子里是不是长东西了,没让爸爸陪着,自己去的家附近医院。结果爸爸还是尾随而来,他好担心我,想和我一起来又怕我不高兴,就晚点儿出门,他来的时候我正要去ct室,我两眼无神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近,那么老了,还要为我操累,心痛不已;我对爸爸说,如果脑袋里面真的有瘤了,我选择放弃治疗,本身对生死就看很淡,无法想象一个快八旬老人照料我的场景。爸爸忍住悲痛,安慰我先检查了再看,不要说这些没用的。结果一切安好,他笑得像个孩子,走出医院大门,很满意的抽着烟,望着我的背影。

  后来的一段时日,他真的没有再拍了,我的睡眠也好了许多,有时能睡上五小时就感恩上苍厚爱了,睡眠好些起来,其他症状也缓慢恢复着。

  他仍就洗不干净碗,可能抱过狗的手会直接抓包子吃,喝过汤的勺子会摆在键盘旁边,下次再喝也不洗;看见这些我早已不生气,帮他洗好放好,督促他吃包子前要用洗手液洗手;他忘记关的冰箱门关好,他给小狗喂吃的,狗粮的封口经常忘记不拉上,就好像我们不爱吃发潮的饼干一样,小狗也不爱啊。我把生气的时间,拿来主动做些什么,好歹能暂时控制一下血流上涌的速度。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邋遢算不算一种病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90515/17218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