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迷城不迷

迷城不迷

2019-05-15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人们常常爱回忆,爱说如果当初怎么样。我也很爱回忆,回忆里不会有伤痛,很神奇吧,其实曾经走过的路有很多的不如意很多的痛苦,可当我们回忆起过去时常常记得的都是自己如何挺过那段日子,怎么苦中作乐,却常常忘记了当时是多么痛苦难耐。

  人生来就是受苦的所以怎么离得开挫折呢,不是常有人这么说么“不经一事不长一智”。眼下的我就在经历着我人生中又一次蜕变,可究竟能蜕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只能看我的意志够不够强大,老天是否眷顾了。

  对我而言眼下最大的困扰是选择,对,没错就是我们每天不得不面对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是金钱与陪伴的选择。钱是好东西啊,他能让我们做很多东西也能让我们失去很多东西,逼迫我们做很多我们内心不喜欢的事,让你觉得无可奈何又不得不做,可这次我不想在它的面前妥协,虽然我很需要钱。其实这种选择真的很痛苦,很挣扎也很折磨人,可我记得老爸在我怀孕初期跟我说的话“孩子生不生你自己想好了,生,他就是你一辈子的责任,你别想着生完孩子交给老人带自己就不管了,如果那样你不如不生。”老爸是个粗人没念过几年书,他的道理都是慢慢人生路上悟出来的,可就是这句话让我的选择慎了又慎,毕竟我随随便便的一个选择都关系到儿子的一辈子,留守儿童不是那么好当的,他们内心苦不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我敏感的神经清晰的记得他们眼中的那一丝向往与不安。

  我希望儿子的童年时阳光的,不要有一丝的阴霾哪怕一点点。老爸曾经跟我讲过我小时候被留守的日子,那会老爸老妈变卖了家里的所有东西在亲戚的帮助下来到北京,开始了他们那个年代的北漂生活,可刚到北京的他们没有什么文化没有门路还带着小小我日子可以想见有多难,万般无奈下决定把我送回老家(那会我只有四五岁的样子所以那段记忆我是没有的,只隐约记得二姑家冬天会炸很多大果子还会包很多豆包放在院子的大缸里,还有就是一个小孩站在一堵土墙上望向村子大客车经过的那个十字路口别的什么都不记得),爸说就待了半年,回去的时候我像个傻子似的,看到他们回来也不知道过去,别的哥哥姐姐都围过去二叔二婶的叫,只有我傻呆呆的站在院子门口(爷爷家住在村子中间,大客车从门口的十字路口停车,也就是隔三四百米的样子),完了还给啥吃都说好吃就像没吃过似的(家里没去北京之前爸妈做豆腐养羊日子不算富裕但家里从来不缺口)看到种种情形爸心里认定我受了委屈,那次之后就带着我一起回北京了之后的日子再难都没有在把我送回老家过。其实虽然不记得但我心里清楚,谁能欺负我呢,先不说那么小的孩子没人舍得,就是爷爷奶奶姑姑大爷的都住的那么近家里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家谁敢啊,自己家人更不会给我委屈受毕竟爸爸的脾气家人都清楚而且我印象中奶奶是很疼我的(奶奶在我八岁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原因很简单就是一份思念,一份不安外加一点点的羡慕,造成半年的时间让小时候的我变得内向,面对久别的父母不知道怎么亲近,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其实我不敢想像如果爸妈不是半年后回去,如果回去没有带我一起走会不会那时的我慢慢变得孤僻不合群甚至是现在人们常用的一个词“孤独症”,一切都是有可能的,至少会给我的性格留下点什么痕迹吧!

  现在每次婆婆说孩子放家我给你们带,你俩出去上班挣钱,看我不表态往往还会多加一句:“我是他亲奶奶还能给他亏吃啊”我常常会想起爸爸跟我说的这段往事,没有谁给孩子亏吃,只是父母的陪伴别人代替不了,它好比我们身体里的微量元素,多一点少一点没有太大关系,死不了人但不缺少才能茁壮成长。所以在孩子的事上我不妥协,不管到哪我都要带着孩子一起,只有在父母身边长大不缺乏关爱的情况下他才有能力爱人。。。。。。

  钱,有人嫌弃钱多么。钱再多都不够用,因为欲望变大了。我的欲望从来都不大,钱够用就好,钱多用好的穿好的吃好的,钱少就吃饱穿暖健康就好。眼下的问题不是一天造成的也不可能一天解决,舍弃该舍得,守住宝贵的就可以了吧?!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迷城不迷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90515/17218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