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写给邻人

写给邻人

2019-10-15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在自我之中隐藏着的不是一个不死的灵魂,而是许多必死的灵魂。     
  ——尼采
  你从血泊中醒来。
  在你身体的旁边,散落在田野里的,是一辆卡车的碎片。这些金属闪着光,夕阳刚刚好,从那些金属碎片中褪落的蓝色的漆皮,就像人类肌肤的表皮。
  在你的不远处,公路笔直横在大地上,好像它从来没有如此笔直,笔直得如同一条通往帝国的捷径。四周没有人,除你之外。有烟雾从卡车残骸中升起,像是炊烟,等待着耕作的人早早地回去。
  那是一种无以缺席的烟雾,不管身在何处,总是有着那么一缕炊烟,属于你,以它固有的,飘忽不定的姿态。
  血液也是一种光。赤红的霞光,不逊夕阳。在光芒中,你走上不可后退的大路,你坐上一辆由无数残骸拼接而成的卡车,你跟上一朵叫不出名字来的云彩,你遇上一阵似曾相识的晚风……
  犹如睡去,你消逝在夜色中。
    *
  你在夜色中睡去。
  那梦中的梦,影中的影,成为一道门和一扇窗。推开这扇门和这扇窗,是一个村落连着另一个村落,是一条尘土飞扬的,松软的路。孩童赤裸着脚丫,踩在车辙的压痕里。灰色的麻雀,躺卧在车辙的压痕的泥水中。
  那梦中的梦,影中的影,在你的记忆中凿下致命的形状,如同一张婴儿的脸,道尽过去今未来,却就是无从辨识:这是什么的什么,这是哪里的哪里。
  请求所有死去的,在夜色中复活,哪怕这些复活的数量中几乎有一半仍然惦记着仇恨。啊,是谁给了你创伤?是谁给了你生命?是谁给了你遗忘?是谁给了你死亡?接受它们吗?就像接受一枚戒指,一串佛珠,一把钥匙,一捧尘土。
  尘归尘,土归土,这是什么道理。幽灵要与肉身斗争,幽灵要与棺椁斗争,幽灵要与墓穴斗争,幽灵要与火焰斗争。幽灵,就在这斗争中化为灰烬,化为焦炭,化为煤。
  此时此刻,行走在矿洞中的人啊,请你们好自珍重吧。有人走在你们的先头,你们不要着急,更不要难过。握好自己的铁锹,不住地挖,挖呀挖,做大地的劳工,挖掘一个足以装下天空的墓穴,并为天空的陨落准备好喪歌。
  挖吧,唱吧,邻人,你是这世纪之初的,新的劳工。
    *
  你在尘世落下一坛子酒,你在卡车里落下一根手指,你在公路上落下你的脚踝,你在夜色里落下你的瞳孔。你在变少,你在变穷,你在变得一无所有。
  剩下的酒,有人会接着饮,因为有未尽的乐趣,等着醉酒之人。剩下的残躯,有人会接着用,因为有无休的工作,等着在职的人。
  你变得一无所有,然而世界一如从前。除了记忆的洞穴,除了某几个记忆的洞穴,除了不再被照亮、不再被光顾的某几个记忆的洞穴,你几乎完成了你的使命。
  就这样,从一到一百,从一百到一,你不仅混淆了加减法则,也混淆了事物的面貌。你说,所有的数字都是一个圆圈,而所有的脸庞都是一团血污。鲜血淋漓,脑浆迸裂:血浆,尘土,污泥,火焰,碎骨,铁皮,烟雾,树叶……
  没有脸的人,不要脸的人,丢失脸的人,忘记脸的人,毁灭脸的人,描画脸的人。
  棺椁为你敞开。墓穴为你敞开。旧的衣物为你敞开。记忆也为你敞开。
  就这样,不必说再见,那样不但罗嗦,而且不该说的话总也说不完。连告别也是多余的。只需一次撞击,只需一次爆裂,只需一次毁灭,你就创造了一个只属于你的节日。

相关阅读:

邻人之妻书摘

版权申明:本文 写给邻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91015/174872.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