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七月有感

七月有感

2020-02-23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丽水的夏天着实很热,38度的空气吞噬了一切活物的生机。每天中午往返于乡下和城里。在公交车站等想车的时候,我总是抬头看天上的云,温度越高,云越倦怠,一团团挤在一块,分明不肯移动一步,天也蓝得不够透彻。樟树顶上的叶子和过路的人一起耷拉着脑袋,我也不例外。

最近零零散散看了几本书,大多是走马观花,匆匆浏览了下开头就丢在一边了。前几天熬着夜追完了《怪奇物语》 的第一季和第二季,但第三季实在看不下去就弃了,《纸牌屋》追了几集也弃了,现在在追《圆桌派》和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不过也都是陆陆续续的看。

陆陆续续好像已经成了我的真实生活写照了。一个人窝在出租房里,四周是空荡荡的墙,窗外人声鼎沸,烤肉味不时从底下一楼的烧烤摊上窜上来,还有啤酒瓶相互碰撞的清脆声。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像一个蜗牛,安安静静缩在壳里。偶尔探出头去,慢慢往前挪几步,遇到点响动,瞬间又缩回来。

我住的地方,一楼是一溜烟的夜宵摊,烧烤、小龙虾、烤肉什么的,应有尽有。夜里十一二点,总有人拐进这条巷子,红红绿绿亮闪闪的招牌总能点亮半边天。

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我总要把窗帘拉上,厚重的暗黄色窗帘像极了一堵墙,完全隔断了外面的热闹。白天拉上窗帘的时候,屋子里也是漆黑一片,这时候我会打开台灯,光源温暖和洁白,撒向我,撒满整个房间。

我有时候就这样坐在桌子前面,这里瞧瞧,那里望望,但我不走动,就单单用眼睛瞧着整间屋子。有一些角落里,灯光黯淡 ,天花板上的台灯罩里有七只飞虫,也许已经是尸体,我的影子映在浴室的磨砂玻璃上,显得高大又勇猛……

这时候,我会饶有兴趣地念几首诗,随便是谁的,也念过自己的。长句、短句、字词从时间里一闪而过,满身带着和煦的光。有些时候也自言自语,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或者念几句《老友记》里的台词,这时候总庆幸自己独居,无人打扰,无人轻笑。

 

七月,热浪总是翻滚着前行,人心也最容易跟着沸腾。

今天无意中看见一句话,“高筑城,广积粮,缓称王。”这话是当年朱元璋与陈友谅争夺汉鼎,向朱升询问如何夺取天下时,朱升说的一句话。看见这句话的时候,很想穿越回去看看朱元璋的反应,估计也是天天按捺着小心思吧。

这个时代很多人都在贩卖焦虑、夸大物质,我们在早已过剩的信息海洋里遨游,挑挑拣拣,最终到达自己手上的还是那个充斥着恐惧、担忧的信息条。也许沉淀自己也是句过了头的鸡汤,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谁能按着性子停下脚步?谁又能证明沉下去就一定会比其他人更有价值?

这实在是无解的答案,我们不是朱元璋,没有朱升在身边出谋划策,单打独斗的现实生活里人人都在背水一战。只是我特别希望多一些自娱自乐的日子,能让我悠闲的看看灯光、读读闲诗,或者自言自语。

王尔德说,“我敬佩简单的快乐,因为那是快乐最后的避难所。”大家都是如此吧。

七月在艰难中度过,八月是预想中的依然难熬,但愿也有一些简单的快乐。


相关阅读:

写七月的作文100字

七月的天,阳光明媚;七月的海

七月

七月花事

七月有感

7月

《七月与安生》:追影子的人

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

七月半

版权申明:本文 七月有感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200223/233802.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