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2019年最后的星垂在摩洛哥

2019年最后的星垂在摩洛哥

2020-06-09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来到摩洛哥时切勿怀着浪漫的心情,但是离开摩洛哥的时候可以。

翻看Cyan发给我她在摩洛哥拍的照片,我总是想起热内马格利特的画

好歹在马格里布半岛生活了一年半,对这里糟糕的教育水平和混乱的生活水平我已经了然于胸。这种地方的旅游业,必定(和前些年的泰国一样)以惊艳的异域风情和拙劣的骗局著称。可想而知,拿着一本免签国屈指可数护照的少男少女们,又要把他们在曼谷和清迈受过的骗不可避免地在摩洛哥再受一次了。

尽管抱着以上的念头,但我们还是终于无法免俗地以旅行的名义到了摩洛哥。Perkins从英国出发,Cyan从荷兰来,而我也请了年假,就这样做好了计划,劳顿地跨过几个城市,在沙漠度过2019最后的夜晚。我们像走在一片现实和理想共同存在的滩涂,涨潮时它是仙境,而落潮时荒谬登场。

鸟在宣礼塔(用来召唤信徒礼拜)上搭了窝,可能因为它知道没人敢到这里掏鸟蛋。


1-CASABLANCA

卡萨傍晚的天空

白色的卡萨布兰卡在海边。她年轻过,读过几本诗,她现在老了,没有人爱她,衣衫破了,但灵气还在。

我们在机场楼下的火车站买了到市区的车票,吭哧吭哧的绿皮火车进站的时候我竟然想到东方快车谋杀案。人们提起行李艰难地爬进险阻的车厢,冬日的傍晚火车呼出热气。不过,假如谋杀案真的发生,大概是我谋杀卖票的收银员,因为他让我加价二十五块买一等座,但上车才发现一等座和二等座毫无差别。

无所谓,傍晚好歹是美的,粉色的夕阳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但老旧火车的车窗给一切平淡无奇的景色都增添穿越大吉岭的感觉,上一次坐这样的火车是在泰国。

我们新鲜,我们疲惫,我们每人喝了一瓶二十块的Origina,我们没能成功住进订好的旅店(对不起,虽然在booking上confirm了你们的预订,但是我们今晚没房间了,别急,我带你去另一家,那家更好,信我),我们被旅店老板领着在街巷里转圈,我们逆来顺受,我们无力抵抗,我们最终手疼脚疼地躺在另一家旅店的床上唉声叹气,但是毕竟这是在非洲,你没有躺在路边的桥洞下睡觉就已经可以谢天谢地。

Reception说:“虽然在booking上confirm了你们的预订,但是我们今晚没房间了。”


2-MARRAKECH

马拉喀什有很多小马,马拉喀什有美丽的男孩女孩,从马拉喀什的中央车站能看到美丽的Atlas山脉,但这些对来马拉喀什的人来说不够重要,重要的是哪怕只为了看一眼在社交网络上已经火爆到你以为自己不会再有感觉的majorelle花园,一个正常的人类也能即刻陷入crush。

在majorelle花园,全世界游客都异口同声地刻奇惊呼太美了。



在YSL博物馆门口留影游客照的时候觉得自己过于媚俗所以笑不出来

我们的民宿在深深的Medina巷子里,走了很多错路,我们的行李箱轮子在脏水里滚了一圈又一圈,每一个盛情推销付费指路付费提行李的阿拉伯小伙子都被我们冷艳呵退。我的心情和北非的天气一样火大。然而终于进了民宿以后,又被老板礼貌的招呼搞得不能发作,但是下次还是住酒店吧。

北非的这种有两三层的四方式露天民宅叫riad,阿拉伯人喜欢一大家子住一起,他们在一夫多妻和生一群满大街跑着劝你雇他付钱指路和用阿拉伯语骂你的皮小孩这两件事上都颇有造诣。


马拉喀什车站的麦当劳可以让你在远眺非洲著名的Atlas山脉的同时让你的胃不受北非菜的煎熬。(anyway我是觉得塔吉锅很好吃但是Cyan和Perkins说NOOOOOO)

但马拉喀什毕竟不比海边,昼夜温差过分熬人,夜里时常冷醒,冷醒的时候甚至想念阿尔及尔。

天黑得也早,晚上我们在市场走,灯很美,拖鞋也美,但都没有沉沉的夜空美,因为沉沉的夜空不要钱,而灯和拖鞋都要价甚贵。我又想念阿尔及尔了。

集市升起热气


在可以远眺美丽夜景的天台上吃一顿塔吉锅晚餐,在马拉喀什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在集市上买东西则不划算得要命。

Perkins在市场看到一件阿拉伯袍子,他很想买,我劝他说这袍子穿在英国唯一的用途就是买kebab的时候店家或许会想给你打折。但他还是买了,我想这就是crush吧。

几天后在去沙漠骑骆驼的时候他颤颤巍巍地从箱子里翻出来这件袍子穿上,翻身上骆,一下子就把裤裆撕破了。

你看,有一种热望注定只能被束之高阁,但你还是想要。


既宁静又张牙舞爪的马格里布的植物


3-OUARZAZATE

可能是摩洛哥之旅中我最喜欢的一站

阿伊特本哈杜杜村有个可可爱爱的名字。几百年前的骆驼旅队在炎热的午后经过此处决定歇脚。骆驼淌过清凉的溪水,旅人在棕榈叶和泥土糊成的casbah里找到一处阴凉,然后他们可能就睡着了。旅人一觉醒来,漂亮时髦的游客爬满了城堡里最难走的阶梯,争着眺望绿洲,好在社交网络发出一张足够exotic的旅行随手拍。

我一直坚称这件斗篷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手工匠人,大家都心疼地笑了

后来司机迷了很多路,到达住处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我们在瓦尔扎扎特住的酒店在TB的广告页面上被称为“豪华酒店”。我们认为它的确有一番独特之处,甚至可以用于电影拍摄取景朝鲜招待所之类的画面,阴暗的冷白光,老气的家具和刻意的马卡龙色油漆令人莫名其妙,甚至还有一棵丝毫不合衬的圣诞树寒酸地摆在大堂。

无论如何,旅行接近尾声,我们终于要去撒哈拉了。



Cyan说你看,这是男孩女孩在私奔,这是我在这段旅途中听过最浪漫的话。


4-SAHARA

我们司机像所有的摩洛哥司机一样,车开得很差、但是态度很好(和北京的司机正相反),2019最后的太阳在往西边走了,我们害怕它落山。可能太阳也预料到2020不是什么好东西,因而它就歇了一歇、等了一等迟到的我们。所以当傍晚的沙漠恰好降温到称得上清凉但又不寒冷的时候,我们到了。

进入撒哈拉沙漠之前,我心想,待会倘若哪个矫情的游客胆敢在我面前说 “想你的时候天上掉下一颗沙,世界上就有了撒哈拉”,我的小骆驼一定踢断他的腿。

幸好,落日很美,沙漠十分安详,而且根本就不在乎谁想谁。沙丘上只有晚祷的男人在告别2019年最后一天的太阳,骆驼也很感动,一直骂骂咧咧地用它的小脑袋撞我。

想拍月亮下晚祷的男人,可是我一掏出手机骆驼就开始骂我。

沙漠里自然是没有信号的,所有人在这2019的最后夜晚,都会感觉远方的情人遥不可及。帐篷很冷,我们只有彼此。

我哼唱低低星垂,且幻想如果我的葬礼在沙漠举行,我需要一个合唱团站在沙漠的落日里,当星星挂上天空的时候开始演唱这首歌。李格弟写的词,吴青峰做的曲,非常诗意。

低低星垂/这是灿烂无比的夜/到底是/爱上了/还是微微地醉/

狂喜翻飞/我觉得晕眩/

灿烂无比的夜啊/低低星垂/

移动/流浪/旋转/

勇敢/温暖/慈悲

你以为他们在日出的沙丘上恋爱,但他们只想找寻手机信号。你看,人类的浪漫并不相通。但屋顶上的猫却是真的浪漫。

后来,我们到了菲斯才终于倒干净撒哈拉的沙,在民宿老板的天台上喝薄荷茶。

倘若前一晚沙漠的辉煌群星让我们不由得在201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萌生想要探讨人类命运,探讨熵增熵减、宇宙轮回的渴望,那么当我们再次回到城市里,现在一切都模糊又温和了,悖论和宇航离我们遥远起来,鼠疫降临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还有崇高的情感。

我们遇见许多可爱的男孩,但是擦肩而过。摩洛哥的旅行结束了,2019也是。



相关阅读:

品味摩洛哥:请把我带回撒哈拉

假装在摩洛哥拥抱蓝色魅惑

一个女生游摩洛哥胡同

寻迹三毛——我的摩洛哥之旅

如果你想去旅行—《去旅行》书评

你好吗,摩洛哥?

40不畏,30不慌,20不忙

版权申明:本文 2019年最后的星垂在摩洛哥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200417/272728.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