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我的今生今世——一个绝症患者的临终自白

我的今生今世——一个绝症患者的临终自白

2017-11-10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出生在农村的一个殷实的家庭,父亲是工人,因为月月有活钱,这就比许多家庭过得都要滋润些。在结婚之前一直过着那种“父母羽”的生活。
  17岁那年我在村里的服装厂上班,认识了比我大4岁的马XX。但我们遭到了我的父母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们嫌他家太困难(他4岁丧母,上面有4个哥哥和3个姐姐)。最终因为我的执意坚持,父母无奈地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21岁那年我们结婚了,婚后的生活正如父母所料,贫穷是横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我们没有房子,只能串房檐。不过好在我娘家的帮衬与资助,在一年后,即大闺女出生的那年,我的父母给我拿来2千块钱,我们盖了属于自己的大房。五年后老闺女也降生了,虽然日子清苦点,但却是其乐融融。
  随后不幸脚跟脚而来,马XX患了肺癌,这让我们本不宽裕的家庭如同雪上添霜。马XX知道自己的病无望治好,更不想让家里再添新债,决定不做治疗。我咬牙坚持给他做手术,做化疗。因病魔的干扰,马XX的脾气变得很暴躁,脸色一会儿一变,我受了委屈,把头扭过去偷偷把眼泪擦干,回过头来,又笑脸相迎。就这样,给他治病花掉家里所有积蓄,并前后拉了24000多块钱的饥荒。最终,也没有挽留住马XX的生命,他撒手西去。
  就在料理完丧事后不久,一天,一直陪伴我的老妈说她胃口疼。我打电话告诉了爸爸和弟弟,带着老妈去市里医院看病,大夫看完片子,把我们叫到僻静处告诉说,妈妈得的是肝癌。听到这话后我如同五雷轰顶,眼泪刷一下就流了出来,但怕妈妈看到,急忙又擦干,笑着跟妈妈说大夫说是胃溃疡,得吃药输液。就这样,2年后,疼我爱我的妈妈也不治而终。
  这几年,因为马XX和妈妈的去世,我苍老了许多,身体状况也很糟糕。只能勉强干点地里活,为了我们娘仨的生活,就让大闺女到我娘家那村的弹簧厂上班,我也在乡里的照顾安排下进了点心厂上班,一个月下来娘俩能挣800块钱。后来,我弟弟为了让大闺女多挣点儿,让孩子去了他熟人的加油站,一个月可以挣600多块钱。我们娘俩个一分一分地挣,一分一分地还,再加上,我们娘仨省吃俭用,死鬼治病拉的饥荒还的所剩不多。
  祸不单行的事又发生在我家。孩子姑家表哥的同学过生日,大闺女跟他们都熟悉,就一块儿去了。不成想,她表哥喝了酒开车,撞到了一辆大车上,兄妹两个当场死亡。
  几年内,我接连失去了三个亲人,我叹息生命的不公,为啥不幸总是降临到我的头上,真想一死了之。但我看看可爱懂事的老闺女小环,我擦干眼泪,决定坚强地活下去。还得要活出个样儿来让人看。
  有一天,小环的大姑和大姑父来到家里,和我说他们支持我再走一步,其实,这个想法,在马XX去世不久就有很多人跟我提,都被我拒绝了。因为在马XX临终前,他劝我再找个好人家,我跟他相约绝不改嫁。他只好说让我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去娘家生活。可我没有这样做。马家老少都非常真诚地帮助我们孤儿寡母,他的几个哥嫂更是对我们爱护有加。就连邻居街坊对我们都照顾接济。而且小环的舅舅在我们缺钱的时候送钱,孩子大人没新衣穿的时候买新衣服,可以说是关怀备至。这些人我至死难忘他们的恩情。
  也许缘分天注定吧。最终我在43岁那年嫁给了好人李清。他前妻治病家里不富裕,但他尊重我,我不嫌弃他。我决定做一个好后妈。他的两个儿子和我的老闺女小环,就像是一个爹一个妈的一样,和睦相处。我真心实意地疼李清,李清毫不保留地关心我。这几年日子过的蒸蒸日上,有滋有味的。但也有一些令人烦恼的事情发生,先是李清大儿子李进喜离了婚,我一边操持家务,一边带孙子。再就是老闺女小环出了车祸,差一点就变残废了。当时她正处着对象。自从小环出车祸,她的未婚夫魏顺利就一步不离左右的伺候。一天,我把他叫到外面跟他说,你们还没正式订婚呢,小环弄不好要残废,我们不能害了你,你还是另找吧。但魏顺利坚决不同意,并一如既往地伺候小环。也许是我们大家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小环的病逐渐好了,也没有落下残疾。现在他们已经结婚,并且非常恩爱。
  不成想,不幸的事情再次降临到我的头上。前年(2008年)我被查出患有甲肝。这下子又忙坏了李清。他又要挣钱养家,还要到处给我求医问药。又把多年的积蓄花掉。人也瘦得不像样子。我很心疼,多次说咱不治了,可是他就是不同意,总是安慰我说能治好的。只有我心里明白,很难的。所以,为了不让他在我死后过分悲痛,故意气他,耍他。其实,这样做我心里很不好受。时常开导李清要坚强。我也想开了。我和一同住院的病友们相比,他们大多都早已病逝,而我还活着。并且说我已经50多岁了,比起那些年轻的死去的人,多活了好多年。更让我欣慰的是,为了给我治病,两个儿子毫不吝惜地拿出自己的钱,一点也没有因为我是后妈而疏远,我心里暖乎乎的。李清也要把我们结婚时的戒指卖掉给我治病,最后在我的阻止下,留了下来,并告诉李清,不管多难这戒指也不能卖,它是我们缘分的证明物,将来我没了,这也是个念想。这几年我治病花去了10万多块钱。
  我为了教育小环,常听一些人如《卷席筒》、《蝴蝶梦》等表现后妈的评戏,多次教育小环在我没了以后要像照顾自己的亲生父亲那样对待李清,虽然他不是你亲生,但他却担负起亲生爹的职责养育了你,做人不能忘本。并要和哥哥和嫂子和睦相处。
  我还有一个请求,就是我死后,想和马XX并骨合葬。让老闺女发丧。李清最好再找一个人,他一辈子太苦了。
  我今年50岁了,回顾我的一生不幸和幸福缠绕着交织着。我感到最对不起我的父母、李清他们仨人,这辈子看来是无法报答他们的恩情了。只能来世再见,我的亲人们!愿好人一生平安!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我的今生今世——一个绝症患者的临终自白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31953.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