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革命之路

革命之路

2017-11-19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杨橙依拒绝刘纯依的时候,只是简单地送给他一张好人卡,她并不知道:自己所谓的幸福,只在过去。
  携手走过四个春夏秋冬后,在第五个春风送别寒雪的日子里,杨橙依终于嫁给了自己的初恋杨子。那一日刘纯依并没有送出祝福,只是借用了钱钟书的话淡淡地说:“婚姻就是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后来,一个小天使降临。孩子的到来让这个新家变得更完整,婚姻的生活开始步上正轨。如同其他所有家庭一般,杨子在一家公司里做组长,杨橙依在家带孩子,生活也算得上是和和睦睦的。
  杨子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习惯,很大多数上班族一样,朝九晚五早出晚归,不见得有多么努力的工作,就只是上班赚钱而已。杨子曾经是有上进心的,也曾想过在自己钟意的职位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只是现实让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无法在丝丝还扣的职场里往高处走。
  孩子一天天长大,也越来越淘气越来越难带,三四岁的孩子正到读幼儿园的年纪,每个月的花费也越来越多,凭杨子的那点工资已经很难维持生计,两人之间的争执也越来越多。杨子对于杨橙依的爱从来没有减少,只是忙碌的生活让他忽略了爱,当他们彼此发现之后,杨子便开始真正的努力起来。
  杨子想要给杨橙依和孩子更好的生活,开始认真的工作,讨好老板。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子慢慢地跟经理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越走越近,应酬的酒局也越来越多,回家也越来越晚。杨子交给杨橙依的工资越来越多,可是两人的争执也越来越频繁,一直到有一天这种争执变成了暴力。
  杨子的拳头落在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身上,杨橙依一气之下丢下孩子离家出走。刘纯依看着她发过来的照片一阵心疼,凭那点为数不多的记忆画面幻想她在通城那座南方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暗自神伤。
  杨橙依说:“我现在才明白你所谓的围城,是这样的。”
  刘纯依是个现实之外的人,他想要的生活是绝对的自由,而不是束缚,因此在杨橙依结婚之前他并没有争取,也不祝福。但看到她生活地如此艰辛,还是心疼地劝她说:“其实《围城》中还有一句话:爱情多半是不成功的,要么苦于终成眷属的厌倦,要么苦于未能终成眷属的悲哀。而你们,是前一种。婚姻这座围城,重要的不是坚守城池,而是建设。你要怎样去建设,那是你要考虑的问题。”
  刘纯依给了她建议,但却没有告诉她具体的实施方式。并不是刘纯依不告诉她,而是因为刘纯依根本无法进一步说明自己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情。杨橙依一边回忆着那些灿烂的过去,一边忍痛舔舐身上的伤口,当她想起孩子叫第一声“妈妈”的时候,终于还是决定继续一家人的生活。
  两天后,杨橙依做好早餐与杨子认真地交谈了一次,因为那被伤害后所剩不多的爱,两人达成一致,为彼此改变自己,好好生活。
  杨子依旧在原来的公司上班,因为他已经走顺了那条路,没有时间再从头开始。只不过能推的酒局全都推掉了,对待家庭也越来越上心,每逢周末也会带杨橙依与孩子去游乐场去欢愉。
  杨橙依一时间找不到需要去做的事情,尝试了几次之后,也都是因为工作与家庭无法兼顾而失败。最终,她想做回以前那个漂亮的杨橙依,开始前往健身房去流血流汗。杨橙依健身并不是说说而已,随着身材越来越好,慢慢地她迷上了健身这件事。每天除了回家睡觉、给杨子与孩子做饭之外,其他的时间都在健身房里燃脂。
  周末在城市里逛街游玩,每个月末他们也会带着孩子去爬山或者去别处看风景。生活开始变得有滋有味起来,对于过去的种种也将随风飘散。
  就像所有落俗的小说一样——
  杨子由于越来越顾家与领导之间的关系是越走越远,他再也得不到公司的重用,但却无可奈何。如若离开公司,他没有更大的实力去适应新的公司,如若不离开公司,那种被领导与诸多同事无视的感觉让他无地自容。返观杨橙依,她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在健身房里也是如鱼得水,已经从顾客变成了健身教练。健身是一件极其积极向上的事情,有热情、有热血、有激情,在这样有态度的过程中,杨橙依活的越来越如意。
  杨子眼看着自己的妻子越来越得意,而自己却越来越失败,在一次同学聚餐后,杨橙依表现的太抢眼,回到家后,两人大吵了一架。
  没有人愿意争吵!真的没有人愿意跟最爱的人争吵!杨橙依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才会得到这样一种结果。本该早早出城的她却依旧为了爱回到这座婚姻的围城中,并且愿意为之改变,却换来的依旧是争吵。可是不能因为这一次的争吵而否定了改变所带来的那些美好,一想到孩子在木马上旋转的样子,一想到杨子牵着自己的手漫步在林间时斜阳的温柔,她选择沉默,继续好好生活。
  杨子意识到自己身为一个丈夫的错误,不能因为自己工作上的失意而冷漠对待妻子。杨子索性离职,与朋友合伙做起了生意。杨子平日里喜欢小饮几杯,便合伙开了一家火锅店。寻找铺面、装修、购置厨具,忙的是不可开交。火锅店自打开业以来生意一直不错,杨子对待客人很热情,所有回头客他都当朋友,生意很快便走上正轨。
  杨橙依所在的健身房为了打响知名度,报名参加了市里面的健身大赛。健身大赛分为男子组与女子组,杨橙依与几个姐妹便代表女子组参赛,并且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继而开始参加省级比赛,参加全国比赛,虽没有拿过冠军,但也算是比较经常露脸的选手。这在他们那座城市里,算得上一等一的健身达人了。
  两人各自的事业都有发展,并且在距离孩子学校近的地方买了房子,生活质量最大化地提升。只是他们越来越忙碌,忙碌到见面的时间相对减少,交流的人群也不太相同,互相的话题除了吃饭就是关于孩子的教育,两人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明显。
  因为自己开的火锅店,喝起酒来方便许多,杨子又开始嗜酒,经常与朋友喝到半夜才想着回家。起初杨橙依会去店里找他陪他,后来劝了几次没用,就索性对其不闻不问。杨橙依心中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他不出轨别的女人,其他一切她都可以不去计较。
  夜幕降临。
  在杨橙依又一次去参加全国健身大赛回来之后,杨子拖着微醺的身体打开房门,他以为是空荡荡的房间,却不曾想看到了心爱的女人正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杨子上了床,紧紧地抱着她。
  当杨橙依感觉到私处传来一阵麻酥的痛感,她猛然间回头看着自己的丈夫。杨子并没有因为她的转身而收敛,而是将她压在身子下继续。杨橙依强忍着刺痛紧紧地看着他,这是她长久以来第一次认真地看这张最熟悉的脸。可是这张脸在眼角那几道鱼尾纹的衬托下显得有些苍老,因为用力的缘故脸部的肌肉收缩时那么丑陋,他看自己时的眼神没有爱慕,只有平淡。这张脸,已经变得完全陌生,如果不是因为有回忆,她甚至害怕自己再也认不出他来。
  她仔细回忆着与杨子结婚后这几年来的点点滴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而让她记忆最深刻的是孩子诞生的那一天杨子脸上的笑容,还有近一年来只有两次的性生活。
  这是两件并不矛盾的事情,但放在脑海里却矛盾重重。孩子是爱情的结晶,为了孩子与爱情,值得她不去计较一切与杨子好好生活。只是一年只有两次的性生活让她明白:他们之间的性生活不是因为爱,只是因为生理需求,而她与杨子之间的爱情,已经濒临支离破碎的边沿。她知道杨子是爱自己的,只是生活的诸多方面让爱情永远地留在了过去的记忆里。
  杨子知道杨橙依对自己的爱并没有减少,但也明白他们之间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杨橙依也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过去已经过去了,回不来了。
  最终,对于婚姻这座围城的坚守,或者说建设,杨橙依他们还是失败了。杨橙依收拾好行李,拉着行李箱去往健身房附近租住的地方,跟杨子发了一条短信说:“我准备要离开你了,不再回来了。”
  杨子说:“我理解,也同意,只是希望对待孩子我们都和以前一样认真。”
  杨橙依说:“我会的,孩子跟了你,辛苦你带他了,谢谢你。”
  “也谢谢你,我们都不必再待在这婚姻的坟墓里了,都会重获新生。”
  这个冬季来的尚早,还没有习惯叶子染黄青石板路的时候,北风便毫不留情地吹袭。刘纯依有一个女朋友,陪伴了他整两年,在一个雨水让他沾染风寒的一天,刘纯依决定娶这个为自己冲药片的女人。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杨橙依,邀请她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电话那头的杨橙依说:“你说婚姻是一座围城,而你最终还是选择进城了。”
  刘纯依长舒一口气说:“虽然你的婚姻失败了,但革命的路还是得继续。”
  “你就不怕到时候又得出城?到了那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
  刘纯依看着路上忙忙碌碌的人群淡淡地说:“革命,总会有牺牲。我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不管是牺牲什么,我都得保住我的爱情,保住我想过的生活。”
  北风肆意妄为地摇晃树枝,将叶子卷起又摔下,撕裂街角广告牌上张贴的旧海报。生活就像这北风中凌乱的街道,总会有人来清理,让这街道恢复如初。只是在北风过后,雨雪来临。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革命之路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34099.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