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雨中的回忆

雨中的回忆

2017-12-24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雨中的回忆
  
   人生会遇到很多事情,其中大多部分,都被岁月的河流从记忆中冲涮的无影无踪。然而,有些事情却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它们就像钟表的指针,如影随形。尤其是在独处的时候,这些事情会从你的记忆中跳出来,或拷问你的灵魂,或拷问你的良心。十几年前的一个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虽然时间已经非常久远了,可是,在我的脑海中,却依然那么清晰,仿佛就在眼前。
     记得那天,我带着我7岁的女儿,去给父亲过60岁生日。因为父亲在远处的一个小镇上做生意,由于生意忙,顾不上回家过生日。我这当儿子的,就只好顺从父意,乘公交车专程去为父亲祝寿。那时的乡村,交通很不发达,没有直通车。去那个小镇,中途要转站。回来的时候,刮起了风,天由晴转阴。中途我和女儿下了车,换乘通往北去的车辆。这时已是傍晚,估计是最后一班车了,可是,车还没有来,偏偏就在这时,天又哗哗地下起雨来。没带雨伞,周围除了挂着站牌的一根孤零零的电线杆,没有任何可以避雨的地方,正不知如何是好,从对面站牌那边,一个正在等车的中年男子,撑着雨伞,疾步跨过狭窄的公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人已经来到我们跟前,急急地说“来,快过来,快到伞下面来”我也没多想就拉着女儿“挤”在伞下面,伞的围面不大,虽则我们的身体各自都有一部分还被雨淋着,但是我们的头部是绝对安全了,此时已是深秋,天已经极近秋凉,淋着头是会伤风感冒的,我最怕女儿感冒,这样以来我对女儿的担心就全然消失了。我不禁心存一份感激,忽又想,我怎么这么唐突呢,又不认识人家,怎么也没和人家寒暄几句,就沾人家的光呢?正要和人家搭讪,我女儿拉着我的衣服踮起脚尖,伏在我耳朵上小声说:“这人是不是坏人啊,你可要小心哟?”我用食指狠命地戳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小声斥责道,“臭丫头,小孩子家,哪来的鬼心眼,叔叔是好人。”虽则这样说,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我的挎包,挎包里装的是临来时父亲给我的让我修理家里房子用的5000元钱。与此同时,我那靠近中年人的身体本能地向外面挪了一下,那中年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就对我说,“来,让孩子到中间来,不要让孩子淋着”女儿却怎么也不肯到中间去,我急得没有办法,中年人那很为难又无奈的样子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雨越下越大,过了一会儿,对面的站牌下一辆公交车停了下来,我赶忙说,“车来了,你快过去上车吧。”那人却毫不在意地说,“后面还有一辆,你看,雨这么大,我等你们上了车,我乘下一辆。”看着这位中年人,安然地撑着伞,一句话也不说,可能他觉得无需要说什么。我心情很复杂。既心存感激又有几分担心。但是全然没有恐惧感,总觉得一种温暖在我身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完全黑了下来。终于从远处射过来两束刺眼的亮光,然后“呲”的一声,一辆公交车停了下来。中年人好像非常熟悉这儿的车辆,他把伞向车门那边一遮,然后说道“赶紧上车吧!”我和女儿上了车,车上人不多,空荡荡的。车慢慢启动,忽然想起来还没有向中年人道谢。我赶紧跑到车后,借着汽车尾灯的亮光,我看到那中年人撑着伞,迎着飒飒的凉风,向着南去的方向走去。我复又跑到车前面,问开车的司机:“师傅,向南去的还有没有车?”师傅回答说:“没有了,往南去的最后一趟车半个小时以前就过去了。”听司机这样说,我突然热泪盈眶,那个中年人,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雨中为我们父女支撑了近一个小时的伞,自己却错过要乘的最后一班车,我却不知道人家的名字。连一声道谢的话也没有说。我真想跳下车去,和那个为我撑伞的人,一起走过风雨……
      那天,回到家,雨,下了一夜,我注视着窗外,一夜没有合眼,我始终在想,那位中年人,那位为我们父女撑伞的中年人,回到家要走多远的路程,路上还会遇到什么情况。。。。
  十多年过去了,那个为我撑伞的中年人,他那善良的额际和他那美好的眼神,时时浮现在我眼前,成为我做人的镜子,我经常对照自己,拷问自己的灵魂与良心,是他让我相信人间自有真诚和善良,也醒示我善待亲人,善待周围的人,善待那些需要救助的人。我忽然觉得那个风雨交加的傍晚是那么美丽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雨中的回忆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41657.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