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一个和父亲有关的小故事

一个和父亲有关的小故事

2017-12-24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父亲去世多年了,村里却一直流传着一个与他有关的小故事。
  我怀疑故事的真实性。我印象里的父亲,寡言少语,慈祥温和,从不与人争执,可在这个小故事里,却是父亲与村里的首富“老三”斗嘴,而且还大获全胜。至于这故事最早从谁嘴里传出来的,我也没搞清楚。面对我的质疑,村里人的解释是:别看你爹不吭不哈的,其实他也死犟死犟的,犯起拧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说不准那天不知道他又转了哪根筋了呢。这不禁让我将信将疑起来:父亲骨子里确实有股犟气,而且乡亲们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把个子虚乌有的故事硬按到老实巴交的父亲头上。只是我觉得不能排除里面有演绎的成分。
  首富“老三”是外号,并不是兄弟排行老三,在兄弟四个中,他是老大。以早他家里挺穷的,后来和两个儿子偷着磨矿石、烧毛泥,倒腾金子,就暴发了,成了村里的首富。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被恶搞,村里人按照钱的多少,把他二儿子排在第一位,大儿子排在第二位,而把他排在第三位。从此,大家就明里暗里都喊他老三。老三本就是个爱显摆的人,这一来,就更嘚瑟了。
  具体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父亲在山上干活,老三溜达过来一起坐在地头歇息,显摆他的外国烟。他拍着父亲的肩膀说:“兄弟,我现在过得比你强了,你比不上我了。”
    父亲问:“强在哪里?”
    老三自豪地说:“我——有——钱了!这辈子花不完。”
    “有多少钱?”
    “我家里的金子,能打一张叉镢。”
    “那你怎么不打张来刨地?”
    “抬杠啊?谁舍得?”
    父亲一乐:“这不就得了?我不信你的金叉镢能刨出个花花来!再说,你那点钱,在咱村才排老三,外头有钱的人更多了去了,比河里的石头都多,你那叫有钱?”
    老三不服,说反正过得比你强多了!起码我猪头肉都吃腻了,不爱吃了,你行?
    谁也想不到,父亲竟哈哈大笑,说:“我馒头咸菜照样吃得香,你猪头肉都吃不出香味了,你完了你,还活个啥意思?跟你说,老哥呀,你这辈子别指望过得赶得上我了。”
  老三瞠目,刚要张嘴,父亲接着说:
    “就算有钱!那我问你,你家里包了饺子,刚下了锅,你八十岁的老娘就佝偻着身子进了门,你两口子愣是不揭锅盖,等老娘走了,一锅饺子成了一锅渣,这事是真的假的?”
    老三脸一红:“真、真……那时候不是……咳、咳……都是他妈的我那死老娘们......”
    父亲又说:“你儿媳妇在大街上指着你的鼻子骂,不是假话吧?大伙都看见的。”
    “......”
    “还有,你们爷三个,为一块苞米粒大的金子......”
    “不止呢,有山楂大!”
    “好,有山楂大,就算有苹果大、有西瓜大,又怎么样呢?闹得爷仨你噘噘嘴我呲露眼的,有意思吗?知道你俩儿子打架时怎么骂的吗?一个操他妈,一个操他奶奶!他妈是谁?他奶奶又是谁?”
    “他妈......”
  “知道你俩儿子背地里叫你什么?老biang(音)的!”
  “这俩畜生……”
    “你儿子登你的门不?”
    “他妈就过年五更(除夕夜)给祖宗磕头到一趟。”
  “孙子呢?”
  “唉,也不来,只能在街上打老远瞅两眼。小没良心的,过满月的时候我给他打的金锁,二十二克半呢!唉……。”
    “他们兄弟俩之间呢?”
    “唉!连话都不说!就差没动了打。”
    “这不得了,你儿子孙子和你一个村住着,都有轿车,一年蹬你家一次门。我儿子没钱,骑摩托车,在县城,离家六十多里地,绝对不超过半个月,准成带着媳妇、孙子回家看我,孙子放假了,一整个假期都在我这。你说说咱俩谁过得好呢?”
    老三闷声抽了两口烟,把烟头狠狠摔倒地上,用脚使劲地撵着,叹口气:“兄弟,我确实过得不如你!”抬起腚就灰溜溜地走了。
    父亲冲着老三背影继续嚷:“村里人为什么把你爷三个倒着排,老二是老大,老大是老二,你才排老三?老目老目(族普)倒着挂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去吧。”
  这小故事现在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越演绎越活灵活现,内容不断地得到充实。特别是开家庭会议,儿女婚嫁,常被当成家庭教育的素材。这是作为小人物的父亲生前绝对想不到的吧。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一个和父亲有关的小故事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41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