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雪落江南

雪落江南

2018-01-31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腊月之初,千呼万唤里,一场大雪突降江南。
  似乎久别重逢,又似乎,心仪已久。当温柔的雪邂逅了温婉的江南,冬月的岸边涌起春潮。惺惺相惜的风,拂过立春的笑靥,掠过早梅的香肩,停泊在水仙的身旁,摇曳着季节的风铃,与远道而来的雪相视、相怜。
  雪花,曼舞于水墨长卷。
  粉墙黛瓦里沉思的人被唤醒了,残垣断壁里蛰伏的梦被融化了。一抹皑皑,掩埋了杨柳岸昨日的繁华;一层洁白,雕刻出乌篷里怀旧的往事,一绺素雅,缠绕在江南女的发梢、指尖。
  古渡无人,寂寞沙洲冷。
  草长莺飞的美景被搁浅在故事的那端;浅草沒鞍的佳话被尘封在缘份的楼阁;千帆过尽的昨天被一场风雪封存;近乡情怯的画面,被眼前这纷飞的洁白舞乱。
  与雪花一同飘落的记忆脚下堆积。
  凋谢的青葱再也回不到花季,春的旖旎在黄昏凋落。雁声凋零几片,秋之华美凋敝于一程寒凉。
  只说是笔墨清浅,难画你绵语如禅,难状你舞姿若仙。只说你心地炉暖,在冬日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她姗姗来迟时,他正望眼欲穿。她未语先羞,他意念着“能饮一杯无”的诗境。
  江南那娴静的气质在一场雪里凸显。
  小巷空洞,被淹没的不止前朝女子卖杏花的叫卖声,还有良人未归的身影,还有归燕迷惑的鸣叫与犹疑的飞行。
  大地一片白茫茫,纷飞的雪花乱了思绪。
  走过残塘,荷的风骨雪中耸立。塘边藕断丝连的故事永远镌刻在那个夏天;漫步香径,菊的气节雪中流传。不由想起:菊香盈袖的碧人,轻握玉箫的葱指,箫声里渐行渐远的离人,还有,他戎马倥偬的传奇。
  一场大雪冰封了才子佳人的消息,断桥雪漫。
  仍有那不羁的浪子水面扑腾,仍有诗意的女子摇橹缓行。
  寒锁长湖,长椅孑然。
  江南的雪更具诗意,婉约成拾阶而上的旗袍女子,豪放成亭阁内舞剑的游侠少年。
  雪里沉睡的不止故人城郭,还有十里烟波、沿河楼阁,及二十四桥明月。
  仙境一般的江南愈加沉静,如睡美人,恬静、安详。
  旧时宫墙,寻常巷陌,都犹疑着纷飞的洁白。
  岸边,玉树琼枝,琼楼玉宇。水面无澜,晶莹剔透。远处塔影朦胧,隐约在一片白茫茫。
  摇起乌篷,打捞遗失在时光深处的美好。
  画中人,缱绻;雪中情,潋滟。
  叹江南,叹流年。
  石桥倒影成月亮门儿,待乌篷摇近、摇进,走进别有洞天。
  是的。为你,江南苦苦等了十年。
  当你于千呼万唤里,犹抱琵琶惊鸿一瞥出现时,水乡、万人空巷。
  与你相拥,与你相恋,与你忘情,与你缠绵。你倾国倾城,惊艳了时光……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令江南猝不及防。
  雪拥红梅树树,雪吻黄梅枝枝。被打了个趔趄,被撞了个满怀,一向矜持、高傲的梅花,禁不住如此盛情,也有了几分似水柔情。与雪耳语,倾诉着十年的离别与等待。
  这一场倾城之雪啊!
  漫步飘雪的江南,仿若在翻看一册唐诗绝句,仿若在踩着小令素笺,仿佛穿行在时光隧道。似乎,窗外悬挂的是那秦时明月,庭院掠过的是那唐时的风。
  江南的含蓄之美,在一场雪里越发清雅、素洁。
  诗情画意飘落在江南的每一褶皱、每一转弯,风花雪月弥漫在江南的每一个黄昏与清晨。
  是的。江南的雪,是多少人心头贪恋的好时光。
  “一场冬雪盖古城,银装素裹江南情。千户人家一夜醉,静卧暖榻听鼾声。”
  “夜来河上寂无声,两岸灯火分外明。乌篷船内谁家女,犹在行诗对雪吟。”
  “江南风起落花干,飞遍庭院雪不寒。独有晚来临水驿,闲人披衣倚朱栏。”
  屋外飞雪连天,屋里炉火正旺。
  煮一壶陈年佳酿,烹一盏绿蚁新醅,静待着友人的踏雪到访。
  江南,走进慢时光。
  “风雪漫天不出游,煮酒端茶窗外瞅。屋前灯笼谁家挂,乌篷小船河中留。”
  是的。在江南,晴不如雨,雨不如雪。
  落雪的江南,更容易挑起人一缕思绪,一抹情怀。让人陶醉在这银白世界,凝固了岁月,搁浅了红尘。
  “不见浣花人,汀州空白苹。”
  雪柳绕岸,寒鸦闲游,画船悠渡。
  江南下雪,是对江南人的恩赐。
  最中国的雪,落在江南。江南的雪,才是最中国的雪。
  踩着积雪的六尺巷,檐下悬垂的红灯笼披一层鵝绒,粉墙黛瓦的庭院里隐约飘来一缕腊梅香,身着红色旗袍,手执油纸伞的前朝女子渐行渐远,至小巷深处,一行脚印留在雪里。
  而此时,古筝悠悠飘来,沁人心脾。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雪落江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50661.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