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雪之恋

雪之恋

2018-02-13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离开印下几十年足迹的故土,来到这渤海之滨的都市,每个夜晚的思乡情愫,月光一样朦胧,月光一样质感、月光一样阴柔。
  想那片发源了无数童话的森林,想那方蓝得能映出灵魂的天空,想那挥之不去的故人笑貌,更想那里纯情如恋人的雪。
  无数个黄昏,北方原本高远的天空似乎不堪重负,慢慢地向视觉中倾轧下来。一团团阴云,在空中平铺直叙,恣意挥洒;一阵阵冷风,剑锋锐利,把天空划开一个个大大的缺口。那雪,便如前世有约的情人款款而来。
  不要以为所有的雪都充盈了诗情,布满了画意。初遇北方的雪,让不识者超出想象。一如北方的男人和女人,既有松树的阳刚,又有山溪的阴柔。
  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连接起天地的界限,弥漫了断续的犬吠,淹没了疲惫的脚印。这雪,似乎飘自唐朝边塞,飘向冥冥中的归宿。
  这个时候,千里归乡的游子,只需一壶陈年老酒,只需一位多年知交,把酒当歌,快意人生。酒至酐处,走出室外,向着雪野仰天长啸,雪野无声,回响的是自己的灵魂。
  于是,更加想雪。平常时光,看清世道,淡定入静,这是一种情境,一种天趣。世事沧桑,众生纷杂,怎能祈求人心似我心。没经历北方的雪的陶冶、历练和催化,是不完备的大男人。
  轻盈如叹息,沉重如意念。是雪,造就了北方人;是人,造就了北方雪。
  
  听雪
  有一种思念,令常人难以企及;有很多梦想,与现实反差鲜明。
  下雪的日子,听雪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境界。
  漫天大雪,迷迷茫茫、洋洋洒洒、清清静静、淡淡雅雅,说不清其中蕴含了几多玄机。
  那雪,于无声处却有声。只能承认,雪中自有不可破译的偈语;顺应天意,凝神听雪不失为一种优雅。
  听雪,听雪人的心境关乎大雅。寂寞之时,听出自己积郁在灵魂角落里的挣扎,听出清雅之中的一份恬淡。听雪,听雪人的悟性显露无疑。思乡之时,听出遥远的地方亲人关切的目光,听出心底那个人的绵软细语。听雪,听雪人的情趣物化其中。豪迈之人,听出金戈铁马的轰鸣,听出风展红旗如画;缠绵之人,听出才子佳人的唱和,听出唐诗宋词的神韵。
  正所谓物随心转、境由心造、情由心生,极致的境界,就应该是心外无物、心外无事了。
  珍惜每一个下雪的日子,在雪野净化被世俗污染的心境,在听雪中倾听心灵的声音。
  
  踏雪
  夏日海滩,赤足走在沙滩上,好不惬意。
  那沙,细细的,松松的,软软的,从脚底扩散到每根神经的末梢。
  走在雪地里,倾听自己脚下的雪发出的声音,仿佛天籁。
  每一片雪花都在指引方向,每一片雪花都在昭示神秘,岁月的枝头上,残留的枝叶摇曳着诱惑。不必刻意确定方向,不必执意走向远方,远方不一定有雪,有雪也不一定有感觉。此时最渴望的,是无意相遇的踏雪人,而且最好那人是来自唐朝的边塞。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人生中,总有许多的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让人彷徨徘徊。而行进在雪野里,绝无此忧。心之所思,路之所往,任世事纷扰,唯我心永恒。
  那一次,去中国雪乡海林,《林海雪原》传奇的发源地,虽是大雨滂沱的夏季,只能把这雨理解为液体的雪,但最心仪的还是林海雪原的酣畅。北方雪野,长风呼啸,天茫茫、雪茫茫,豪气冲天的男人们,在雪野中上演一幕幕传奇。想象中的自己,在雪上飞,在天上飞,在历史中飞,在梦幻中飞。
  那个季节,最美的旅途,莫过于踏雪寻梅了。白茫茫中,一点红梅,像火、像血,刺痛我们的神经。解读“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真谛,才会感受,雪与梅,这动态的组合,这立体的画卷,唯美得让人窒息。
  踏雪,心中永远有一份希冀,永远有一种冲动,永远有一种崇高。
  于是,在这一年中见不到几片雪的城市里,怀念踏雪的感觉,一如常人怀念自己的初恋。踏雪,听着脚下吱吱的响声,感受大自然神奇的造化,洁白的世界,山是白的、树上有雾松,红梅花开装点着雪景,这种意境令人神往。心静踏雪,寻找智者的足迹,感悟人生无极!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雪之恋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53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