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故乡的记忆——回忆我的故乡

故乡的记忆——回忆我的故乡

2018-03-07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放牛
  我的老家在豫西西峡县米坪镇,西峡人称之为“北山”。我是山里的孩子,故乡的大山里留下我儿时的记忆和足迹,我深爱着故乡的大山。
  记得小时候,要靠工分吃饭,家里很拮据;我们家人口多,全靠父母挣工分。我八岁的时候,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懵懵懂懂的上了一年级。因为我家离学校有五里之遥,我时常借故逃学,总是在放学的时候被启蒙老师胡老师留下默写26个拼音字母,邻居的孩子在一边暗地给我比划,上四年级的姐姐在一旁气得、急得直跺脚,无奈我就是不开窍,看看红日西沉,老师在叹气声中让我回家……就这样日复一日,考试成绩可想而知。
  放假回到家中,也不能吃闲饭。在父母的再三叮咛下,我硬着头皮跟着邻居家的伯伯、叔叔、姐姐们去放牛。我们家的牛是队里分到的据说是村庄里最健壮的公牛,搞笑的是我这个放牛娃连牛都撵不上,时常因找不到牛而哭着鼻子回到家……
  因为我是最小的牛倌,其他的放牛人都可以给我安排任务,牛不见了,他们谁都不愿意去找,让我翻山越岭地去找牛群,牛吃了人家的庄稼,我自然少不了听到人家的责备,我红着脸、急匆匆地赶着牛一溜烟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心里暗暗埋怨着这些所谓的长辈和大人们捉弄我、让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替他们挨骂、背黑锅。更可笑的是:有一次邻居家的牛因翻山吃了邻村一家的玉米苗,又没人及时撵,等他找到牛时发现牛被受害的主人套上犁了一片地……
  如今,我已进入了不惑之年,每每想到儿时上学、放牛的轶事,总觉得回味无穷。如今已是物是人非,我儿时的牛伴儿,有的魂归天国,有的远嫁他乡,有的外出发展、定居,他们都有着不同的归宿。在浮世喧嚣的生活之余,时时萦绕在我心头的是儿时那不灭的记忆,那份温馨、淳朴的乡情却似一壶老酒,在岁月的沉淀里愈来愈浓……
  (二)“白奶奶”庙会
  在我的老家,农历二月十一是白奶奶庙会。白奶奶是何许人也,她不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白蛇传》里的白素贞,而是一个真实的有名有姓的人物,由于年代久远,她的名字人们已无从记起。在我们当地流传着许多关于她的传说,二月十一庙会是专门纪念她的。
  白奶奶庙坐落在西峡县米坪镇石门村。石门是距西峡县城近二百里之遥的小山村,这里民风淳朴,山民热情好客。作为一个山里人,在山里生活的日子,我自然也在那天逛逛庙会,凑凑热闹。
  二月十一那天,蜿蜒的水泥公路上,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在村部前面的空地上,搭台唱戏,一唱就是两三天。唱的是三英战吕布、包公辞朝、杨家将等等。这时,无论多么忙碌的山里人,都会把种香菇、收拾春地的农活放一放,特地不远百里的专程来过一过戏瘾。成百上千的观众把戏台围得水泄不通,人们坐着的、站着的、摩肩接踵;老人、小孩儿、三教九流应有尽有。人们的欢笑声,小商小贩的吆喝声、孩子央求大人买玩具的哭闹声不绝于耳,混成一片,一派热闹的景象,空气中弥漫着烧烤的气味,村里村外,到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为了赶这个庙会,连临县栾川、卢氏、内乡、镇平等县的商贩们也提前在公路两旁的空地上搭起了棚子,摆起了地摊,更别说本县及十里八乡的生意人了。
  庙会上物品琳琅满目:小到针线纽扣,大至轿车家电;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都有出售;日用百货、玉器古玩一应俱全。一家人同逛庙会也是一种享受,约上亲朋好友到庙会走一遭也不失一种闲情逸致,累了、渴了、饿了,可以坐在太阳伞下休憩,来一瓶饮料、吃一碗凉皮儿,倒也凉爽惬意。
  最热闹的要数白奶奶庙了。庙前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震耳欲聋,香烟缭绕,袅袅不绝,来自四面八方的商贾、老人孩子、善男信女争相上香,他们郑重地在白奶奶的塑像前许下心愿,以求实现自己的理想……据说白奶奶很灵验,只要许愿的人心诚,愿一许就灵,难怪有这么多人不辞劳苦、长途跋涉只为在白奶奶庙会上占卜自己的命运。
  在学生时代,我逛过南阳的独山庙会,故乡的庙会虽没有独山庙会的规模和气场,但她作为山里人凝重的历史记忆却流传了下来,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她历久弥新。作为一种意志的象征和精神的寄托,她表达了山里人最淳朴、最美好的乡土情感,浓郁的乡土气息在故乡的大地上弥漫……
  (三)大山的思念
  “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带着那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思念,我想起了老家那座无名的大山。
  我的故乡在峰峦叠嶂的小山村,多见树木少见人。随着岁月的流逝,故乡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都渐渐地离我愈来愈远,然而那座少年时代曾给我力量、信念和慰藉的山峰却时刻萦绕在我的心中。前行的脚步带走了我对大山的思恋,却把我的童年留给了大山。
  这座山是坐落在我们老家的一个叫做“三道沟”的大山,这个沟里并立着三座山峰,每座山峰之间有一条道可以登到山顶。中间的一座最高,估计海拔高出我们村庄3500米左右。在一片开阔的土地上拔地而起,于是它就显得越发伟岸。
  我们的村庄就坐落在与它隔着两道河、距离大约200米左右的土地上。听老一辈人说:我们小村庄离镇上十八里,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上了初中。记得刚上中学时,由于家里没有交通工具,我总是步行去上学。刚上中学时,同村还有一两个学伴儿,半学期过去,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于是在无形中,在我的心中大山就是我最好的同伴。每周六放学、周日上学总不由抬头望望那座大山,所不同的是:周六过星期天归心似箭,总盼望能早点看到那座大山,因为只要能看到它,我的归途就只剩了一半,希望就在眼前,走起路来就格外有劲儿;而周日下午到了同一个能望见大山的同一个地点,回头遥望大山,我知道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是这座无名给我带来了勇气、信念和无形力量的大山,就像一个充满希望的指引我前行的路标,陪伴我度过了青涩的中学时代。
  时光荏苒,我远离了小山村,上了高中,读了大学,离家越来越远。每逢想起家乡,我总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座大山,那座曾给我带来希望和力量的大山。在学习和生活中,无论遇到多少困难和挫折,我都咬紧牙关挺过来,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座巍峨的大山。
  我总想有朝一日登上这座大山的顶峰,可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虽然记不清有多少次走进这座大山,但始终没能如愿以偿,心里想起来,未免感到些许的遗憾。
  高山不言,不影响它的伟岸。无论身在何地,我魂牵梦萦的是故乡热土上那座默默无言、雄伟挺拔、给我信念和勇气的大山!
  (四)小河情思
  我的老家在一个三面环水的小村庄,玉带似的小河绕村庄缓缓流淌。小河水清澈见底,甘甜清爽。
  记得小时候,炎炎夏日里,吃过午饭,小孩子和父辈们在小河上游的一个深潭里洗澡,十分惬意。深谙水性的孩子们光着泥鳅一样的身子在水里钻来钻去,比一比谁的水性好,打打水仗;大人们也跳入深潭里,洗去了劳作一上午的劳累,大人和小孩混在一起,打水声、欢笑声飘荡在小河的上空。小孩们最爱玩水,下河就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中夕阳西下,常常父母接二连三的呼唤声中才恋恋不舍地上岸……
  更有趣的事是在河里捉鱼逮螃蟹,一忙就是半天功夫。记得小时候小河里的鱼很多,夏天一到,隔三差五总有一些人在河里闹鱼(就是用鱼塘精或是石灰之类的东西倒在河里,鱼儿喝了水,就晕了),小孩自然也跟着大人在小河里捞鱼,绊住石头、水草摔倒在小河里,浑身湿透,忍着石尖儿刮破脚趾的疼痛,兴味盎然的捞着各色的鱼儿,上学的小孩子也顾不上上学了,挽起裤角,跳下河里,加入到捞鱼的人流中,兴高采烈地逮鱼,不知不觉耽误了上学的时间……
  如今,故乡的小河依旧。然而,随着时间和世事的变迁,小河已逐渐失去了她的灵性和先前光鲜的容颜,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在远离故乡的日子里,我的记忆中时常浮现出老家那一条环村而过的小河,清澈的溪水中缓缓流淌的仿佛是承载着我童年时光如梦如幻、纯真的记忆、五味俱陈的喜怒哀乐……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故乡的记忆——回忆我的故乡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78342.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