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门前河里有金丝

门前河里有金丝

2018-03-21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年初赶了一趟外公家。

        外公的老房子被拆了,不是村子搞建设,只是房子住旧了,舅舅给盖个新的。说是老房子,其实也不是明清古建筑。自记事起,外公的屋子就是那个样子,三间向阳,两层平房,普普通通南方农村建筑。

        外公的院子很大,打小就是我们一班表哥表姐嬉闹的乐园。那时候,南面靠着学校墙壁还有一小块养鸡场,一间小木屋养着几头猪,猪舍往西就是一小片菜圃。每年一大家子聚在外公家的时候,地里一锄就是满登登一袋子时令菜蔬。当然,地里不仅仅是种菜,还养了很多果树。因着读书的缘故,每年总是不能及时的吃到果子,去一趟外公家只能对着散落一地的果子叹息“又来晚了”。

        记得小时候常常去外公家留宿,躲着舅舅养的狗,吃着外公做的饭菜,很是美味。外公早年做过厨师,那时的我总觉得外公的饭菜特别香,妈妈没有学到家。那时候,小屁孩一个,穿过几个村子,走上四十分钟都不觉得累。扒拉之后,天色已晚,搪瓷盆里添些热水,洗过脚就感觉全身都干净了一样,屁颠屁颠的上楼看着哥哥玩电脑,似乎那时QQ也才出来不久,电脑也是大大的屁股,但也觉着比自己家里的雪花电视要精彩百倍。

        少年郎总是朝气蓬勃不觉累,闻着鸡鸣犬吠就能早早起床。临河的村庄别有风味,晨光粼粼在河面,河岸阶梯上舅妈拿着棒槌捶打着衣服,猪肉贩蹬着三轮车,吹着牛角号,从村口沿着河岸穿过河道又向着下一个村子飘扬过去。砰砰的捶打声,婉转的牛角号,时不时的公鸡打鸣,再来几声犬吠,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伸个懒腰,年少的我注视着这一切,然后!再悄悄跑去玩玩电脑,因为哥哥们喜欢睡懒觉。

        外公门前除了大庭院、鸡场、猪舍、菜园,就属这条河是最佳游乐场了。那时候,河水还是很清澈的,常常可以捞到大大小小的河螺,敲碎了喂鸡。一群少年郎在炎炎烈日下,扑腾在河水中,那样的时光直到河水渐渐浑浊,哥哥们越读越远才止息。只可惜,到如今,我仍是旱鸭子一只,当年即使套着游泳圈舅舅也教不会我,无法描述个中趣味。

        外婆走后多年,不知不觉,家中最小的我也已参与工作许久,回外公家的时间也越发的少。年前听说舅舅要盖新房,想着今年时间挤挤,回去看望老人。门前的河水虽不至于清澈见底,到底是干净了回来。可是放眼看去,原来外公的房子,此时砖瓦堆积,一片废墟。哥哥正在擦洗着车子,就问着:

        “什么时候盖新房?”

        “过完年吧。”

        “盖套房?”

        “是啊~”

        “地方这么大,怎么不考虑盖别墅?还能留下那片地。”

        “不实用。”

是啊,不实用,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城里的人赚了钱想着田园牧歌、诗和远方,而农村的人赚了钱,想着的是平地起高楼,俯瞰全村。

        回到家,翻了翻相册,发现只有两年前的照片被保留。在这逐渐钢筋水泥化的村子里,外公的田园也只能永远停留在回忆里了。于是挥笔写下了一首小诗:

        门前有道河,

        屋外有片园,

        乘着风垂钓,

        踏着泥摘果。

        而我终是庆幸,有一条河从外公门前经过,那一声打鸣,那一段号角,那一地果实,穿过我的童年,直到如今。



相关阅读:

致我敬爱的人——现代诗词

天边的那道彩虹

凉凉

你忘了,整个世界都很爱你

《围城》新看法

写给七年后的自己

生命的纯粹与质量

夏天的风开始吹了

网瘾少年

优秀是一种习惯,前提是有优秀标准

版权申明:本文 门前河里有金丝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91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