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炊烟升起的地方

炊烟升起的地方

2020-01-08  分类: 推荐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清晨,太阳从落完树叶的杨树林边升起。杨树像哨兵,笔直地站立在应该站立的地方。《白杨礼赞》的那种阵势曾经有过,但因一场天牛虫灾,竟让白杨树遭受了一次灭顶之灾。现在,只有名为新疆杨的杨树因期味苦,逃过一却,绿皮伟岸,努力生长。

绿色稀缺的地方,杨树榆树槐树都是最美的风景。

冬天的太阳越过阳树后,漫漫地温暖了村子。炊烟从烟囱中爬出来,轻轻地走过村庄的每一条巷道,散发浅淡的草木灰味,随着阳波,渐渐走出村庄,在庄院的上空挽手,随风,爬满南面的山梁。

这炊烟,缓缓的,犹如慈祥的老人,在目送不舍和难言。这炊烟,好似一片祥云,起起伏伏,盘踞不散,痴守一弯田地。这炊烟似通人性,不像云去留无意,非是水不舍昼夜,如去还来。怀揣一桩心事,悱恻展转。这炊烟,像南国的雅士,遗落在北国的山乡,缱绻地变更,嗲语地溶入,年深曰久,还有那么一丝柔婉在身上。

炊烟升起的地方,大多都在你的故乡。有童年的影子,裹留在记忆的海洋,有一天想起,丝丝缕缕,牵挂怅惘。

炊烟升起的地方,大多都在你的心上。忘记不得,停留不是。支离破碎地存在,记忆忧心地生长。不管多远,在水一方,如清笛牛羊,在梦里的牧场。

炊烟升起的地方,有窑洞水窖山沟,有油菜花的金黄,有六月翻滚的麦浪,有七月沉甸甸的谷穗,有八月的寒霜,有十月银妆素裹的苍茫。如果你的炊烟在南方,乍暖还寒,雨冷长夜,零雪拥竹,银吻腊梅,何其怀柔冷艳,温暖思想。

炊烟升起的地方,总有敲错门开错窗说错话认错人办错事的年轻鲁莽和诡张,刀刻过的记忆,简约的青嫩,都被青春埋葬。一曲《葬花冷》或《酒醉的蝴蝶》;一首《牧羊曲》或《校园小路》,似一坛陈封的酒,启开,淳香四溢,回味悠长。



相关阅读:

识时务者:一个地方

愚孝一家

生活中遇到的春天皆是美好

散文:寻春

溪口

乡情散文:当年的暖水瓶

散文:一盏茶的时光

人间差别大(散文)

读书真好

怀念,我恍若梦中的北欧之行

版权申明:本文 炊烟升起的地方 由爬虫自动爬取作为本站智能推荐算法基础数据,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告知,我们会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删除。

文章认领可获得10倍积分,详情请咨询客服。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