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乡愁:何人伴你立黄昏

乡愁:何人伴你立黄昏

2020-09-30  分类: 推荐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这些年,每到黄昏,无论风雨雪晴,心里总会有淡淡的惆怅。

走在都市的林立高楼里,耳边是汽车和人群的喧嚣,眼前却总是儿时的画面:落日余晖,最后一道残阳铺在水中,远处山峦叠嶂起伏,近处田野聚散有致,温柔的晚风,天边的晚霞,我牵着弟弟的手,欢快地踏在青石板上的夕阳里。

柳岸系舟,芳草斜阳,几丛芦花,小小的乡村在温柔的光韵里端然素雅,母亲站在门前的老槐树下,等着我们回家。

后来我总是在想,如果能一直那样也很好,居乡野山村,不遇红尘繁华,车水马龙,只守着四时花木,山水风光,慢慢老去。

母亲是典型的农家妇人,几十年的浅淡光阴里,她都在那方农家小院里忙碌。

清晨的霞光里,她会从园子里采回带着露珠的菜蔬,为家人准备早餐。

午后的清风里,她会坐在小院的树荫下,晾晒、收拾着花生、蚕豆、绿豆……

黄昏的夕阳下,她会端着粮食站在院门口喂鸡,并对着它们絮叨,身边坐着一只大黄狗。

夜晚的煤油灯下,母亲坐在小小的饭桌前,铺开几张纸,给在远方的父亲写信。

每到农忙之时,各家各户几乎都是老少齐出动,田野阡陌都忙碌了起来。土地给了农人最好的回馈,母亲背回丰收的粮食,裤脚沾上了泥土,额头上的汗水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着光,脸上却闪耀着满足的笑。

那些日子清贫而辛苦,时光却简静平和。那种用劳动换取的充实生活,令人内心平静而详和。厨房里的柴火烧旺,炊烟在庭前房舍缭绕,屋前是一树桃花,屋后是鸡鸣犬吠。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对父亲的印象几乎都是模糊的,记忆里只有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以及面上淡淡的微笑。

父亲是那个时代的农民工,母亲说,自我出生的第二年,他就开始了一个人在他乡的奔波。

记忆里他每次都在腊月里归来,脸上总带着放松的笑。而我和弟弟却总是有些傻傻的,带着农村孩子的腼腆,像门神般站在门的两边,愣愣地看着房间里坐着的那个被叫做爸爸的人。想叫一声爸爸,却有些不好意思,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傻傻地站着。

父亲总是会从包里拿出各种好吃的来哄我们。而我,最终没能抵制住那些五颜六色糖果和又大又红的苹果的诱惑,扭捏地走到他身边,扭捏地接过东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回门边,仿佛那是我死守的阵地。

父亲欣慰地看着我们,笑得很大声。母亲总是会嗔怪地骂我们没出息,然后跟父亲念叨我们是如何天天在家倒数着他到家的日子,如何每天守在院子里盼着他可以突然出现。

每当这个时候,父亲总是面带微笑。可是我却分明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些许的沧桑和无奈。我想,他的内心一定也很难过,如果可以,他也更愿意陪着我们成长吧,他也更愿意每每回到家,我们都会亲昵地依在他的怀里。

记得他每次过完年离家时,都是早上天尚未破晓时,我和弟弟都还在被窝里熟睡。母亲叫着我们,说爸爸要走了,可那时我们太过年幼,还不明白离别意义。我只是在迷迷糊糊中迷,看到他背包离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而我一翻身,又陷入了梦乡。

后来读到朱自清先生的《背影》: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我的眼前总能浮现出那个背影,然后慢慢地湿了眼眶。

这几年,我一个人在这异乡为生活而打拼时,才明白生活的不易,才更能体会父亲的艰辛。想到那么多年,他总是一个人漂泊在外,为了我和弟弟还有家用而辛苦的劳作。我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苦,不知道他受了多少磨难,也不知道他受了多少白眼。但是我可以想象,那样的辛酸。

而如今,漂泊在外的成了我和弟,父亲和母亲一起守着那方农家小院。母亲仍然会在夕阳里站在小院门口,欣慰地看着啄食的鸡群。父亲则喜欢在小院前后敲敲打打,将屋前屋后收拾得干净整洁。

在那温柔的画面里,我仿佛看到他们的一生,在那平凡的烟火里,他们努力地走过流水华年,光阴往来。再美的年华,也经不起光阴相催。我们远离家园故土,父母却慢慢地随时光老去。

人生如寄,缥缈若萍,唯有那旧时的光阴,总是徘徊在梦里,挥之不去。

此后余生,何人与你立黄昏,何人问你粥可温。

相关阅读:

浅秋里的一抹乡愁

浅秋,一抹乡愁

遥远的乡愁

乡愁桐花

春日时令美食,满满都是乡愁!

故土记忆:一头年猪,一年希望,一生乡愁

流年里,那一抹乡愁

陈毅为何人 “三顾茅麓”

黄昏里,独守这一瓣馨香

黄昏无约

版权申明:本文 乡愁:何人伴你立黄昏 由爬虫自动爬取作为本站智能推荐算法基础数据,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告知,我们会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删除。

文章认领可获得10倍积分,详情请咨询客服。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