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恰遇雨丝绵长,湿了我空落的眼神

恰遇雨丝绵长,湿了我空落的眼神

2020-05-12  分类: 推荐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导语:那天去看丁香,恰遇雨丝绵长,湿了我空落的眼神,归来后,那一袖的清香也入了梦。

古风古韵抒情散文1

潮湿的雨天一过,明知丁香还没开放,也就不再惦记,倚窗,在晕眩的光影里,守着素笺,于古曲里沉浮。

阳光灿烂了一天,就又变了脸,夜里风起时,我入了梦。我相信上帝给每个人的夜晚,都是用来做梦的,人需要在梦中比对真理;需要在梦里找寻希望;需要在梦里甜蜜;需要在梦里回到前世。

梦回前生。

佛岸,草经过了破土前的黑暗,有了光明的权力,我看见身边仙云缭绕,异香袅袅,闭起眼睛,深深地呼吸,耳边响起佛的声音:紫绛珠,忧伤如水,倒掉即空!尔因生于佛岸,得佛恩泽,才得以百年成形,两百年成仙,七百年成佛,好好珍惜千年修成佛的机会,切莫再生凡心。

眼前的清云孤风、远处的雾霭仙阁始终是一种颜色,虽然四面颂歌,都只是单调的佛经。脑际掠过种种红尘旧事,虽然每一世游历的结果都是泪尽而死,可怜繁华和情爱已然生根。我在佛的光影里下不了绝尘的心,于是缄默不语。

我知道佛对我是慈爱的,他给了我一次次醒悟的机会,默许了我一次次放纵的凡心。只是我的心早已守在红尘的尽头,再过一万个世纪,我还是一棵心系凡尘的草,为情而生、情殇而泣、泪尽而死。

佛岸,清冷,一抹荒凉远至天际。多日了,天半阴,无风也无露,仙草奇渴,枯了叶尖,瘦了颜容,一天天奄奄无神。

低云漫卷风尘。面前是谁,一袭白衫,眉宇间轻含诗情。略吟几句,他便挥毫泼墨画起了绛珠。看见他的目,情心一震,怎奈,喉咙干哑,嘶喊无声,已柔柔昏去。

有水的声音,片刻就滋润及心,草醒,抬眸见他手执墨瓶倾倒,滴滴墨水都渗进了草的脉纹。

梦醒,那双注满怜爱的眼睛,溶入屏前的你。

难怪躲不过,你竟是我佛前暗许的缘。

一缕疼痛的思绪开始燃烧。

一屏隔开千里,日日守望隔世离空的眷恋,没了青春年少的岁月,终是半生缱绻。

彼此凝望处,文字越来越瘦,缤纷的期待枯了清颜。

感情总喜欢带着面具,华丽的表面掩盖了多少痛不欲生。困惑中,不知是该前行,还是寻找退路。想起所谓的前缘故事,皆没有欢快的结尾,只为了设一个悬念,给来生一个相遇的理由。

踌躇中,向前一步,是冒险,退后一步,是孤独。

古风古韵抒情散文2

春暖,人人等着桃花开放,我独等丁香,丁香花,是一只只忧郁的眼睛,像我。桃花妖冶,远观即可,丁香典雅,不可冷落。三月末的丁香,刚刚着蕾,就开始轻溢淡淡的幽香。如果雨来,思绪即会循香走入幽深的雨巷,屋檐下雨落的滴嗒声,轻如低语,而雨巷外的喧嚣,与我无关。

那天去看丁香,恰遇雨丝绵长,湿了我空落的眼神,归来后,那一袖的清香也入了梦。梦里,细雨潇潇,雾气暗涌,我白裙飘飘,明眸半拢,倚着丁香树等待远处雨巷,走出撑着油纸伞的戴望舒。

自己是棵草,却羡慕花香,也许不是戴望舒想象中的姑娘,却一样结满丁香一样的惆怅。一抹浅浅的紫,是我前世的颜色,一样浸透了忧伤。

初遇,在网上,丁香花还没有开。你的眼神只觉似曾相识,我踌躇着,不经意送出一个莞尔,你就猜透了我的性情。

孤独的心一向与文字为伴,一些脉脉的心事从文字里伸出手,浅浅抚着我的寂寞。心痕,很久没有了颜色,轻轻淡淡地半隐半没,我伫立的身后,以往的风景已经朦胧,有时依然舍不得远走。你的眼神,熟悉到止不住慌乱,我看见粼粼的水波,素洁的月色,为我漾起了温柔。

那季的春雨好长,心里响着滋润的声音,天天雨落,洗淡了斑驳的往事。

丁香生长的地方有条河,河水里,雨落的涟漪一圈一圈漾开了我的轻愁,彼岸,有一些云朵试图泅渡,几只鸟儿在雨中随意就唱起了歌,心事如云,阴影网住了谁?心也雀跃,只是飞不起鸟儿的高度。

于是,把自己锁在一团寒烟里,沉默。

喜爱丁香,我终究不是丁香,因为你错过了采摘的季节,我也失去了绽放的勇气。

喜欢雨天的思绪,可以飘的很远,天晴了,害怕阳光下飞舞的尘,落尽眼睛后长出爱情。


相关阅读:

母亲颂

一路前行,一路歌

故乡的呼唤

大山里的孩子

祖父酿的酒

童年的记忆

追赶春天

望春风

落雨清明

花的独白

版权申明:本文 恰遇雨丝绵长,湿了我空落的眼神 由爬虫自动爬取作为本站智能推荐算法基础数据,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告知,我们会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删除。

文章认领可获得10倍积分,详情请咨询客服。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