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神女峰下奇洞幽

神女峰下奇洞幽

2020-11-19  分类: 推荐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朦胧秀美的巫山神女峰,为中外游人津津乐道,奉为美谈。但神女脚下还有一神秘莫测的幽深洞府,就鲜为人知了。

那溶洞深藏于神女峰西麓一片杂草丛中,平素人迹罕至,据说是放牛娃偶然发现的。笔者好奇,邀了几位挚友从巫山前往。

穿幽幽宁河渡,越莽莽象鼻山,眼看神女峰遙遥在望。谁知山有意而水无情。那令人胆寒的箜篌沱江水猛涨,前面山路被淹。我们仍不死心,攀岩附壁,匍匐而登。但越爬山越陡,以至举步维艰。定神一看,身边绝壁如削,岩下波涛翻滾。倘一失足,恐怕只好去上帝那儿报到了。难怪李白一再仰天长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数日后,我们如愿以偿。

"神女洞"离巫山望霞乡不过两箭之遥。洞口狭窄,周围荆蔓丛生。我们一行四人,清一色的小字辈。身负背包、干粮、水壶,手执电筒,辟径贴壁缓缓而入。

踏进洞内,一股凉渗渗气息扑面而来,浑身暑热荡入尘嚣。一会儿,路径豁然开朗。面前是一偌大的厅堂。张口呼喊,回音如涛;侧耳静听,丁丁东东似佩环摇曳;细细观赏,厅堂里还有一排排整齐的石座,浑然天成。若在这儿举办百把人的迪斯科舞会,一定不会拥挤。迈步登上楼厅,各路神仙、菩萨似在列队相迎。那观音面带微笑。王母体态丰腴,张果老摇摇欲睡,呂洞宾风姿潇洒……在王母娘娘面前,放着几只肉墩墩的仙桃。走拢一瞧,盘子里缺了一大角,莫不是齐天大圣偷去了?我怀疑自己的眼睛,用手电照来照去,边摸边看,确实是天生的石象,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真是不可思议。我喃喃自语。

这有什么稀奇?万事通小张接过话头。听老人讲,神女与楚襄王幽会触犯了天规,被玉皇大帝困在巫山。她思家心切,就仿照天庭建了一座地下宫殿。瞧,这众位星神,各路菩萨,不都是神女的亲朋好友吗?那王母娘娘风采奕奕,又高又大,位于正中,因为她是神女的母亲哟!

穿厅堂继续前行,两旁怪石嶙峋,水声淙淙,脚下出现了一块块水田。踩下去柔柔的,刚及小腿。水草,砾石,游鱼依稀可见。再往前走,又仿佛进入了一个神话般的地下龙宫。大大小小、斑斑闪闪的钟乳石,玲珑剔透,婀娜多姿,隐隐约约露出女性的柔美。借着手电光细看,如大理石般闪着柔和晶莹的光泽。我们这些天之骄子,喜不自禁地涌上前去,仰起脸争着吸吮这"母亲的乳汁"。

更令人吃惊的是,由于大家推推搡搡,磕磕碰碰,硕大的钟乳石发出了悦耳的声音。我虽寡闻,却也知湖北随州仙城山有一响石胜景。据说还是古编钟的故乡。不过,倘若谁能亲临神女洞敲敲,这响声绝不比仙城山的逊色。用手电轻轻地叩击岩壁,乐音飞迸!那声音犹如编钟优雅,胜似编钟清越!当你随意从响的一处边缘依次叩响石心,都能发出高低不同的音阶来。假若你能掌握好节拍,说不定还可以为歌手伴奏呢。

迈出龙宫。前面有好几条岔道。我们停住脚步。导游也不敢贸然前行。她是巫山饭店服务员。因意趣相投自告奋勇来的。她说,神女白天在江边导航,晚上回洞里歇息。如不走就可一睹风采。她的话我们当然不信。不过因天色太晚,也真的回不去了。只好燃起一堆篝火围坐闲聊。小张兴致勃勃地打开收录机,一曲"天仙配”悠扬悦耳,似乎在呼唤霞女晚归。我不知是累了还是醉了,迷迷蒙蒙的,进入了梦乡……

作 者 简 介

艾华,又名达明,鹤鸣春晓,本名刘大敏。大学文化,四川省南充市人。中国著名行走散文作家联盟成员,新媒体《行参菩提》签约作家。本人属老三届,参加过文革,当过知青,在一大型国企工作三十余年,曾被多家报社聘为特约记者。自称"自由撰稿人"、码字工。从八十年代以来,已在国内200多家报刊发表新闻、通讯、特写、散文、论文、科普等各类文章100多万字,图片200多幅,有多篇文章获奖。1999年10月至2015年7月因故几乎停笔。2015年7月至今在网络平台发表文章300多篇。

相关阅读:

将军与船工

巫山一段云.过瞿塘峡

志怪录丨玄英

去西藏,寻找梦中热恋的天堂

神君大人我们不约

不渡

版权申明:本文 神女峰下奇洞幽 由爬虫自动爬取作为本站智能推荐算法基础数据,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告知,我们会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删除。

文章认领可获得10倍积分,详情请咨询客服。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